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在你身边
【紫鲸大讲坛】应文禄:不要拿个别超额回报项目忽悠市场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8-08-21 18:00:02
      扬子晚报网8月21日讯 很多机构认为,在一个投资组合中只要投中10%-20%,就能覆盖所有的收益。我认为这是一种错误的引导,是在放大风险做投资。投资人不应该拿个别超额回报的项目来忽悠市场,整个基金组合的项目都很好,才是真的牛。就像踢足球时,虽然梅西自己能力突出可以进球,但没有队友的配合,整个团队只能遗憾出局。
 
      我们的基金组合中没有所谓的热门项目,这和我倡导的投资文化有很大的关系,我们坚持投实体、投中小、投科技、投人才,不去追热点、不跟风。我们有自己的一套投资打法,把很多中小企业培养上市,做到几十亿甚至上百亿的市值。
 
图片
主讲嘉宾 应文禄
 
       毅达资本董事长、创始合伙人。他是财务背景出身,2000年曾主导南钢股份IPO,2005年进入江苏高科技投资集团,现在所掌管的毅达资本是家既老又新的机构。最早可追溯到1992年成立的江苏风险投资公司,这是全国最早成立的省级创投公司之一。管理规模从2014年初的48亿元扩大至2017年底的657亿元,是江苏管理规模最大的私募股权投资机构。
 
  精彩观点
 
  ●投资人不应该拿个别超额回报的项目来忽悠市场,整个基金组合的项目都很好,才是真的牛。就像踢足球,虽然梅西自己能力突出可以进球,但没有队友的配合,整个团队只能遗憾出局。
 
  ●我们规模越来越大,成为“老司机”后,反而会更加谨慎认真,努力避免犯错。做投资时你的欲望不能太强,不要冒进做自己不擅长的事。越稳健安全,你才能走得越远。
 
  ●在项目选择上,我们一直坚持寻找符合“三好标准”(好项目、好价格、好条款)的项目,不去蹭所谓的热点项目,我们也无需此类项目装点门面。
 
不去蹭热点项目,也无需此类项目装点门面
      我们规模越来越大,成为“老司机”后,反而会更加谨慎认真,努力避免犯错。做投资时你的欲望不能太强,不要冒进做自己不擅长的事。越稳健安全,你才能走得越远。
 
      我们历史上有好几个赚百倍以上的项目,但我从来不鼓励做这样的宣传,赚百倍收益不是常态,有运气的成分。我们还是希望陪伴企业从小到大,走向上市变成龙头。比如2017年,我们共有9家企业在境内实现IPO,但我们不会一直沉浸在这样的亢奋中。我的成就感主要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找到了好企业,陪伴他们成长为参天大树;二是,把团队带出来,把品牌打造好。
 
      其实80%以上超级热门项目,我都亲自谈过。但因为项目尽调开放度不够、价格超出预期,或者是条款达不到要求等因素,我们最终都没有投资。
 
      可能每家机构的风格不一样,我一直坚持认为投资还是要为LP(有限合伙人)实现财富增值。在项目选择上,我们一直坚持寻找符合“三好标准”(好项目、好价格、好条款)的项目,不去蹭所谓的热点项目,我们也无需此类项目装点门面。投资既没有教科书,更不相信神话。用工匠精神打磨好每一个项目,努力地将每一个项目做成精品才是我们要追求的。
 
      达晨、深创投和我们这些业内头部机构普遍注重价值投资,风险控制意识浓厚,比如说对行业内的基本条款都会坚守,不会简单哄抬项目估值。投资项目的时候,就怕遇到不尊重行业规律,一味哄抬估值的机构。这种机构本身可能缺乏竞争力,喜欢用高估值来影响企业家。
 
      对企业自身来说,高估值也可能是陷阱。因为估值超出了合理区间,往往对企业自己下轮融资甚至未来持续融资造成难以逾越的障碍。有些投资机构加了条款要求企业融资估值不能降,或者是企业家要面子追求高估值,最后很可能把企业害死了。
 
      最近几年不幸倒下的机构中,大部分都是这种不按套路出牌的。“坏孩子”会很容易现原形,还能募到钱吗?投的企业估值还能撑住吗?团队还留得住吗?这种简单粗暴没有灵魂的投资方式,在这轮洗牌中很容易出局。如果我们坚持做“好孩子”,这些问题会处理得更好一些。
 
