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动族
传刘建宏即将正式离开乐视 本人辟谣:在休假中
来源:凤凰体育 2018-01-03 23:53:34

图片

刘建宏

  北京时间1月3日,懒熊体育曝乐视体育联席总裁刘建宏将正式从乐视体育离职。对此,刘建宏本人表示目前处于休假状态,并未对递交辞呈与否作出明确回复。

以下是懒熊体育全文:

  在乐视体育,刘建宏也撑不下去了。

  懒熊体育得到独家消息,乐视体育联席总裁刘建宏近日已通知周围好友,自己将选择离职,告别这家效力了三年半的互联网体育公司。今天(1月3日)下午,懒熊体育向刘建宏本人求证离职一事,他表示:“如果我有什么变化,会告知大家的,谢谢关心。”

  曾经,乐视体育堪称高管团队配置最完备的公司,除创始人兼CEO雷振剑外,还有总裁张志勇、联席总裁/CCO刘建宏、CMO强炜、CTO张旋、COO于航,以及副董事长马国力。除雷振剑和刘建宏外,其余诸人皆已离开乐视体育。而刘建宏即将成为下一个。

  实际上,自2017年12月22日起,刘建宏便不再在社交媒体上公开发布与乐视体育相关内容,但在此之前却颇为频密。这似乎也从侧面印证了其去职一事的真实性,“以前他每天都转发一个早报,现在也不发了。”一位接近刘建宏的人士对懒熊体育表示。

  2014年世界杯结束后,刘建宏告别央视,转投乐视体育出任首席内容官,新东家为他操办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加盟仪式——当时乐视体育刚从乐视网独立出来不久,激进而高调。

  “兴奋肯定有,进入一个新环境你肯定兴奋,”入职乐视体育的第一天,刘建宏接受懒熊体育专访时说。那时候,他对着办公室近1/4还没有投入使用的工位看了好一会儿,说自己手底下有92人,年底还会增加20人,“但是我的年龄跟我现在的人生阶段,已经不再是小毛孩换个工作兴高采烈。从上班第一天开始我就想,头一天晚上就问问我自己,你OK吗?之前谈的一切,憧憬了一些美好的东西,这些东西你都放在一边,现在的东西都是困难的,你一件一件事情去解决。对我来说我现在就是来解决问题的,我不是来这兴奋的。”

  从国家电视台到当时风头最盛的互联网体育平台,刘建宏跟着乐视体育一起“蒙眼狂奔”,并在2016年9月升为公司联席总裁。

  但同年第四季度,受乐视系资金严重紧缺及自身经营治理不善等问题影响,乐视体育迅速滑落——不仅先后丢掉了亚足联、中超等媒体版权和国际冠军杯等赛事运营权,包括敖铭、于航、张志勇、强炜、张旋在内的一批核心高管也相继离职。

  而刘建宏,虽然期间也曾主持过与国际米兰相关的商业活动,但在乐视体育内忧外患之时,选择留下。

  自前COO于航离职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乐视体育的核心高管都是CEO雷振剑、刘建宏和继任COO高峻,但三人的思路也不统一,空降而来的乐视控股亚太区总裁高峻,一度想整体撤掉刘建宏手下的内容部门,因为“只会花钱、不赚钱”,因各种原因未能成行。

  直到最近,乐视体育出现新的变故,刘建宏也终于不再继续坚守。

  2017年12月15日,腾讯财经报道,一家乐视体育重要投资人股东向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提交民事起诉书,起诉乐视体育CEO雷振剑、董事长高飞等人,违反公司章程,未经合法有效决议授权,为乐视控股提供约40亿元借款,并要求被告人赔偿股东损失1亿元。

  与此同时,乐视体育还有股东力主刘建宏上位,顶替雷振剑。但这一提议不仅未能落地,反而引发了更大的内部纷争。

  雷振剑个人似乎也找到了新的事业合伙人——当代明诚副董事长、双刃剑体育总裁蒋立章。两人于2017年11月2日注册成立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和璧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根据公开的工商资料,雷振剑持股55%任法人代表和执行董事,蒋立章持股45%,双刃剑体育副总裁李宏亮任经理,该公司与乐视体育的关系目前并未得到明确。

  不久后的11月底,蒋立章的双刃剑体育帮助乐视体育将起初以7000万美元采购的2018俄罗斯世界杯香港地区媒体版权,以约3000万美元的价格整体销售给了电讯盈科。

  因资金紧缺而多次面临发薪困难的乐视体育,也因此而得到一口“救命粮”,不仅结清了拖欠的乐视体育香港解说的薪水,也补上了乐视体育员工的两个月薪水。

  有消息人士向懒熊体育透露,在联手雷振剑后,蒋立章力推周亮取代刘建宏,不过周亮本人向懒熊体育否认了这一说法。

  1978年出生的周亮历任上海五星体育主持人、天盛传媒和欧洲足球频道主持人、PPTV体育中心总监等,曾拜前央视体育解说员黄健翔为师。

  因在解说中发表不当言论,周亮在2014年从PPTV离开。离开后,周亮创立了激战联盟,从事青训生意。

  周亮最终是否会加盟乐视体育,目前还不得而知,但不管怎样,刘建宏此时选择离开,跟这个传言或许有不小的关系。

  作为早期加盟的核心高管之一,刘建宏几乎全部见证了乐视体育从起步到走上高峰,又落入低谷的整个过程,是乐视体育最著名的力挺者之一,但依然逃不过高调加盟、黯然离场的命运。

