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在你身边
【新诗风】在溧水觅到的接地气的诗歌选登
来源: 2018-09-10 17:13:31

图片

编者按:接地气,透明,生活化,正能量,是我们对诗歌的美学追求。为践行这一理念,我们决定走向社会和自然,走向诗人和广大的生命。9日,扬子晚报《诗风》诗刊、扬子晚报扬眼APP“新诗风”栏目发起组织诗人,前往南京溧水区,与该区作家协会的诗人们一起来到长乐石桥、无想山、石臼湖、凤栖山、游子山等,寻觅诗意。以下是采风所得部分诗作,在此公布,以飨诗友和同好。欢迎各地诗友邀约结伴写诗,写看得懂、有温度的诗。

图片

方述怀诗二首

[又见长乐桥]
文/方述怀

那辆吱吱呀呀的独轮车
载着祖辈们的辛劳,趟过千年
斜阳,拉长躬身推车的身影
深深车辙,诉不尽岁月悠长
岁月,写不尽古桥的沧海桑田

那落寞的古桥,卑处一隅
谁可还记得昔日的繁华喧嚣
十里长亭,商贾云集人来人往
祖辈挑粮往返,秀才儒生赶考歇脚
她温柔承受车马踏众人踩的力度
她承受着风霜雨雪,烽火硝烟
她从繁华到衰败,不惊不扰

当她的身躯淹没在杂草丛中
那搁浅后美好设想无人提及
是世道冷暖,亦是她无法言说的痛
唯有河畔杨柳不离不弃的相伴
唯有秦淮河水奔涌不停的相思
斑驳尘世,她独守一份寂寥
看尽繁华三千,守护长乐百姓

 

[从竹海大道经过]
文/方述怀

昨日,与友人怡然走上
修竹摇曳的竹海大道
荼蘼开至,层林尽染

松涛声起,幽咽传远回荡山谷
轻灵的薄雾浮动在疏枝密叶间
渲染了秋的色调

枫叶开红,野果压枝
山顶俯瞰稻穗翻滚,叠翠流金
我们那么欢欣,那么喜悦
大家和声,我们爱这浓浓的秋韵

图片

毛文文诗三首

[长乐桥]
文/毛文文

长乐桥
南京最最古老的石拱桥
走在桥上,时光慢了下来
桥面的车辙通向宋朝
河两岸的庄稼长在茶馆里、豆腐店里、包子铺和铁匠铺里……
宋、元、明、清这里有繁华的街市

官河长乐河,如今宁杭高铁从这里经过
村村通的柏油路也带你走出寂寞
水美乡村建设让你更温柔
杨柳依依,河水悠悠,两岸百业风生水起
古桥的暖赤和桥边的石屋、农耕古迹
让长乐村人民更懂历史

这是一条母亲河啊
汩汩流淌的是喂养我们的乳汁
我曾坐着船从这儿到过南京城里
我们这儿的地和大城市在一样的水平线
城乡同步发展,到处高楼林立
长乐河,母亲的河
在悠悠岁月里常驻长乐
扬帆长乐

 

[游子山遐思]
文/毛文文

二十年前拾级而上
“濑渚第一形胜”的游子山
徒步峰顶仍不气喘
年轻时看到的松林竹海
触及“晒霉”的云彩,诸神用山风和山峰
给信仰一片苍茫又一片葱绿

今天一群诗人朋友坐车
绕道而上,风景关在窗外
在午后睡意来袭时冥想
山上发生的一切
三教圣地如何相融合一

游子山不高也不矮,山脚下
坐着华东第一大石佛
装金的阿弥陀佛指给我们看
石臼湖、固城湖的烟波浩淼
山下的村庄房屋如靠岸的小舟
有些波浪和起伏
在这个秋天好像
早已平息

 

