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动族
斯大林格勒挥之不去的记忆:战争与足球
来源:扬子晚报 2018-07-02 13:00:02

 

图片

  伏尔加格勒又名斯大林格勒,是扬子晚报记者本次世界杯之旅抵达的第三座城市。76年前,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影响全世界格局的战争——斯大林格勒保卫战。数百万人在此失去了生命,第二次世界大战由此发生转折。

  在这个英雄的城市,足球,或者世界杯,究竟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呢?

  英格兰主帅索斯盖特在伏尔加格勒召开赛前新闻发布会时曾说道:“我们和突尼斯的比赛地——伏尔加格勒提醒着我们,有些事情比足球更重大!”

  抵达伏尔加格勒的当天,也是本届俄罗斯世界杯小组赛的最后一天。来自亚洲的日本队在位于伏尔加格勒竞技场凭借公平竞赛的规则优势“输球晋级”。同为修建在伏尔加河畔的球场,这里与记者在下诺夫哥罗德球场内一样,都可以站在围栏便远眺伏尔加河。21点时的俄罗斯只是夕阳西下,立足万人大球场,眺望壮阔的的伏尔加河,脑海里猛然间跳出中国唐代诗人王维的那句“长河落日圆”来。

图片

  
的确,俄罗斯人喜欢把球场修建在大河之畔,但站在几座球场上眺望长河的感觉却不尽相同。在号称东欧最大的卢日尼基八万人体育场对望远处的列宁山与莫斯科大学,依旧是庄严肃穆,而莫斯科河也不过是一条小小的溪流罢了;位于伏尔加河与奥卡河交汇处的下诺夫哥罗德球场,则可以看到这座位于莫斯科金环线上的城市风情万种;然而站在伏尔加格勒球场上,一眼望去,少有灯火,尽是苍茫。

图片

  伏尔加格勒竞技场的另一边是斯大林格勒战最核心与最激烈的战场——马马耶夫高地。在这里,整个战役中牺牲者达一百二十万人。如今这里站立着一座重达800吨的“祖国母亲”塑像,比纽约的“自由女神”和里约热内卢的“基督”还要大一倍。这位“俄罗斯母亲”手持利剑,怒指远方,似乎是在告诉那些远处来的敌人,这里的人民不会屈服,更不可战胜。

  沿着马马耶夫高地走下来,不远处就是斯大林格勒战争纪念馆。一座1903年由德国人修建,1942年又被德国人炸得面目前非的面粉厂就静静地屹立在纪念馆门前。这是这座城市唯一的属于那场战役的建筑,即便在70多年后见到它,依旧能感觉到它那满身的硝烟。

战争纪念馆里,记者找到了瓦西里·扎伊采夫的照片和他那杆狙击枪,这位来自乌拉尔的放羊人的孩子,凭着这杆枪,在斯大林格勒战役中击毙了149个敌人,其中最高纪录为10天射杀40人。他的事迹极大的鼓舞了俄罗斯军民,成为了他们坚持战斗的动力。若干年后,美国人把瓦西里的故事拍成了一部电影《兵临城下》,一时风靡全球。

有关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的惨烈,不作赘述。记者想告诉大家的是,在最恶劣的环境下,足球依旧可以带给民众欢乐的运动,正如在斯大林格勒战役结束后仅3个月,两支来自俄罗斯顶级联赛的球队斯大林格勒南部城郊的别克托夫卡的AZOT体育场上演了一场足球赛,比赛结果是主队斯大林格勒迪纳摩队1:0战胜了来自莫斯科的斯巴达克队。这场比赛,在历史上被称为 “斯大林格勒废墟上的比赛”。

图片

  其实这场比赛最重要的意义并非输赢,而是激活与鼓舞了俄罗斯民众希望。为了这场比赛,AZOT体育场展开了突击性修复。前不久还满是弹坑、防空设施的球场进行了平整,搭起了有3000个座位的木制看台,当时的斯大林格勒军民甚至还模仿伦敦的温布利球场,在入口处树立起了两座木制塔楼,作为球场的装饰。那场足球赛的消息传开后,英国《泰晤士报》记者哈里斯写到:“如果俄罗斯人可以在斯大林格勒踢足球,那么就说明他们对于未来重现了信心。”而英格兰联赛的阿森纳的球员们则向参加这场比赛的球员们发去了一封祝贺电报,回电很简短:“谢谢你,斯大林格勒人民所向无敌!”

  当地时间昨天凌晨1点,记者登上去往顿河畔罗斯托夫的夜火车,望着窗外越来越远的伏尔加格勒,那些“硝烟与足球”仍然挥之不去……  扬子晚报特派记者黄启元 张昊 罗斯托夫专电


编辑:朱仕农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