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女子大闹南京南站安检,还称警方不应“插手”,最终被处行政拘留五日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8-09-11 18:27:52

在高铁车站与安检人员和执勤民警发生争执,企图逃避安检直接进展乘车,这样的行为后果是什么?

一名女子在南京南站以身试法,换来的是行政拘留五日的结果。她却认为此次纠纷属民事范畴,公安部门不应“插手”。最终,法院的判决,为她上了一课。

通讯员 南铁法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万承源

带着儿子与安检员、民警发生冲突

2017年3月,雷某(化名)带儿子到南京南站乘坐火车。但在进站安检时,雷某认为安检员态度不好,遂与之发生争执,将其工号牌撕下拒绝归还。正在车站值班的另一位安检员和执勤民警来到现场进行协调处理,雷某又与他们发生争执,将另一名安检员的工号牌撕下。

争执过程中,雷某不听劝阻,对民警和安检员进行言语威胁,并用手中小包挥打民警和安检员,造成现场秩序混乱。在民警告知其涉嫌阻碍执行职务,并对其口头传唤到派出所接受调查处理后,雷某拒绝服从,继续用小包挥打民警,并趁乱走上电梯到达候车室二楼。

在候车室二楼,增援民警使用手铐将雷某强制传唤至南京南站派出所接受调查处理。当天,上海铁路公安局南京公安处立案受理该案。在依法询问雷某及在场证人后,南京公安处以阻碍执行公务,向雷某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决定书对雷某予以行政拘留五日。

事后,雷某认为其与铁路运输企业形之间是民事合同法律关系,此次纠纷亦属民事纠纷,公安部门不应当以阻碍执行职务为由将其拘留,遂向南京铁路运输法院提起行政诉讼,诉请撤销南京公安处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被告南京公安处辩称则辩称,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程序合法,适用法律正确,处罚适当,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诉讼。

法院:安检不仅基于合同法律关系

法官表示,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原告是否存在阻碍执行职务的行为。

法院经审理认为,该问题可分两个层次,即是否有主体正在执行职务,以及执行职务的行为是否受到原告行为的阻碍。

首先,铁路运输企业与旅客之间签订的运输合同,无疑属于普通民事法律关系。但铁路运输企业在车站、列车对旅客进行安全检查却并不仅仅基于合同法律关系。

《铁路旅客运输安全检查管理办法》对此进行了相关规定。该办法系国务院交通运输部所制定的部门规章,铁路运输企业在车站执行安全检查系受规章所授权,以国家权力作为后盾和保障。在此场合铁路运输企业属于行政主体(规章授权的组织),所为安全检查行为属于广义的行政行为。

因此,安检员李某、周某对原告执行安检的行为属于执行职务,原告具有行政法上予以配合的义务。本案中,原告所谓因安检员态度不好而拒绝继续安检,撕下安检员工号牌拒绝归还,言语威胁和挥打安检员,引起现场秩序混乱导致一列安检队伍无法正常进行,均属阻碍执行职务。

其次,公安民警维护车站治安秩序的行为属于执行职务,原告阻碍了该职务的执行。

铁路运输企业安检行为与公安机关维护治安秩序行为均属行政行为,旅客应当予以配合,不能以自己的行为直接对抗行政行为的执行。

综上,南京铁路运输法院判决驳回雷某的全部诉讼请求。雷某不服,向上级法院提起上诉,二审法院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说法】
旅客应将安检视为保障自身权益的措施

本案法官表示,本案中原告认为其与铁路运输企业形之间的纠纷属于民事纠纷,公安部门不应当以阻碍执行职务为由将其拘留。这种观点是错误的,安全检查行为实际上属于广义的行政行为。

铁路运输和航空运输安全事关重大,旅客应当积极配合安全检查,将安检视为保障自身权益的重要措施。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