社会
一根数据线勒死出轨丈夫 “小三”的儿子跑来找她要109万
2017-09-27 16:55:12
       扬子晚报网9月27日讯(记者  罗双江) 引产大出血导致抑郁症多年,丈夫却背着她偷偷在外面包养情人并生了个儿子。今年2月5日,病情恶化的她情绪陷入崩溃,在家里用数据线勒死了丈夫。今天,南京中院开庭审理了这起故意杀人案件。因被鉴定为限制刑事责任能力人,被告人李彩云的女儿赵娟作为法定监护人出庭。而李彩云的丈夫和第三者钱静所生的儿子,则作为刑事附带民事原告人,对李彩云提出高达109万余元的索赔。这令李彩云的女儿愤愤不平:我们家走到这步田地,都是她害的,她还有脸要钱?案件没有当庭判决,将择日宣判。
  
 30岁时引产大出血导致抑郁症
 
        生于1953年8月的李彩云是南京人,案发时家住南京仙林某小区。昨天,满头白发苍老憔悴的她,在法警搀扶下蹒跚着抽泣着走进了法庭。以她自己的话来说,自己二十多岁嫁给丈夫赵金虎时,赵家很穷,但她从来没有嫌弃过,一直老老实实跟着赵金虎过日子。1978年,他们生下了女儿赵娟。30岁那年,李彩云在医院做引产时,发生大出血,不但严重伤害了身体,也导致了严重的精神创伤,从此患上抑郁症,需要靠药物长期维持。
 
       不论从法律还是人情角度,李彩云遭遇这么大的身心痛苦,作为丈夫的赵金虎都有扶助照顾的义务,然而,赵金虎并没有尽到义务。“作为女儿我不该说我爸不好,但客观地说我爸确实没有尽到一个做丈夫的责任。遇到事情能躲就躲,我妈住院治疗的时候,他就喊我外婆来照顾。”法庭上,赵娟满怀悲愤地说,“我们真正没想到,他居然还在外面和别的女人生了孩子。”
 
  
丈夫外遇生子还把房子给“小三”
 
        那么,事情到底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根据被告人自己的供述及相关证人证词,此事的来龙去脉大致呈现了出来。原来,第三者钱静是湖北人,和丈夫关系一直不好,后来宁打工,机缘巧合认识了赵金虎。此后,钱静回了湖北老家,并和丈夫离婚。离婚后再次回到南京,成了赵金虎的情人。2003年底,钱静说自己身体不舒服,到医院一检查,发现怀孕了。2004年,钱静剩下一个儿子,取名刘鑫宁。
 
        别看赵金虎对自己患了抑郁症的老婆不太好,对“小三”钱静却格外“厚道”。钱静生子之后,赵金虎不但每月给生活费,一段时间之后,还把自己在江宁的房子偷偷过户给了钱静。这一切,赵金虎都瞒得严严实实,李彩云可能也稍有察觉,但从来没有抓到“实锤”,赵娟当然更不知晓。而赵金虎虽然对李彩云不好,但鉴于他从年轻时起的一贯表现,也没人把他的这种行为和包养情人联系在一起。
 
 他把私生子照片装在女儿送的衣服里
 
        事情的败露非常有戏剧性。2016年6月父亲节,为了表达自己对父亲的孝心,赵娟给赵金虎买了衣服。但赵金虎似乎对不起也配不上女儿的这份孝心,他在衣服里放了他和钱静所生的儿子刘鑫宁的照片。似乎老天爷也有心让这事暴露,好巧不巧地,李彩云翻了赵金虎的衣服,把刘鑫宁的照片翻了出来。在一番质问之后,赵金虎再也瞒不住,干脆坦白了自己婚外生子的事实。闻听此言,李彩云如五雷轰顶,当即昏过去。
 
        六十多岁的年纪上受此打击,李彩云的抑郁症又加重了。“在这种情况下,赵金虎变本加厉地折磨被告人李彩云,试图达到与李彩云离婚的目的。”李彩云的辩护人这样描述赵金虎当时的心态。而按照李彩云的说法,赵金虎一会儿要离一会儿又不离,她为了家庭的完整,则完全不想离。作为妥协,李彩云不但屈辱地接受了现实,甚至提出愿意帮助抚养“小三”的儿子到18岁,但赵金虎仍然不放过她。
 
