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
大人呼呼大睡婴儿却被晾脚头 背后的真相令人吃惊
2017-09-25 23:08:27

 图片

同次列车破俩贩婴案是巧合女婴被乘警成功解救

图片
同次列车破俩贩婴案是巧合犯罪嫌疑人中的“父亲”被抓获

  父母在列车上盖好被子暖暖和和大睡,却把婴儿放置脚边而且没给盖好被子,这个发生在火车上的“婴儿晾脚头”的可疑场景和前些天网络上火爆的“凉水冲奶粉”的贩婴案有着惊人的相似。相似的场景竟然都发生在K870次成都开往郑州的列车上。破获这起案件的郑州乘警支队七大队乘警王永健和发现“凉水冲奶粉”的乘警刘瑞国一样,只因为在巡视的过程中多看了婴儿一眼,就观察到嫌疑人的异常行为,随后根据眼前的几个细节识破了贩婴嫌疑人,扭转了一名出生30多天婴儿的命运。

细节 父母盖被熟睡 婴儿脚边受凉

  8月30日, K870次列车的乘警王永健一如平常地对车厢中的旅客状态、消防等方面进行检查。当他走到硬卧14号车厢时,看到9号中铺上一个女人盖着被子呼呼大睡,而她脚边靠车窗的位置放着一个熟睡的婴儿,身上盖的包被把孩子包得严实,但脖子等身体部位裸露在外,并且可以看到婴儿穿着一件很单薄的连体内衣,奶渍遍布,像是很久没有换。

  如果是正常的父母都会把孩子当宝贝一样放在身边,生怕孩子着凉。这位“母亲”显然有点可疑。想到前些天同事在这趟列车上查获了一起贩婴案,王永健加强了警惕。

  随后王永健便找车厢乘务员问有没有发现这个女人有什么异常。乘务员告诉他,这个女人和丈夫一起上的车,在上车检查车票时,她看到女人手中抱着一样东西,便拿手掀开,看到里面有一个熟睡的婴儿。很明显,这个女人有掩饰孩子的倾向。但考虑到证据不足,这时质问这对夫妻还不到时候,王永健和同事便开始暗中观察。

盘查 村长确认“母亲”没怀孕

  据王永健观察,这对夫妻皮肤偏黑,双手也是粗糙黝黑,他们从成都上车后,除了上厕所,就一直待在床铺上,很少和其他乘客交流。男人很少关心婴儿,女人为婴儿换了七八片尿不湿,扔在床尾的口袋里,口袋还散发着臭味。孩子哭的时候女人会用奶瓶喂奶,夫妻俩的行为与正常父母的行为颇不同,更加深了王永健的怀疑。

  8月31日9点左右,王永健和列车长、乘务员一起,询问、盘查这对夫妻。查验身份证后,得知男的39岁,女的38岁,都是四川凉山人。

  夫妻俩称要去山东打工,但是随身的背包里只有半袋奶粉、几片尿不湿、一些食品,其中还有几包药品。

  夫妻俩都表示他们已经生育过3个孩子,这个婴儿也是自己亲生的,因为孩子太多所以并不太宠爱手中的这个婴儿……但是既然出远门打工却没有给孩子带换洗衣物,这显然不合常理。

  王永健和同事把夫妻俩的身份证信息报告给大队,警察根据他们的信息找到夫妻所在村的村长。村长表示,这对夫妻约一个月前外出打工,女人近期没有怀孕生子迹象。

  最终,男子承认孩子并非他们亲生,婴儿是有人花钱在当地买来的,他们送婴儿到山东是受人所托,并以此赚取8000元运输费。目前,案件正在侦查当中。

对话
对带小孩的乘客格外留意

  法制晚报记者:乘警一般会通过哪些办法侦破案子?

  王永健:乘警会在正常巡视、检查工作中,根据多年经验和知识,观察旅客的神色、行迹,判断对方是否存在犯罪行为。在侦查过程中,如果对方的确存在犯罪嫌疑,就会进一步审查。

  法制晚报记者:您和破获“凉水冲奶粉”贩婴案的乘警刘瑞国认识吗?平日里同事之间有交流吗?

  王永健:我们都认识,有时会在一起交流工作经验和心得体会,但我们和他不在一个警组。

  法制晚报记者:乘警刘瑞国破获贩婴案后对你有什么启示?之后大队有没有加强这方面的培训?

  王永健:他破案之后我们私下也交流过,大队在开会学习时也告诉我们,对车厢内带小孩的乘客要多加注意,注意观察一些细节,有什么异常的表现要多加留意。

  法制晚报记者:你们平日里培训的内容有哪些?

  王永健:培训的内容很多,不仅仅是拐卖婴儿这一块儿。我们乘警在列车上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刑事上的、治安上的还有消防方面等很多问题都可能遇到,培训的内容这些问题都会涉及。大家在一起交流学习,各自再结合自己工作运行的路线、环境和新问题,有针对性地进行工作。

  时间一长,我们对犯罪动态就有了一定的了解,不管是贩毒、拐婴也好,在我们的脑子里都有印象,所以对工作区域贩毒、拐婴案的流向是有一定了解的。

  法制晚报记者:一月内在同一车次列车上破获两起贩婴案是巧合吗?你们支队之前是否也破获过拐卖儿童案件?

  王永健:我们单位在几年前破获的拐卖案件相对还多一些,但这几年其实已经少了很多,但是我觉得近期破获的这两个案子没有什么直接关联。

  法制晚报记者:您维护铁路安全工作这么久,有没有一件案子令您特别难忘?

  列车开动后,我和同事们漫无目的地寻找。当我核实乘客车票信息时,发现一名乘客的车票和他的车厢不符,觉得这个人很可疑,就将这名乘客带到车厢乘务员那里。

  我们在那名乘客随身携带的包里只搜出一些随身携带的物品,并无异常。

  我又在嫌疑人身上仔细搜查,当我碰到其裆部时,发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我又摸了一次,确认里面是携带的物品。后来查实,那人用宽松外裤作掩饰,在自己内裤上缝了一大包海洛因。

陌生人给的食物不要接受

  法制晚报记者:您对旅客乘车安全有哪些建议?

  王永健:要保护好自身人身和财产安全!建议大家在旅行时,一定要把行李物品,特别是电脑、手机、钱包等贵重物品放到能够触摸到、能看到的地方,不能把它放到背后,或者行李架、衣帽钩上就不管了。火车上很多盗窃案都是在乘客熟睡或者注意力不集中的时候发生的。其次,陌生人的食物、饮料、香烟不要轻易接受。

  再次,如果在乘车过程中发现可疑人员,又不便用语言大声表示自己处于危险之中,可以通过短信、微信、纸条或者联系乘务人员等方式报警,尽量保障好自己的人身安全。

  法制晚报记者:您从事铁路安全工作多长时间了?

  王永健:我今年40多岁了,刚刚开始工作时就在铁路上,已经工作了20年左右了吧。

  法制晚报记者:有过多年乘警工作经历,您自己怎么看待乘警这份工作?

  王永健:我们这个职业打击犯罪、保护正义,这个才是我们把这份工作干好的动力。像我这样的人民警察,在咱们国家太多了,年轻的、年纪大的都有,先进的、典型的榜样太多了。我们要为人民群众营造更加安全的环境,要尽力把工作做好。来源:法制晚报 编辑:乔金玲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