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南京交警被拖行致死案今开庭,检方建议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以上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8-07-31 16:20:39

2017年11月16日,南京市公安局交警支队高速七大队执勤民警史伟年夜查嫌疑车辆,制止犯罪嫌疑人驾车逃脱时,遭拖行数十米,胸腹部遭碾轧,因公殉职。当受到重创的史伟年倒在血泊中时,左手仍紧紧攥着嫌疑人的身份证。

今天上午,高某故意杀人案、王某窝藏案在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公诉人建议对高某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刑事责任。

扬子晚报记者 万承源 实习生 孔德淇 通讯员 宁法宣

检察院公诉材料披露更多细节

今天的庭审,由南京中院院长茅仲华担任审判长。庭审中,公诉人出示了充分详细的证据,其中包括一份史伟年佩戴的执法记录仪录制的视频。当时这只记录仪因史伟年被车辆拖拽倒地而损坏,视频是通过技术手段从中提取出来的。

在今天的公开开庭审理中,南京市人民检察院的公诉材料披露了这一案件的更多细节。

图片

经检察院依法审理查明,2017年11月15日晚,被告人高某、王某在宿迁市泗洪县饮酒后,由王某无证驾驶奔驰牌汽车返回。次日凌晨2时许,行驶至南京市六合区龙池街道宁连高速主线收费站时,被执勤民警要求下车接受检查。

两人下车后,高速七大队执勤民警史伟年要求二人出示驾驶证和行驶证,高某慌称证件在车上,从王某处拿车钥匙后二人上车。

被告人高某发动汽车,试图逃离。史伟年见状,将半身探入车内,双手抓紧方向盘,并大声呵斥,制止其逃离。高某猛踩油门,驾车将被害人史伟年拖行数十米后甩地并碾压。

作案后,二被告人驾车逃离现场,被告人王某将高某窝藏在其朋友位于南京市浦口区泰山街道某公寓。经法医鉴定,史伟年系钝击外力致颅脑损伤,合并主动脉肝破裂引起大出血而死亡,年仅47岁。

2017年11月16日14时许,被告人高某、王某在天景公寓流动人口中心5幢306室被公安机关抓获归案。

高某因涉嫌故意杀人罪,于2017年11月17日被南京市公安局六合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1月27日经南京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王某则因涉嫌故意杀人罪于同一天被六合分局刑事拘留,11月27日经检察院以涉嫌窝藏罪批准逮捕,当日由该分局执行逮捕。

被告之一曾有吸毒前科

扬子晚报记者旁听庭审,发现在今天法庭的约四个小时的审理过程中,两名被告人情绪比较稳定。

高某最多的姿势是身体略向前倾,两手交叉抱拳,肘关节撑在被告席座椅位于胸前的横档上。王某与高某姿势基本相同,但显得放松一下。在公诉人员提到其有非法持有毒品前科,以及应以故意杀人定罪时,高某显得有些激动,发言的声音明显提高。

图片

记者在庭审中了解到,高某1990年出生,高中文化,无业,曾因吸食毒品于2011年10月被罚款人民币500元,曾因非法持有毒品于2012年4月被罚款人民币500元。

在这次案发前不到两个星期的时间,因犯寻衅滋事罪于2017年11月3日被南京市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缓期一年。

面对王某酒后驾车,高某竟然在法庭上辩称,自己听说没有取得驾驶证的人在驾龄五年以上驾驶人的陪同下就可开车上路。

公诉人还指出,案发时,高某正处在缓刑期间,未经许可,不能离开居住地,但王某却违反了这一规定。

称自己有狂躁症当时情绪激动

2017年11月16日凌晨,在下车被民警带去做尿检时,高某称自己急着想去上厕所,导致情绪比较激动。随后,高某慌称证件在车上,便去跟王某拿车钥匙。此时,王某也上了副驾驶座位一起寻找驾驶证和行驶证。

高某称自己害怕王某无证酒后驾驶被警察发现,加之情绪比较激动,一心想要逃跑。于是上车后,发动车辆。这时,民警史伟年上半身探进车内,紧握方向盘,喊了句“不要逃”,高某一脚油门,几秒钟之后,民警摔倒在地。

