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
埃塞俄比亚火山 | 一念天堂 一念地狱
来源:新华社 2017-11-26 00:00:01

 非洲的名山多是火山,气质却大不相同。有巍峨如乞力马扎罗山,冰雪纯净,让登山者心醉神迷;亦有随时可能喷发的活火山,充斥着硫磺与岩浆的景象美到让人窒息。

图片

埃塞俄比亚北部的艾塔阿雷火山(Erta Ale)属于后者。它位于非洲陆地的最低点——达纳基勒洼地(Danakil Depression,海拔-120米)。与非洲最高点乞力马扎罗山相比,达纳基勒显得低调而神秘——难以忍受的高温、落后的旅游设施与危险的地壳运动,让追求舒适的游客望而却步,只有为数不多的探险家与科学家愿意深入险地。
达纳基勒遍布火山、硫磺湖、盐山等地质奇观,地壳运动极为活跃。艾塔阿雷在当地语中意为“冒烟的山”,在过去的一百年里就曾发生过七次喷发,不断改写当地的地貌。

图片

图片


从埃塞北部城市默克莱驱车向东向南进入达纳基勒,漫山遍野的黑色岩浆岩映入眼帘,仿佛这里曾被大自然付之一炬。焦土之上如今是毒蛇、蝎子和“毒苹果”(Sodom apple)的天堂。这里的气候干燥炎热,夏季最高气温超过60度,即使在11月,下午时的温度也轻松达到40度。
以畜牧和采盐为生的阿尔法部落在此繁衍生息,骆驼商队驮着盐湖出产的盐砖穿越沙漠,一条由中国公司修建的公路则送来了更多游客,为当地经济注入新的活力。

图片

↑采盐的阿尔法人

图片

↑傍晚出发去火山前的人们和骆驼
当地向导说,从前接待的多是欧洲和日本游客,如今越来越多的中国背包客开始加入探险队伍,许多旅行社的工作人员开始学习中文,一些当地的随团厨师甚至会为中国游客烹饪中餐。
现代交通设施止步于距离火山十公里的营地。从这里开始,火山爱好者只能依靠自己的双脚(以及帮忙驮运行李的骆驼),经过四个小时的艰难跋涉,才能抵达被当地人称作“地狱之门”的火山口,一睹来自地球内部的毁灭与创世之力。由于白天太过炎热, “火山朝圣”之旅通常在夜幕降临后开始。在通往“地狱”的路上,旅行者头顶着漫天繁星,脚下曾经滚烫的岩浆早已冷却成岩,其间万籁俱寂。顶着头灯的几名中国人、日本人、巴西人、欧洲人和他们的非洲向导成了无边黑暗中仅有的几簇光点,向着山顶的大片红光缓缓汇去。

图片

火山口越来越近,狂风却忽而袭来,被热力吹胀的岩浆岩在脚下破裂、塌陷,如同满地的碎灯泡,让最后的路程变得异常艰难。但没有人敢停下匆匆的脚步,生怕一旦脱离队伍就会被身旁虎视眈眈的黑暗所吞没。一行人在午夜时分抵达火山口,开始沿着火光冲天的坑口绕圈,心怀敬畏地俯望下方十几米处的熔岩湖。

图片

“地狱之门”近观如同迷雾中的红色大海,“海浪”规律地拍打着岸边的岩石,在星空下发出阵阵涛声,很难想象这股毁天灭地的能量竟能如此安静。

图片

似是为了提醒大家身处何等险恶之地,当地向导讲起了十多年前一名日本游客在拍照时不慎掉入熔岩,尸骨无存的往事。在随时可能喷发的火山口前,生命显得虚无缥缈,死亡则更像是永恒的真理。

图片

所有敢于来到火山口的探险者都明白这个道理。由于地壳活动的不确定性,危险随时可能发生;而四小时的艰难跋涉更是证明了,一旦灾厄降临,以凡人之躯根本无法逃离。只有放下生的执念,才能欣赏到绝世美景;相反,则会堕入忧虑和恐惧的无尽折磨。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每一个到访“地狱之门”的人,都必须做出选择。

图片

达纳基勒洼地降水稀少,这里的“湖”里也多半不是什么友善的液体。

与艾塔阿雷的红色熔岩湖相比,Dallol火山的硫磺湖呈现出斑斓的色彩,但同样致命——这里的湖水是高浓度的硫酸。熔岩活动将地下水加热,以温泉的形式涌出地表,并与火山岩中的矿物质发生反应,从而形成色彩艳丽的硫磺湖。

图片

各个“汤池”由于矿物成分和水温的不同,从而呈现出红、黄、绿等不同色彩。《纽约时报》形容这里是火星一般的景象,而来自国内的“吃货”们则看出了蛋饼的色泽。

另一处被称作“黄湖”(Yellow Lake)的景观则像是翻腾的油锅。这里的湖水含有大量的油,被当地人认为是天然的护肤品,但不能饮用。黄湖周围风干的鸟兽尸体,即是误饮了有毒湖水的下场。图片

看到这里,你,想去踏上那片神奇而危险的土地吗?

图片

来源:新华社 编辑:乔金玲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