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
战争的辛酸!叙利亚姑娘发现“几乎没人来提亲了”
来源:参考消息网 2018-03-07 14:42:49

 图片

    参考消息网3月7日报道 法新社报道称,在大马士革大学,叙利亚学生努尔若有所思地看了看自己光溜溜的无名指,然后扫了一眼四周的同学。放眼望去,这里全都是女学生,一个合适的单身男青年都没有。

    30岁的努尔说,她渴望结婚——但叙利亚旷日持久的冲突意味着可能的追求者都已经纷纷移民、参军、甚至丧生了。

    “我希望有朝一日,这根手指可以戴上一枚结婚戒指。”努尔说。她要求记者使用这个化名。

    “但是,这里已经没有年轻男人了。他们好几年前就离开了。我发现这里年轻人的数量一年比一年少。”

    2011年,叙利亚爆发了大规模抗议活动,当时努尔正准备毕业,她的第一学位是经济学。

    回想当年,每周都有人去她家提亲。

    “但现在,几乎已经没人来提亲了。来的都是在我看来不太正常的结婚对象——要么已经结婚,要么年龄太大!”

    为了消磨时间,努尔选择在大马士革大学攻读第二学位——文学。

    “我没有什么事情来打发时间。没有朋友,没有情人,没有丈夫。”她把染成金色的头发拂到一边,叹了口气。

    “我害怕自己在结婚前就看见头上长出一根白发。那样的话我肯定会很绝望的。”

    在叙利亚广泛保守的社会中,女性一般都会在20多岁的时候结婚,但现在适龄男青年稀缺,这些规矩多多少少也松了一些。

    没赶上“婚姻火车”

    大马士革心理学教授萨拉姆·卡西姆说:“现在,拜这场危机所赐,一个女人在32岁的时候结婚也不会有人说她结婚晚了。”

    叙利亚战争已经造成超过34万人死亡,数千人远离家乡,上前线打仗。

    叙利亚战前2300万人口中,超过500万人已经逃离该国,甚至有更多人在国内流离失所。

    卡西姆说,这破坏了家长曾经用来为儿女找对象的社交网络。

    她说:“过去,邻居彼此都知根知底,或者很容易相互了解。但如今,家人都分散各地了。”

    一些叙利亚人创造性地通过“Skype婚”来解决这个问题:身处不同省份甚至不同国家的新娘和新郎授权第三方签署他们的结婚证,而他们则在网上交换誓言。

    31岁的尤斯拉说,她还没有结婚,这个事实让她的父母担心她会“赶不上婚姻这趟火车”。

    “我不希望你变成老姑娘。”她的母亲反复提醒着她,建议她“仔细看看周围的人,找个合适的”。

    尤斯拉在政府部门工作,是一名翻译,和努尔一样,她周围的同事基本上都是女性,要不然就是年纪比她大很多的男性,根本不能当结婚对象。

    尤斯拉瘦瘦高高的,她在接受我们采访时说:“大家都知道,叙利亚年轻人为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付出了多么大的代价。”

    她悲伤地说:“一些人移民了。还有一些人上了前线。经济上的负担让很多人根本不敢去想关于结婚的事情——当然,更不用说还有很多人在过去七年中把命都丢了。”

    最重要的是,她说战争“扩大了社会的宗派分歧”,使得拥有不同宗教背景的人更不可能友好相处。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结婚

    这场战争还导致了严重的通货膨胀,失业率一直居高不下,经济损失超过2250亿美元——这些都让37岁的菲拉斯一想到结婚就有所顾忌。

    菲拉斯在大马士革一家洗衣机修理店工作,他说:“生活成本越来越高,加上其他一些经济因素,这些都让结婚看起来像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流窜在首都外的叛乱分子还在时不时地发射炮弹,那些迫击炮弹落在了菲拉斯的店面附近,威胁着他和顾客的生命。

    菲拉斯说:“我无法规划未来,也不敢想象未来会是什么样。我日复一日地活着——天知道我的命明天还在不在。”他的耳后别着一根铅笔,即使不在店里工作时他也是这副打扮。

    “在这种情况下结婚的人都疯了吧。活得有尊严太难了,我连自己的命都不一定保得住,怎么能让我的妻子孩子过得好呢?”

    在附近的一个区,医学生蒙齐尔·卡拉斯在卧室的墙上挂了一本巨大的挂历,他把重要的日期用红圈圈了出来。

    这些日期是申请奖学金的最后期限,他需要这些钱出国留学。

    “我根本就不考虑结婚的事。婚姻需要稳定,而我决定跟着我的兄弟去德国。”26岁的卡拉斯这样说道。

    “我更应该找张机票,而不是找个老婆。”

来源:参考消息网  编辑:杨英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