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看好你家“熊孩子”,手机转出的钱很可能要不回来!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8-08-06 23:31:07

如今,网络支付的对象和渠道越来越多,购买商品、给游戏充值、给主播打赏……有的未成年人在父母未经意间,只动了几下手指,就将几千甚至几万元转给别人。南京最近宣判的一起诉讼告诉家长们:对于家中的“熊孩子”,你可要看好了,因为他们通过手机转出的钱,你很有可能要不回来。

通讯员 秦法宣 记者 万承源

孩子通过微信转出8000多元

2016年7月,16岁丁某的母亲罗某代理其在南京某银行支行办理了一张借记卡,账户用途为储蓄。当时未开通账户变动短信通知,该卡办理后由丁某保管。

罗某办卡时确认了《A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个人开户及综合服务协议书》。之后,丁某通过本人身份证号开通了微信支付。

2017年7月17日晚上,丁某用手机通过已实名认证的微信账户,在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内连续以200元、100元的微信红包方式向某用户ID支付44笔,第二天又以200元、150元的微信红包方式支付2笔。这46笔共计8750元,交易类型为“充值支付”,微信搜索该用户ID昵称为“充值中心”。
然而,丁某的母亲声称对这一切并不知情。

直到8月7日下午,丁某母亲罗某到银行向卡中存钱时,才发现银行卡的这些支出。罗某立即报警,称银行卡被盗刷48笔,共计8387元,后发现其中两笔为其他款项。

罗某觉得,银行在银行卡转账期间,并没有对自己进行短信提醒,存在过错,于是起诉至秦淮法院。请求法院判决银行方面赔付被盗刷的8387元。

原被告双方都应受协议约束

在审理中,银行辩称,如果是银行卡被克隆盗刷,银行会积极赔付,但事实情况不是克隆盗刷,而是客户通过微信转账红包转出的。银行只是进行结算的结算方,原告卡上的钱被转出,银行没有任何责任,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被告各执一词,法院又是怎么看的呢?

法院认为,依法成立的合同受法律保护。原告丁某未满18周岁,其母亲作为代理人代理原告在被告银行开户办理借记卡,并确认《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个人开户及综合服务协议书》,符合相关规定,原、被告应受该协议的约束。

根据该协议的约定,原告预留的手机号码默认免费开通的大额交易提醒,仅对一定额度以上的交易进行通知。由于原告没有开通短信通知业务,对于原告账户46笔小额支出,被告并无通知的义务。

庭审还查明,这46笔款项系通过“微信红包”方式支出,按照协议书的约定,取得原告授权的财付通公司的支付指令,视为原告亲自发出,被告没有权利和义务阻止。

综上,法院依照合同法及民事诉讼法相关条款,判决驳回原告丁某的诉讼请求。

法官提醒,未成年人消费观上的成熟是其成人和成才的重要一环,家长应当承担起足够的责任,引导未成年人在正式步入社会前,建立理性的消费观。

【律师说法】
什么情况下能把熊孩子支付的钱款要回来?

北京市中银(南京)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蔡庆涛律师表示,本案中值得注意的是,丁某的母亲作为法定代理人,事先已将银行卡交付给丁某使用并同意其自由支配,可以说是法定代理人事前授权同意,因此就不存在所谓的事后同意或追认了。因此,即便是把收款方告上法庭,也难有胜诉的可能。

这两年,“熊孩子”通过移动支付,将父母挣来的数万血汗钱充值手机游戏或打赏给主播的事件,发生过多次。根据报道,也有父母通过各种方法要回了钱款。那么,从法律的角度来说,“熊孩子”花出的这些钱在什么情况下是可以追回的呢?

蔡庆涛表示,根据《民法总则》第十一条规定:十八周岁以上的公民是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可以独立进行民事活动,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十六周岁以上不满十八周岁的公民,以自己的劳动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的,视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也就是说,未成年人在父母不知情的情况下,使用父母手机中的帐户充值游戏或打赏给主播,父母可通过法律手段进行追讨。

此外,也有业内人士提醒,在移动支付普遍使用的今天,父母对于孩子玩手机,要加强安全防范,切记保管好自己的银行卡、网银账号特别是密码。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