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在你身边
新时代新作为|江苏要把运河建成高颜值生态长廊、高品味文化长廊、高效益经济长廊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7-12-12 00:22:29

一条河尽显江苏人文之美,记者实地探访运河四城,“申遗”后大运河价值正在放大

图片

这张老照片记录了当年无锡运河“布码头”的繁荣景象。黄建国 翻拍

        扬子晚报网12月11日讯(记者  黄建国)今年2月、6月,习近平总书记先后两次就大运河保护传承利用作出重要指示批示,赋予运河沿线地区光荣使命。

        长城和运河被人们喻为象征中华文明的双子星座,也有人将它们理解为中华民族文化根脉的阴阳两极,“一阴一阳谓之道”,有道乃生。

        大运河“申遗”成功后,其所蕴含的时代价值正在被重新发现和挖掘。扬子晚报记者从12月4日至8日随同中宣部和省委宣传部组织的“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大运河江苏段保护和文化传承大型主题采访组,先后来到大运河流经的淮安、扬州、无锡、苏州四市实地探访,切身感受到江苏的运河之美、自然之美、人文之美。

        江苏各地正在行动,决心把大运河江苏段建成高颜值的生态长廊、高品味的文化长廊、高效益的经济长廊,成为大运河文化带的样板区和示范段。

图片

闸站前面的河流就是大名鼎鼎的扬州古邗沟,是我国最早见于明确记载的运河,也是扬州城建城的象征。邵丹 摄

隋炀帝下扬州是看琼花美女吗

其实历代开凿运河都是“国家战略”

        12月6日上午,扬子晚报记者站在扬州城北黄金坝闸站顶层平台俯视古邗沟,这段长一千余米宽五六十米的河道,从不远处螺丝湾桥向东逶迤而来,看起来并不起眼。“可别小瞧了这条不起眼的小河道,它可是大运河的的源头,也是扬州建城的起点。”陪同采访的扬州市文物局技术处(运河遗产保护办)负责人孙明光告诉记者。

        “秋,吴城邗,沟通江淮。”《左传》鲁哀公九年(公元前486年)的这段记载,是中国最早载入史籍并有准确纪年的运河记载。公元前486年,扬州人也把这一年当作自己城市的诞生元年。

        夫差,扬州古城的缔造者,虽然在吴越争霸中败北,但扬州子孙后代一直把他当作永远的王崇拜纪念。记者移步黄金坝闸站北侧以夫差命名的广场,看到一尊8米多高的吴王夫差雕像屹立在广场西侧,衣着铠甲披风,左手指向前方,右手拿着一幅卷着的地图,目视远方。在黄金坝桥东北不远处,有一座青砖黛瓦的巍峨庙宇,拱形券门上方镌刻“邗沟大王庙”五个大字。这座历史可以追溯到汉代的千年古庙,也是纪念夫差的。

        走在千年古城扬州,你会不经意撞上隋炀帝、乾隆下江南的传说。“很多人认为隨炀帝开凿大运河,是为了骄奢淫逸的目的,是为了南下到扬州看琼花、看美女。其实运河的开凿在不同的关键时段,都是基于国家战略。”12月7日,运河文化研究专家、江南大学学报副主编谢光前编审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谢光前介绍,夫差开邗沟是为了调兵运粮,北上攻打齐国,称霸诸侯;隋炀帝凿通济渠和永济渠,是为了使江淮的粮食源源不断运往京师,也是为征服高丽作准备;元代忽必烈授命郭守敬截弯取直贯通京杭大运河,目的是要把江南丰盛的物产更便捷地运往大都。

 图片

淮安市投资110亿元精心打造的里运河文化长廊夜景。邵丹 摄

夫差怎么就成了财神

隋炀帝为何被戏称“物流鼻祖”

        央视《国宝档案》“大运河传奇”系列节目中有这么一个镜头:公元786年4月,都城长安粮尽,禁军因得不到犒赏酝酿哗变,唐德宗与太子相拥而泣。危难时刻,江淮转运使韩滉从扬州发运三万斛大米,在中途受阻后终于运到陕州。德宗闻听高兴得顾不上皇帝威严,扔掉皇杖就跑到东宫,对太子说:“米已至陕,吾父子得生矣!”

