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两名女大学生陷入传销,一名当上“主任”身陷囹圄,一名香消玉殒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8-01-24 09:27:09

         扬子晚报网1月23日讯(通讯员 陆梦丹 记者 于英杰)两名临近毕业的女大学生杨琪和刘梅,先后被熟人骗入无锡一个传销窝点,其中杨琪很快适应,因积极能干当上“主任”,而后来的刘梅非常抵触,杨琪和其他传销头目采用威胁恐吓等手段迫其就范,谁知刘梅趁他们不注意时从六楼阳台跳下,不幸身亡。日前,经无锡市滨湖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杨琪因犯非法拘禁罪被判刑10年。

图片

(资料图片)

她——
为逃离传销窝不幸坠楼身亡

2016年7月25日晚上,“砰”的一阵巨大的重物坠落之声,打破了无锡市滨湖区某小区夏夜的宁静。住在一楼的老汪打开门想一探究竟,却发现一个女子躺在院子里,周围满是血迹和碎玻璃渣。他赶紧拨打120将女子送往医院。不幸的是,这名女子经抢救无效,香消玉殒。
接到报警,民警赶来调查发现,这名女子叫刘梅,疑似从小区的6楼坠下,很快就确认她住在该栋601室。民警随即进入刘梅居住的房间查看,结果发现大门背后有棉被遮掩,屋内水杯摆放整齐,窗户均被铁条焊死,一间卧室内设有讲台。
看到这个场景,民警很快想起来,这一切与警方正在侦办的“天津某有限公司”传销组织的住房布局极其相似。次日,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抓获了刘平、赵沛等人(均已判刑)。
经讯问,刘平等人交代了与犯罪嫌疑人杨琪结伙非法拘禁刘梅,迫其加入传销,最终致其坠楼死亡的犯罪事实。

她——
加入传销组织“表现突出”荣升“主任”

1991年出生的杨琪是河南人,在河南一所大学读本科。2015年5月,读大四的杨琪要外出实习,在无锡的同学李明说他那儿有工作,可以介绍入职。杨琪信以为真,就到无锡投奔了同学,谁知到了才知道,李明所说的工作,就是在一家名为 “天津某有限公司”干传销,名义上是帮人介绍“工作”,帮单身者介绍对象,实则诱骗他人加入,以此发展下线牟取暴利。该组织以“家庭”为单位,由“主任”负责管理,上面还有更高层级的“大主任”。
知道了真相,杨琪没了起初的惊慌和犹豫,反而镇静下来,决定加入这家组织。一年后,杨琪因为“表现突出”,“积极性高”,荣升“主任”,负责管理某小区603室的一个传销“家庭”。
而后面到来的刘梅曾是杨琪的一名管理对象,直到案发。就在公安机关对该传销组织收网时,杨琪却没了踪迹。2017年6月底,逃到东北一个亲戚家躲藏的杨琪,被无锡警方抓获,此时已经过去了1年多。

图片

【还原真相】
“主任”对不听话女大学生“下狠手”

杨琪落网后,案件移交到无锡市滨湖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办理此案的侦监科助理检察官周瑱发现,刘梅1991年出生,与杨琪是同龄人,也是一名即将毕业的大四学生,还是杨琪的河南老乡,遭遇非常可怜。“刘梅是养女,从小就被托给养父母,好不容易考上大学,大四实习时投奔在广东的大哥大嫂。她性格开朗,很孝顺,几乎每天都给养父母打电话问候,报平安。”

2016年春节,在老家过年的刘梅认识了同乡赵沛,互留了QQ号码,后来通过QQ保持联系。这个赵沛就是无锡这个传销组织的一员。到2016年6月,声称为了处对象方便的赵沛让刘梅到无锡工作。刘梅没有怀疑,6月9日第一次出现在无锡的这些传销“家庭”之中。

直到此刻,刘梅才知道一直要跟他相亲的赵沛的真面目。她不愿干传销,想方设法离开。然而,一旦进了传销窝点,脱身谈何容易?“这个传销组织属于北派传销,对待新成员的手段野蛮粗暴。”检察官周瑱说,刘梅非常抵触传销,“不听话”,一直想到自己会逃跑,就受到了这样的对待。
原先负责看管刘梅的王某等人采用各种手段,威胁恐吓或假意劝慰,让其加入组织,效果不明显。第三天,已经荣升“主任”的杨琪出马了。见到刘梅,杨琪很自然地想起了自己,当初掉进了熟人挖下的“坑”,她选择了“同流合污”,也希望刘梅走这条路。
“我见到刘梅时,她的情绪还比较稳定,主动与我握手,我以为她已经‘顺从’,谁知那天我刚教训了她几句,她就向我扑过来。王某等人看见我俩扭打在一起,把她按倒在地上威胁。后来,我就不允许她睡觉,以此惩罚,连续三四天后,刘梅就老实了。”面对检察官,杨琪这样描述她与刘梅的交锋。
到了2016年7月初,刘梅依然没有被驯服,脾气倔强的她被转到隔壁601室的传销“家庭”接受教育。“没想到25日晚上,刘梅想逃跑,趁人不注意,从阳台窗户掉下了楼。”杨琪说。

【面对面】
超乎寻常的冷静让检察官吃惊

2017年9月底,助理检察官周瑱在看守所第一次见到了杨琪。夏日炎热暂未褪去,审讯室还是闷热无比。

“26岁的杨琪被带到我面前时,超乎寻常的冷静,安静地坐在那里,既没着急申辩,也没大声谩骂。”周瑱说,这点倒出意料,此前他翻阅案卷,做了充分准备,并列出了密密麻麻的20多条讯问提纲,我脱口而出:“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一个小姑娘倒很淡定啊!”
听检察官这样说,杨琪先是一愣,抬头打量了一下,小声嗫嚅道:“我没想过她真会跳楼!”
“你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你虽然没有直接杀刘梅(化名),但你也是‘递刀’者。”检察官说。
“其实出逃一年,我一直惶惶不安。”杨琪低着头。
“2015年加入传销的时候,你应该还没毕业吧?”检察官有点惋惜地说。

“我本来已经快毕业了,但就因为加入传销,连毕业证都没拿到,我真的非常后悔。”杨琪忍不住哭了。
宣判那天,杨琪向死者家属赔礼道歉,请求原谅。她说,自己会好好改造,将来尽最大努力弥补自己的错误。
从老家远道而来的父亲听到判决结果,泪水直流。杨琪没有哭,一再安慰父亲保重身体。

看到这一幕,周瑱感慨万千:本来风华正茂的两名女大学生,就因为传销,一个香消玉殒,一个身陷囹圄。“大学生踏入社会,经验不足,误入传销组织,固然有社会原因,但个人选择也很关键,明知邪路,却偏要赌,无异于飞蛾扑火。”
传销猛于虎,它限制你的自由,榨干你的血液,甚至引发家破人亡的惨剧。教训惨痛,可总有人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真希望这两名女大学生的悲剧,不再重演。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