丈夫威胁要烧房后被她用数据线勒死
 
       李彩云称,今年2月5日,赵金虎一大早出去爬山,到上午10点多回到家里,又开始找碴。“过年了,你为什么不给小孩钱?你对每个人都菩萨心肠,为什么对这个小孩不是?”赵金虎口中的这个小孩,指的就是他和“小三”生的儿子刘鑫宁。李彩云听了这话气愤异常,“我又没让你生这个小孩?再说,我给他钱,以什么名义给?妈妈还是奶奶?”李彩云称,赵金虎闻言暴怒,对她进行了殴打。“他边打我边说,我要送你的命。”案发后,警方对李彩云的身体检查也显示,李彩云身上有多处外伤和淤青。
 
        争吵打架,就一定要致对方于死地?李彩云表示,并非如此。她杀死赵金虎,是因为赵金虎后来宣称要用汽油点火烧房子。她听了这话以后觉得非常害怕,担心赵金虎真这么干,把整栋楼都烧掉。于是,她先在赵金虎吃的饭菜里放了少许自己平常吃的安眠药,想让赵金虎安静下来,但并没有达到效果,随后,她便拿起客厅茶几上的数据线,缠在了赵金虎的脖子上长达四五分钟,后来看到赵金虎脸变白了,就松开了。一开始,她并不以为赵金虎死了,还去洗了澡,回到客厅推了推赵金虎发现不动了才慌了。
 
 辩护人建议判处被告人缓刑
 
       此后,李彩云打电话给女儿,但没有打通,想着自己杀了丈夫,也活不成了,便吃了大量的安眠药自杀。彼时,李彩云的姐姐李彩霞和一个熟人正巧路过小区,想去看望他们夫妻,但打他们俩的电话都打不通,便打电话给赵娟,喊她到父母家看看。赵娟敲开门后发现母亲瘫倒在地,父亲直挺挺地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吓得够呛。李彩云此时还有意识,在她的要求下,赵娟打电话报了警,并喊120把父母送到医院抢救。医院检查后确认,赵金虎已死亡多时。
 
       随后,李彩云被警方刑拘。经鉴定机构鉴定,李彩云因长期患有抑郁症,在案发时处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状态。而对于自己当时到底是如何杀死赵金虎的,李彩云无法清楚表述,只是说自己当时大脑一片空白,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数据线绕到赵金虎脖子上的。李彩云的辩护人认为,李彩云身患重度抑郁症,还受到赵金虎的精神折磨,导致情绪崩溃,属于激情杀人。且此事事出有因,赵金虎在已婚的情况下与他人同居生子,实际上构成重婚罪。鉴于李彩云系自首,且身体状况严重欠佳,对社会毫无危害性,建议法院给予缓刑的判决。
 
“小三”以儿子的名义索赔109万元
       记者看到,在庭审过程中,每每回忆起此前生活的种种细节,被告人李彩云都会控制不住开始痛哭。“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杀掉赵金虎,一点都没想过,我和他一路走来四十年,怎么可能要杀他呢,搞死一个人要多大的勇气啊,我没有那种勇气。”而辩护人也表示,李彩云向来胆小,绝无可能预谋杀人,邻居们的证词也证实当天听到了激烈争吵。在事情发生后,死者赵金虎的几个兄弟姐妹不但没有怪罪李彩云,反而联名提交了谅解书,请求法庭对李彩云从宽处理。
 
       在刑事部分的审理结束后,法庭进行了附带民事部分的审理。“小三”钱静作为法定代理人,以儿子刘鑫宁的名义,要求李彩云赔偿109万余元的损失。李彩云的辩护人提出,虽然赵金虎自己带刘鑫宁去医院做的亲子鉴定显示两人存在亲子关系,但警方的鉴定显示刘鑫宁存在基因突变,结论是“不排除赵金虎、钱静、刘鑫宁存在亲缘关系。”因此,赵金虎和刘鑫宁的父子关系是存疑的,请求法庭予以进一步查证。被告人李彩云愿意在法律规定范围内赔偿。李彩云的女儿赵娟则愤怒地表示,“钱静的社会关系很乱,刘鑫宁到底是不是我爸生的还另说,否则为什么不姓赵姓刘。我们家走到这步,都是这个女人害的,我们不应该赔,一分钱都不赔。”(文中当事人为化名)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