图片

高某当庭称,当时感觉车子颠簸一下,向后视镜观看发现漆黑一片,他以为是轧到了民警的腿。由于害怕,于是开车逃走。为逃避警方拦截,他们从最近的一个出口离开高速。

而王某称,逃离后,自己感觉压到东西,当时便要高某停车,但高某不予理会。路上,高某还打电话给朋友说可能轧了交警的腿,朋友让其“明天看情况再说”。之后,王某便打电话联系到朋友,两人开车前往其朋友住处“歇脚”。

辩护人还提出,高某因狂躁症曾两次入院治疗,并长期服用药物进行调节。但公诉人提供的一份南京脑科医院的鉴定显示,高某在案发时无精神病,具有完全行为能力。

公诉人认为是间接故意杀人

在庭审中,高某及其辩护人多次辩称高某当时只是为了逃跑,并没有碾轧、伤害交警的意图,因此不认同检察院提出的故意杀人罪的罪名。

公诉人则表示,我国刑法规定的故意杀人罪可以分为直接故意杀人罪和间接故意杀人罪两种情形,间接故意杀人罪是指明知自己的行为可能会造成他人死亡的结果,而放任死亡结果发生。

本案中,虽然高某逃离时并没有直接追求史伟年死亡结果的主观故意,但高某作为成年人,且有多年驾龄,在史伟年探身进入驾驶室,双手抓住方向盘时,猛力加速车辆,高速逃离,其应当认识到该行为可能会造成史伟年人身伤亡。

但其为了逃避检查,而置史伟年安危于不顾,主观上放任危害结果的发生,客观上也导致史伟年死亡的结果,是典型的间接故意杀人,其行为符合刑法规定的故意杀人罪的构成要件,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刑事责任。

而被告人王某亲历高某对抗执法,驾车碾轧被害人的全过程,事后仍为高某提供隐蔽住处,帮助其逃匿,其行为符合窝藏罪的构成要件,应当以窝藏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公诉人给出量刑建议,建议对高某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刑事责任,根据刑法相关规定,应当判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对被告人高某量刑时,公诉人还提醒法庭重点关注以下情节。

一、被告人高某暴力抗法,致执法人员死亡,情节恶劣,后果严重。其行为不但侵犯了他人的生命健康权,还妨碍了国家机关的正常执法活动;

二、被告人高某有吸毒史;

三、被告人高某在缓刑期间违规离开本市;

四、被告人高某作案时正处于缓刑考验期,属于在缓刑考验期内又犯新罪。

因综合被告人高某的犯罪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公诉人建议法庭对其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高某在缓刑考验期内犯本罪,根据刑法相关规定,应当撤销缓刑,原罪与本罪数罪并罚。

检方建议,被告人王某犯窝藏罪,根据刑法规定,应当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综合被告人王某的犯罪性质、情节和社会危害,建议法庭对其判处两至三年有期徒刑。

史伟年牺牲时儿子年仅6岁

尽管在庭审中极力为自己进行辩护,但在庭审最后的陈述环节,高某和王某还是表示了对史伟年家人的歉意。

高某称,因为自己的无知和过错,竟让史伟年警官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史伟年警官的家庭失去了支柱,史伟年警官的孩子失去了父亲,深感自己罪行的深重,对自己罪行造成的后果悔恨不已。

陈述完毕后,他对着史伟年的家属深深鞠了一躬。

王某则表示,当时应该及时投案自首,现在非常后悔。这件事给被害人家属带来了很大的伤害,想向被害人家属重新说一声对不起。

由于案情重大,合议庭宣布择期宣判。

记者了解到史伟年殉职后,最让同事唏嘘的是,他的父母年老多病,当时他的儿子才6岁。

史伟年当时是大队学历最高的民警,他很早就读了南京大学的研究生。史伟年爱读书读报,是同事眼中不折不扣的“学霸”——准备了一年就通过了司法考试。在同事们的记忆里,史伟年平时酷爱读的都是大部头的司法书或英文原著。

据悉,史伟年1989年3月入伍,2000年10月转业参加公安工作,先后在交警五大队、高速八大队、高速七大队工作。史伟年工作非常勤奋,牺牲前有段时间他身体不适,医嘱休息一个月,可他一天假都没请。

从警以来,史伟年先后荣立个人三等功1次,被市局嘉奖2次,被评为优秀公务员3次。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