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动族
昔日霸主内忧外患中沉沦 国羽2020斗得过日本吗?
来源:微信公众号“体育大生意” 2018-08-13 13:03:44

图片

 

   上周日结束的南京羽毛球世锦赛,中国队主场作战仅收获混双和男双两枚金牌,表面上看是堪堪与劲敌日本打成平手,但东京奥运周期以来,丢掉苏迪曼杯、丢掉尤伯杯、公开赛成绩一塌糊涂……曾经的世界羽坛霸主,如今的成绩已然滑落谷底,两年后的东京奥运会,国羽又拿什么来与届时的东道主平分秋色?

  尽管羽毛球世锦赛变成一年一届之后,其比赛的重要性和冠军的含金量有所降低,但对于处在信任危机的中国羽毛球队来说,本土举行的世锦赛自然是重整旗鼓的最好时机。然而坐拥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中国队只是凭借郑思维/黄雅琼和李俊慧/刘雨辰拿到五个单项中分量并不重的两金,而日本队虽然同样也是两金收尾,但他们手中紧握的是最重要的男单和曾经国羽最为优势的女双。

  从整体成绩上来看,中国队包揽混双前两名,日本队包揽女双前两名,中日两国在男双和男单两场决赛中各胜一场,并且女单的最好成绩不过都只是四强,似乎这是一个完全势均力敌的结果。但是放在大环境下,中国队是从巅峰逐步下滑,日本队是从二流冲上超一流,在一抑一扬下,中国队已然慢了半拍。而自身这样放慢了脚步原地踏步甚至是退步走,却是从里约奥运周期就开始显现的。

  中国羽毛球队的辉煌时刻定格在了伦敦温布利,在2012年奥运会包揽五枚金牌后,中国队便开始印证一句老话“盛极必衰”。里约奥运周期的首届世锦赛,在广州主场中国队仅拿下两枚金牌;里约奥运周期首届汤尤杯,中国男队无缘决赛;里约奥运会同年汤杯,中国男队历史性无缘四强;里约奥运会,中国队两金的成绩是悉尼奥运会以来的最差。

  如果说里约奥运周期的表现还能算作是差强人意,那么里约奥运会结束后,中国羽毛球队再也没有“遮羞布”可言——去年苏杯决赛不敌韩国队,无缘七连冠;今年五月汤尤杯,中国女队负于一流末的泰国队,34年来首次无缘尤杯决赛;南京世锦赛前的两站东南亚公开赛,十枚金牌中国队只拿到一枚;再加上本届世锦赛,国羽比照伦敦奥运会的巅峰,已是一落千丈。

  最先陨落的是女单,自伦敦奥运会李雪芮夺得冠军后,从2013年至今的五届世锦赛和一届奥运会,中国女单均和冠军无缘,且不论冠军了,现如今中国女单哪怕是在一站公开赛晋级决赛都是值得让人期待的事情,这与张宁、谢杏芳时期动辄包揽大赛冠亚军的时代和“二王一李”的伦敦奥运周期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再者是女双,曾经国羽最为优势的单项,葛菲/顾俊、高崚/黄穗、杨维/张洁雯、杜婧/于洋、田卿/赵云蕾,她们哪一对不是在各自时期统治着世界女双,可是近来,陈清晨/贾一凡虽然贵为世界第一,但是中国女双却没有一对能够晋级本届世锦赛半决赛,最终女双四强除了印尼选手外,其余三对都是日本组合,显然日本在女双项目中的集团优势早已碾压中国。

  还有最重量级的男单,乍看之下,林丹、谌龙、石宇奇老中青三代结合的中国男单是世界最强,但今年以来,两名奥运冠军相继哑火,石宇奇虽然小有突破,但依然敌不过一家独大的日本选手桃田贤斗。目前的中国队,唯有混双拥有明显的优势,男双也在世界羽坛占据一席之地,但两项双打并非中国队的安身立命之所,国羽跌落谷底已是不争之事实。

  国羽从曾经包揽世锦赛、奥运会五金的神坛跌落并非偶然,里约奥运会后,中国队多名老和并不老的知名选手退役,年轻选手在还没有经过更多磨炼的时候就一下子被推到了台前,即便有有潜力有灵气,却总归无法一下子在世界羽坛最顶峰站稳脚跟,即便偶尔站住了一下,却因为步履的不够踏实产生了起伏。

  女单就是期间的代表。里约奥运会后,李雪芮因伤进行手术和修养,王仪涵和王适娴则选择退役,“二王一李”的突然退位让中国女单一下子形成了真空地带,瞬间顶上的孙瑜倒是还有过比赛经验的选手,其他匆匆跻身一队主力的陈雨菲、何冰娇都是在没有过渡期的当时,一下子就被提了上来。

  按照王仪涵和王适娴的年龄,是完全可以再坚持一个奥运周期的,前者退役时28岁,后者更不过26岁,对比现在担任女单教练的张宁,她28岁才拿到首个世锦赛女单冠军,29岁在雅典登上奥运冠军领奖台,33岁在北京奥运会上成功蝉联,而王仪涵和王适娴,一方面因为身体原因不想再坚持,一方面也因为始终没能够拿到更好的成绩则心灰意冷地离开。

