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抢劫犯潜逃16年,入狱后几度想自杀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8-08-20 17:00:35

 

 

 扬子晚报网8月20日讯(通讯员 陈永红 唐慧玲 记者 于英杰)16年难逃罪责,落网后心理复杂,在狱中几度想自杀,而且再起申诉波澜。日前,昆山检察院检察官深入调查、释法说理,终令他安心服法。

 

入室抢劫后,他隐姓埋名16载

 

事情回到2001年,当年26岁的刘富顺和女朋友黄元来到昆山打工。除了衣食住行需要开支,刘富顺平时还喜欢赌博,生活几个月后,俩人发现钱不够用了。

 

10月的一天晚上,刘富顺和黄元吃完饭向市中心走去。小区路边有个20岁出头、打扮时髦的女子,手里拿着一部新款诺基亚手机。“把手机抢过来卖掉肯定能换不少钱。” 俩人一合计觉得是个生钱的办法。

 

市中心晚上的八、九点,路上还有不少行人和车辆,于是两人决定先跟踪女子回家。为了不引起女子注意,由黄元悄悄一路尾随。黄元也是个聪明人,看到女子家里黑着灯,又自己掏钥匙开了门,判断这屋应该没有别人,赶紧跑回来告诉了刘富顺。俩人想着反正一样是抢,不如进屋抢,黄元带着刘富顺走进了小区。

 

“咚咚咚。”黄元敲门,“我是隔壁邻居。”听到是邻居,屋里的女子没多想便开了门。就在开门的一瞬间,刘富顺猛地冲了进去,跟在后面的黄元则迅速把门关上。一进屋,刘富顺立即跑到厨房拿出了一把菜刀对着女子喊到:“不要动,抢劫!”女子瞬间被吓得没有一点反抗。紧接着,俩人把女子的双手绑在背后扔到了床上,用毛巾堵住女子的嘴、用被套蒙住头,开始在屋里疯狂扫荡。现金、首饰、手机、DVD机、衣服、化妆品等,所有值钱的物品都被一一打包顺走。

 

第二天,刘富顺和黄元简单收拾后就先逃到了上海。在上海,俩人就分开了。刘富顺逃到了广东惠州,黄元则躲回了老家湖南。大约案发后一个月,黄元被捕。很快,消息传到刘富顺那里,为了逃避追捕,他化名为刘庄,隐瞒身份辗转在广东多个城市,一躲就是16年。

 

看守所里他心结难疏,萌生死意

 

直到2017年,公安机关得到线索,有人发现刘庄的体貌特征与网逃人员刘富顺十分相像。而此时化名为刘庄的刘富顺在广东东莞做起了铝合金门窗生意。因为害怕暴露身份,16年来他隐姓埋名、处处谨慎,甚至连婚都一直不敢结。父母、兄弟也都劝他自首,刘富顺迟迟下不了决心。

 

另一方面,办案人员通过登记在刘庄名下的汽车信息线索,一路顺藤摸瓜,悄悄对刘富顺进行了外围调查。在基本确定刘庄正是刘富顺后,办案人员假扮成想要安装铝合金门窗的客户,拨打了刘富顺手机,“请问是刘老板吗?我想做几扇铝合金窗。”俩人很快约好了见面时间和地点。

 

当天下午15时许,蹲守在见面地点的办案人员发现一名体貌特征与刘富顺相似的男子来到了约定地点,拨打电话确认是刘庄后,办案人员立即对他采取了抓捕。到案后,刘富顺对自己当年的抢劫行为供认不讳。

 

2017年10月19日,昆山市检察院依法以涉嫌抢劫罪对刘富顺提起公诉;次年1月30日,法院以刘富顺犯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

 

期间,羁押在看守所里的刘富顺心理负担很沉重。他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从小父母对他的疼爱就超过了对其他孩子,如今父母已经年迈,不知道自己出狱还能不能再见得到父母。难过、自责、落差……种种情绪,使他几度想到了自杀。发现刘富顺情绪不稳后,检察官跟他进行了很多次谈话和心理疏导,鼓励并帮助他慢慢接受现实。在后面的谈话中,刘富顺几度欲言又止,经过开导,他断断续续说出了心里想法。他认为法院判刑判重了,又生怕申诉会影响减刑。了解刘富顺顾虑后,检察官明确告诉他申诉是合法权益,并不会影响将来减刑。

 

2018年3月,刘富顺正式向检察机关提出了申诉。

 

检察官释法说理,重燃希望

 

刘富顺的申诉理由主要有两点:一是自己被抓捕后立即供述了当年的抢劫行为,属于自首。二是没有动手伤害被害人,应该从轻量刑。这些是否属实、又是否构成法院从轻判决的考量要素?

 

案件经过慎密复查,查明:刘富顺是在抓捕后交代真实身份,归案后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属于坦白情节,不符合投案自首条件,不能认定为自首。量刑方面,刘富顺入户抢劫他人财物计价值人民币1.3万余元。根据法律规定,入户抢劫量刑在十一年至十三年有期徒刑幅度内。刘富顺预谋、结伙、持刀抢劫、金额较大都是增加基准刑的要素,但考虑到他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可以依法从轻处罚,所以法院的量刑不存在畸重情况。

 

申诉案立案后一周,刘富顺被依法移送监狱服刑。2018年7月,检察官带上复查答复书前往浦口监狱,向他当面告知并释法说理。

 

再次见到检察官,刘富顺显得十分兴奋。“检察官,真没想到还能见到你,幸好有你开导,我才能振作起来。”当听到检察官解释了不予支持他申诉的理由后,刘富顺的反应反而出奇平静。“我在里面也学了政治和法律,知道自己犯的入室抢劫罪有多重,这是代价。”

 

检察官从狱警那里得知,服刑后的刘富顺情绪基本稳定,在监狱里自学起了建筑、金融等学科,改造态度很积极。

 

“刑事犯罪打击的最终目的是减少和预防犯罪,像刘富顺这类因为一时糊涂犯罪的嫌疑人我们接触过很多,能够使他们认罪服法和认真服刑改造、洗新改面,正常回归社会是我们的责任。”办理该案申诉环节的检察官陈永红说。(以上人物化名)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