[九月,在无想山看日出]
文/毛文文

我放慢脚步,让脸颊接受秋风
让日出从山的那边喷涌而出
溧水盛产的诗人画家摄影大咖
他们站在无想山山顶
会用朝阳造句子做颜料或背景
让无想瞬间有了仙灵和眩晕

九月,又快到年底了
而我还把这秋风当春风抚摸
朝阳七彩,草木葳蕤,小径盘旋而上
群峰起伏,百鸟翔集,溪流顺势而下
在这有着禅意的无想山
懂的人,把天池作为一面镜子
把寺院的钟声装到灵魂的小匣子里
让霞光在上
命运的竹影松涛在下
此刻独享安静与博大
我们的卑微或自吹自擂
也在初升的阳光里盛放心灵的莲花

九月,在无想山看日出
有人匍匐在弯曲的石阶上怀抱蝼蚁
有人站在试剑石边自封为王
还有人用禅意的无想去梦想
灵魂可以崇高或渺小,而秋天
一定有收成。就像九月的日出
那绚烂的光芒犹如在春天
你夺目而出的激动和期望

图片

张国安诗三首

[走过长乐桥]
张国安

上午的阳光替代风雨,摩挲
一座祈福长乐的桥

历史的独轮车碾过
旧时桥面,条石横卧默默舔舐伤痕

杨柳枝拂过水面,细数当年
两岸酒肆繁华

杯子、盘子、碟子沉入河底
还有浮华的人心

丢失的木栏杆
早已被铁石取代

桥下小船犹在,已不是旧时相识

[文圣殿前]
张国安

弟子分列两厢
我从其中走出
没有子路子由的智慧
更应该倾听先哲的点化

高大。在上。拒绝心灵的矮小
教化。悠远。泽被绵绵后世
鼓楼传响一座大山的宁静致远
晒霉日,远离菌斑
普照阳光

 

[天池无波]
张国安

所有的事物在这里静止
一棵树,一只白鹭,一个人

时间定格在晌午
阳光明亮而不刺眼

水中菖蒲无语
白条鱼知道我心底的波澜
也不说

图片

刘四清诗三首

[走在游子山上]
文/刘四清

山无声。而风
吹过竹海松林的声音
是一曲曲摇滚震撼河山
山岗上、岩石下点缀的花草和
山谷里水溪的流潺
将心中瑰丽与大自然的奇美交融

注满阳光的风,唤醒
承载期盼和执着的翅膀
钟爱或拥抱眼前翠竹
将纷扰琐事顺着竹身, 排遣竹梢之上
山峦伏起 灵气的峭岩上松柏苍翠
一只斜飞的红隼鸟
在将身心的芜杂释怀空旷
喜乐的眼晴,在追逐丰盛韵律
在看透, 叠加树叶上难解的细语
竹林,屏蔽了红尘喧闹
天穹,不朽的鸟语在撕碎乌云 燃烧成
银河里的梦境奇幻
苍白时间里,明净的心
顺着松涛方向 注满音乐

 

[走过长乐桥]
文/刘四清

我们的目光
落在错落有致的古朴素雅
远山,旷野,溪河,古桥,
忽远忽近又徐徐打开
豁然开朗又意境悠远

我们的双足
落在千年古桥上
落在独轮车深凹的痕迹上
轻叩时光岁月,依稀时空穿越
听到古驿道的人沸马嘶
十里长乐街的繁华,酒肆,茶馆的喧闹
如今长乐桥,烙上了斑斑驳驳的历史的印记
隐含了越来越浓厚的诗意

 

[再游石臼湖]
文/刘四清

清风掠过水面,白鹭群飞
在彩云下翱翔。思绪
犁开镜面,仿若一尾鳜鱼
游着,游着,便妙笔生花
唤醒陷入湖天一色的绝美画卷

淼淼碧波,蟹肥鱼美,自然成飞禽天堂;
而声音,或色彩,模样清秀
在眉目之间,在一杯湖水的静雅里
让人不知不觉身心愉快,野趣幽长

洁白的天鹅,潮汐与波纹混为一谈
感“湖与元气连,风波浩难止”
用谦逊和丰盈,来丈量清澈与博大

图片

吟梅诗二首

[游子山的风]
文/吟梅

我来游子山,与你隔了两千年
乡愁和圣洁,风中遇见
观世音宝瓶里的莲花露水,点洒额前
遍插的茱萸,繁茂着思念
一群虔诚的子弟,一招一式,运转乾坤

这一缕风,走走停停
从春到夏,从古到今
从你到我
如今在一树一树的紫荆花间
停歇

 