  还有赵芸蕾、于洋、田卿、傅海峰这些拥有着奥运冠军头衔的名将,他们在里约奥运会后的退役让双打组也一并呈现出年轻选手迅速顶上的局面。陈清晨、贾一凡、李俊慧、刘雨辰、陈雨菲、何冰娇……这一个个在里约奥运会前一个月都还不曾知晓的名字一时间成为了中国队的绝对主力,可他们虽然也有不俗的实力,却还没有达到完全独当一面的程度,缺少了过渡期就迎头赶上,技战术能力上或许也能走到世界前列,但是心理的位置却还远远没有达到那个层面。

  在年轻人还未能真正挑起国羽大梁的时候,是需要强有力的教练团队来予以辅导和支撑,可就是在这个时候,国羽的教练班子也发生了动荡。执掌国羽帅印二十多年的李永波在去年苏迪曼杯赛前卸任总教练一职,夏煊泽和张军开始分任国羽单打组和双打组主教练,在后李永波时代,或曰后总教练时代,两名40岁左右的中壮年教练接任,没有过渡期,国羽直接被推上一个个赛场。

  每一次的失利,每一次都在好好总结,但下一次的比赛,似乎也并没有太大进展,这就是国羽的现状。林丹在本届世锦赛之后就直言不讳地表示:“之所以我们的整体实力感觉与过去有所差距,还是我们的训练方式太传统,还在延续一直以来的经验,创新不够。”的确,训练水平的高低原本就是赛场成绩最直观的反映,显然,在这一点上,中国队没有了优势。

  拿女单来说,女子打法男性化,这是至少两个奥运周期以前世界女单开始的趋势,中国女单此前是具备这样的能力的,鼎盛时期的李雪芮,速度快爆发力好,进攻颇为凌厉,伦敦奥运周期的王仪涵,也拥有舍我其谁的霸气,同期的王适娴技术细腻,是技术流的代表,那时候,中国女单的打法颇为丰富。

  但是现如今陈雨菲或者何冰娇,在比赛中偶有上佳表现,就是在于敢于进攻了,但大多数时候还是拉吊,还是在打平平稳稳的四方球。而外国选手呢,刚刚夺得世锦赛女单冠亚军的马林和辛杜都是典型男子化打法,世界第一戴资颖打球变化多速度快,而日本两名主力山口茜和奥原希望则身高还不足1米6,却都是足够能跑能去调动对手。

  而桃田贤斗为什么在目前男单领域没有对手,他进攻的时候凌厉,网前的时候细腻,自己很少会失误,中国的三大主力,林丹敌不过岁月侵袭,打法早已变成了打控制球,谌龙在场上永远四平八稳的在拉吊,石宇奇和桃田贤斗的世锦赛决赛就暴露出自己耐心不足失误多和技战术打法太单一的问题。

  南京世锦赛上还有一幕夏煊泽和何冰娇对话颇引人深思——何冰娇与西班牙名将马林的半决赛中,何冰娇抱怨观众太吵对她造成了影响,夏煊泽直接说:“观众喊,你就输掉了?你打你的球,跟观众喊你有什么关系呢?人家观众喊你怎么了?不很正常吗?前面喊不就赢了吗?多想想打对手,战术该怎么打?你以为这么容易啊。”

  而曾经的中国女将,是高崚说过自己一旦上场,眼里就只有羽毛球,就只有对手,是张宁在上场前还饱受着膝伤困扰疼的想要掉眼泪,却在上场后完全将疼痛抛在了脑后。时代毕竟不同,95后的运动员们也很难做到上一代人的坚韧,无论训练场还是比赛场,能够做到的付出也无法和曾经的前辈相比。

  在这些内因之外,中国羽毛球衰弱自然也有外因的助力,这其中便是日本队的突飞猛进。其实从里约奥运周期开始,日本队就已经开始逐步超越中国队,2014年汤杯,中国队决赛中0比3完败于日本队,2016年里约奥运会,高桥礼华/松友美佐纪为日本队夺得历史上第一枚羽毛球奥运金牌,2017年羽毛球世锦赛,奥原希望为日本女单首次拿到女单世锦赛桂冠,齐头并进的男队和女队让日本队逐步走上了巅峰。

 

  今年以来,渡边勇大和东野有纱历史性地夺得了全英赛的混双冠军,日本队在汤尤杯上斩获一冠一亚的成绩,本次世锦赛又在成绩上和中国队齐头并进,这一切,归功于日本队的十年计划。早在2004年,韩国双打名将朴柱奉接过日本队开出的百万年薪,开始执教日本队,他带来了中国和韩国的集中训练体制,逐步让日本队的公司训练化也走上了国家队的统一管理。

  和日本乒乓球一样,日本羽毛球也十分重视青少年的培养,从小学开始,就有专门的羽毛球比赛,知名企业会赞助青少年级别的多重赛事,羽协也会拨专款去提高青少年教练的待遇,国家队更是会让十几岁的中学生选手去参加国际公开赛,而在日本拿到2020年东京奥运会主办权后,日本羽协更是花钱花人力加大对于羽毛球的投入,日本队如今的成绩,不是一时的偶然,而是十年的积淀。

  7天之后的雅加达亚运会,两年之后开幕的东京奥运会,中国羽毛球队无法再说是一支“金牌之师”,在此后一个个更重要的赛场之上,国羽到底能否触底反弹,又或者最终被露出狼牙的日本队吞噬?

来源:微信公众号“体育大生意”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