  不光刘建宏,在此之前,时任乐视体育副董事长的马国力也已转身入职CBA公司,担任顾问一职。另据腾讯财经报道,有知情人士表示,2017年5月刚入职的乐视体育副总裁李可予已休假。

  过去一年里,乐视体育国际知名赛事媒体版权和运营项目尽数丢尽,核心高管及团队大量流失,撑起原有估值的基础内核随之大幅缩水。

  贾跃亭并不想眼睁睁看着这座曾经估值超过200亿的雪山,随着时间推移而一步步融化坍塌。据腾讯财经报道,2017年8月中旬,贾跃亭曾与新财团签署《股权转让协议》,随后,乐视体育大股东乐乐互动曾经给全体股东正式发送《股权转让通知》,全体股东需在30天之内就是否同意交易作出回应。

  根据协议,贾跃亭一方需完成一系列包括解押交易对应的股权、协助新财团与全体股东达成新的公司章程、完成对员工持股平台鹏翼资产的解质押及实名化等在内的先决条件,而重组方会依照先决条件的达成情况,于约定期限内分批注入资金。

  但乐视体育的重组谈何容易?

  不管以什么样的新面目示人,这家困境中的公司想从有意携款入场的投资方那里拿到救命钱,都须先要至少解决债务、估值和信誉等问题。

  乐视体育的债务总量庞大,债权方众多。根据既有公开资料及懒熊体育收集到的信息,乐视体育在英超、中超、亚足联、中国足协·中国之队、足协杯、ATP、F1、女超、德甲、J联赛、高尔夫等大量版权项目,演播室修建、节目制作、公司品牌市场推广、股权投资、员工薪酬及劳务方面,都存在大面积欠款。

  即使保守估计,乐视体育的债务也可能接近8亿人民币。

  2017年5月底,乐视体育宣布所谓“B+轮”融资时,只暗示了“估值240亿”,并未透露宁波中意生态园出让土地的交易对价。事实上,中意宁波生态园只是计划以土地形式入股,以帮助后者将总部搬至宁波落地到中意宁波生态园,几乎不涉及资金入股,乐视体育也没搬迁总部,据懒熊体育了解,双方目前合作已完全停滞。

  另一方面,乐视体育股东数目众多,光B轮就有27家机构和12位个人,估值怎么降、降多少、利益如何分配,都是极具协调难度的问题。大股东贾跃亭个人持有的大部分股权都已质押,则让局面更加盘根错节。

  乐视体育要进行债务重组,势必需要得到债权方的谅解,在债务延期、打包、减免,以及将贾跃亭质押的乐视体育股权解除质押等问题上达成一致。

  估值问题同样棘手。

  B轮融资时,乐视体育对外宣布的估值是215亿元人民币。按照互联网行业的标准,这已经达到了独角兽级别。

  但与万达体育等实实在在拥有某些体育IP产权(例如IRONMAN、Rock’n’Roll MARATHON SERIES两项赛事,以及西班牙马德里竞技俱乐部20%股权)的体育公司相比,乐视体育的估值并没那么扎实,且风险极大。

  一度撑起乐视体育估值的是大量体育赛事媒体版权。而众所周知的是,体育赛事媒体版权只是IP在一定时间之内的使用授权,并非产权。其最大价值在于实时直播,时效性一过,价值便所剩无几。而乐视体育签下的版权合同中,很多又是不具备分销权的短约,一旦合同终结并未能续约,此前的投入就会像泼出去的水而变得毫无意义和价值。

  除了媒体版权,鼎盛时期的乐视体育还曾拥有三块业务:赛事运营、智能化和互联网增值业务。但这几块业务既不成气候,也未形成IP,稍有价值的赛事运营权也已丢尽。

  乐视体育目前留存下来的资源中,PC端网站、移动端App以及一些体育会员或许还存在些许价值。但乐视体育过去所积累的多数用户,已随着赛事媒体版权的转移一同流失,如果不能及时扭转当前的局势,这部分资源也将成为鸡肋。

  再有,乐视体育的商誉已被严重透支。据懒熊体育了解,其牵扯的欠款官司累计已达几十起。乐视体育B轮融资时,大量第三方机构募集的散户基金,被做成一个个理财产品投进去。定时炸弹一旦引爆恐怕将酿成更严重的问题。

  过去两三年,体育媒体版权市场由热趋冷,体育产业资产估值回归冷静,在这种情况下,拿十亿、数十亿资金投向乐视体育,显然缺乏一个能够说服投资方心甘情愿掏钱的理由。

  另一方面,以贾跃亭的乐乐互动为代表的既有股东似乎并不太情愿在估值上做太多让步,乐视体育想获得真金白银注入的难度可想而知。


2018世界杯香港地区版权的折价变卖,为乐视体育争取一丝喘息时间,但近虑和远忧一个跑不了。乐视体育是否顺利发薪,已经成了每个月初体育行业的一个天问,而新年的第一个发薪日也即将到来。

  时钟还在提醒在B轮融资时签下严苛对赌协议的乐视体育:如何在2018年年底完成投资方认可的上市工作?

  一旦完不成,原股东将在投资方发起书面回购要求后2个月,按照“全部投资款+12%/年(单利)计算的最低收益”,以现金收购投资方所持有乐视体育全部股权并支付全部对价。

  刚入职乐视体育那会儿,刘建宏在自己的朋友圈写道:“上半场刚完,下半场才开始,我不着急。你非得问我这场比赛,我只能说等咱们这场比赛踢完了再说,只有比赛结束的时候才能盖棺定论。”

  比赛终场哨还没响,刘建宏手下乐视体育内容部门还剩60多人,他决定先离开了。

来源:凤凰网体育  编辑:朱仕农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