        这是一个有史可查的真实故事。史载唐德宗时,关中遭受蝗灾,“食草木都尽”;又遭受旱灾,“井多无水”;百姓饥寒交迫,“聚泣田亩”。京城粮食只能从江淮通过大运河调运,但安史之乱后,跋扈的藩镇经常切断大运河,阻隔漕运。最为严重的两次就发生在唐德宗建中年间:一次是淄青节度使李正已控制埇桥和涡口;一次是淮西节度使李希烈攻夺汴州。叛乱的藩镇都知道,控制了大运河,就切断了帝国的命脉。

        12月5日上午,瑟瑟寒风中,扬子晚报记者来到位于淮安市淮安区老城中心的总督漕运公署遗址,看到几十个柱础等建筑构件散落在遗址废墟上。明清时期总督漕运公暑占地约2万平方米、房213间、牌坊3座的壮观场景,只能到不远处的中国漕运博物馆中寻找了。

        很长一段时间,淮安一直是“南必得而后进取有资,北必得而后饷运无阻”的军事重镇。大运河历史文化研究专家、淮阴师范学院党委副书记顾建国告诉记者,在明清两代,漕运总督掌管着1.1万艘漕船、12万名漕兵。当时全国每年财政收入7000万两白银,5000万两是通过漕运实现的。说大运河是帝国的经济命脉,一点也不夸张。

        难怪有人戏说开凿京杭大运河的隋炀帝是“物流鼻祖”,也难怪扬州人把祭祀吴王夫差的大王庙又称作财神庙。古代民间有言:水路就是财路。

 图片

“富贵风流之地”所在的山塘历史文化街区。黄建国  摄

江南何以多“富贵风流之地”

 因为大运河带来发展重心变化

        12月8日,扬子晚报记者站在苏州“世遗点”山塘的新民桥上看到,山塘河两岸朱栏层楼,店肆林立,河中画舫穿梭,街上游人如织。这里便是曹雪芹在《红楼梦》第一回中描绘的:“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

        “运河不仅滋养了苏州这座城市,而且滋养了这片广大的江南原野,特别是古镇。”苏州文史专家、原市方志办主任徐刚毅告诉扬子晚报记者,一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他到附近的乡镇去工作,都要在平门外坐轮船。苏州沿运河几十个镇,其发展过去主要就是靠运河水上交通。明清四大绸都之一的盛泽就在运河边上,是个典型的例子。“这些古镇奠定了苏州发达的基础,苏州今天的发展还是靠乡镇、城镇一体化。”徐刚毅说。

        随着运河走向的移动,中国政治、经济、文化重心也发生变化。运河文化研究专家、江南大学学报副主编谢光前编审告诉扬子晚报记者:“在隋炀帝贯通大运河之前,中国政治经济的重心基本上是顺着黄河流域呈东西走向的,隋炀帝开凿通济渠与江南运河连接,隋唐乃至宋代,中国经济政治的中心逐渐发生着西北——东南方向的偏移,而到了元朝,随着郭守敬对大运河截弯取直,中国的战略轴线从东西向完全转换为南北向……这条大运河是南方资源滋养北方的生命线。”

        扬子晚报记者了解到,历史上享誉中外的运河沿线“四大都市”,江苏占据其三:扬州是隋唐时期都城以外最繁华的城市、明清盐运和盐商活动中心;淮安因明清时期漕运总督、河道总督驻节,是名副其实的“运河之都”;苏州是明清时期最发达的工商城市和“人间天堂”。

 图片

被誉为“江南水弄堂、运河绝版地”的无锡清名桥历史文化街区。邵丹 摄

四大名著中三部与运河有关

大运河是一条文化之河

        在大运河的重要节点淮安河下历史文化街区,吴承恩故居和沈坤状元府直线距离仅百余米。12月5日上午,扬子晚报记者徜徉其间感慨不已:房屋尚在,斯人已去。一对同窗好友,一个高中状元,贵为国子监祭酒;一个屡试不中,只做了县丞小吏。现实中不得意,吴承恩只能钻进虚幻的神魔世界写《西游记》。谁知几百年后命运反转,状元沈坤汲汲无名,而吴承恩却名垂千古。真应了那句古话:“文章草草皆千古,仕宦匆匆只十年。”

        大运河是一条文化之河。古典四大名著中三部与运河有关:《西游记》作者吴承恩是运河城市淮安人;《水浒传》写的是水泊梁山好汉,故事的展开多在运河两岸;《红楼梦》开篇在“富贵风流之地”苏州阊门,终结在江南富庶之地常州毗陵驿。

        淮安市文史专家高岱明告诉扬子晚报记者,明清时淮安有“九省通衢”之别称,是“南船北马、舍舟登陆”之地。南来北往的商贾旅人需要文化消费,说书人、写书人应运而生,这是《西游记》得以诞生的文化土壤。

        12月7日上午,扬子晚报记者在无锡中国民族工商业博物馆采访,该馆房屋是著名民族工商业家荣宗敬、荣德生兄弟创办茂新面粉厂厂房。无锡市文博专家杨建民告诉记者,无锡段运河两岸是工业遗产长廊、博物馆长廊,现在保存的工业遗产有30多处,包话荣氏等著名的六大家族。

        扬子晚报记者了解到,大运河江苏段文化遗产在运河沿线省市最为丰富: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遗产区核心面积约占全国的1/2、遗产河段长度约占全国的1/3、遗产点数量约占全国的40%。“建设大运河文化带,江苏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条件。”江苏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徐宁说。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