用中医打法培养创投人才,一个师傅只带两三个徒弟 
       管理规模的扩大不仅是量变,对投资团队、投资理念的要求会不太一样,面临许多新挑战。我认为目前我们的人均管理规模并没有达到极限,还有进一步增长的空间,但我们也在有意控制节奏。
 
       为了与管理规模相匹配,我们在投资团队培养方面花了大量的精力。但创投行业人才培养不可能像工业产品一样复制,我们得用中医打法,一个师傅只能带两三个徒弟。我们每年会在大概几千人中选拔20人左右,然后由有经验的师傅手把手教他们如何寻找企业、访谈企业、谈投资协议。
 
      我们改革之初是6位创始合伙人,目前在VC/PE板块,我们通过内部培养的方式,晋升了10位新的合伙人,合伙人的选拔将会成为常态机制。在产业链延伸的不动产板块和并购板块,我们也从外部引入了行业中的资深专业人士。比如我们不动产板块的负责人曾经是毅达合作多年的LP,他是房地产出身,后来转型发展成为了我们的不动产板块合伙人。我们并购板块的合伙人主要来自西南证券,在并购业务上富有经验,我们也认识了十几年。人才是机构的核心资产,公司的企业文化和投资文化得到大家的认可最重要。
 
呼吁A股市场应向投资机构开放,而不是让他们绕道上市
      今年以来,有多家私募机构酝酿赴港上市是个很好的尝试,但我更想呼吁的是,A股市场向优秀的投资机构开放,而不是让他们绕道或者借壳上市。在美国市场,黑石、凯雷、KKR等老牌私募机构都已上市。
 
      我也曾是发审委的委员,知道监管机构首先顾虑的是募资用途,公司寻求上市时需要确定募集资金的用途,以及相关的可行性。但对私募机构来说,不容易确定所投的下一个项目是什么,监管部门认为这点可能不太符合发行规则。
 
       第二,私募基金的“募、投、管、退”具有周期性,如何保证每年业绩的持续增长,不出现较大的波动性,也是比较有争议的点。但我认为对于头部机构来说,它的退出方式是多元化的,还可以在其它资本市场上市或寻求并购。另外,大机构不会只靠管理费收入来支撑业绩,经过多年的沉淀,财务来源会更加丰富,包括carry(私募股权基金的核心激励机制)、服务收入、并购收入等。
 
      美国资本市场每年的并购案例远超IPO案例。我们也看到企业家认知的转变,过去企业做到三五千万净利润就想独立上市,现在IPO审核标准不断提升,不少企业家也会主动寻求并购。上半年我们发现有这种内在需求的企业家也越来越多,这就是机会所在。
 
      此外,有些机构觉得拿了政府引导基金在当地做投资,可能会降低基金的收益水平。其实实际情况可能正好相反,政府引导基金更希望扶持当地产业的发展,对利益方面没有过高的追求。所以他们往往是让利的,比如赚到carry后,把其中大部分分出来奖励给其它LP。
 
       当然,我们也是选择性地拿政府引导基金,我们通常会先把当地区域的项目全部调研一轮,了解这片土地值不值得投资,再去参与招标。我们一般在沿海沿江以及有经济发展潜能的地方参与政府引导基金的管理。我们曾中标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子基金、安徽高新毅达皖江产业发展创业投资基金等,政府引导基金在总管理规模中的占比约为10%。
 
       在美国私募股权市场,大学基金会、养老金、险资是LP的主流。但中国市场仍以个人LP、企业和政府引导基金为主,险资、社保都很少参与。政府引导基金是很重要的一股力量,而且在国家中小基金、皖江基金等政府基金的招标过程中,其实每次都有很多国内一线机构参与。目前我们的LP类型包括高净值个人、上市公司、龙头企业、险资、政府引导基金等,大部分还是机构投资者,社保基金的钱也正在接洽过程中。
 
      我们和国内优秀的母基金都有广泛的接触和沟通,我们从来不拒绝和母基金的合作,基本是拿一手的钱,并直接服务客户。另外,从IPO发行规则来看,LP结构越简单越扁平越好。(本文由毅达资本和申俊涵提供素材,有删节。徐兢整理)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徐兢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