[与无想山上一棵古柏对视]
文/吟梅

蓝天下的你,伟岸巍峨
我佩服自己,勇敢与你对视
眼里刚刚长大的一只白鹤
飞去你的枝头

拾级而上,每一步都是在登云梯
韩熙载的,读书人的、砍柴人的
足音回响,刻着倏忽千年
我不过是风里飘过的一粒尘埃

与你深情对视的时候
我打开一把绿伞
所有的烦忧都被挡在伞外
“就是这样的!”我知道
“无想”如此简单
禅意也可如水清浅

图片

束向红诗三首

[探长乐桥]
文/束向红

肤色斑驳,眼窝凹陷
沧桑的泪,流淌成桥下的小河

1400多年的风雨
把长乐呼唤。龟趺碑座
亦有无声的倾诉

今天,阳光灿烂
南风柔软。坚实的桥面
已告诉我:长乐不是传说

 

[过竹海大道]
文/束向红

云被抛远,天被举高
车在无边的竹海中
跌荡,飘摇

又何止九九八十一弯
再无想法,哪堪
如此这般缠绕?

好在,沿途中
不断接受传经布道

 

[访天池]
文/束向红

究竟汇集了多少波光云影
一泓水,才会如此清澈

妆镜犹在,龙女没了踪迹
淹不沉的灰堆
真的是神奇

孕育,并滋润着幸福
这连天之池,到底
充盈了多少帝王之气?

图片

龚学明诗三首

[上无想山随感]
文/龚学明

一个夏天的暑热和浮躁
心有余悸
在不意中登上无想山
留有一半的俗世

无想比冥想更进一步
韩熙载挂冠在山风中读书
清泉也曾洗涤功名之心
“无想景幽远”
生命的远处尚无灯火中的夜宴

我们也都为过客
比古人更易在无想中进出
现代的笑语穿过篁林
将清冷脱俗的品格遽速
留在身后

我保证:在山顶的小天池前
我是沉静的;我爱这透明的水
爱居于人间的高处
爱其来历不明,去处无影

我的心中仍有忧虑和无忌
也有二三个小僧
上下百级台阶,汲水后
不忘清扫落叶,打坐

 

[长乐桥]
文/龚学明

溧水诗人方述怀生于长乐村
他携我们去看大名鼎鼎的
长乐桥
村里村外,桥上桥下
阳光铺满,历史寂静

述怀方园的脸上写着宽厚仁义
像是1400年岁的长乐桥的
延续:他南宋时的先人不再开腔
而留下的这座三孔石拱桥
让历史的破坏者无奈

我们怎比得上一座石桥
社会也是:曾经的官道上的繁华
驿站,寺宇,长亭和传说
专门用于毁灭的战火

顽强如巨人的骨骼。
在现在的柔软的猜想里。
所有的目光都是依偎
包括柳条,小船,仓促不安的浮萍
短暂而笃诚的拜访

 

[遐想凤栖山]
文/龚学明

滩渚上的白鸟
难辨是白鹭还是天鹅
如此动静相宜
静中凤栖山,静得多苍幽

烟波浩渺啊
下午的石臼湖博大宏深
如果没有风和阳光
我们要平和一些

山下鼎沸,庙会阻我通路
李白来过,怀念一个友人。
我们只好折返
传说中的凤凰和诸多旧事
我们总想走进
又担心走不回来

诗人刘四清说,我们去找农家乐
于是在饮水河中看到
被光镀亮的菱叶;
走走停停,养蟹的池塘像镜子
自从进入对凤栖山的遐想
我们像丢失自己贫乏的
名字
 

策划整理:龚学明 编辑:杨婷

来源:扬子晚报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