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
一个盲人“西行漫记”:从北京40天徒步到西安
2017-09-29 08:30:38

图片

  夕阳下赶路的曹晟康。吴凡/摄

  9月20日晚10点,喀什机场有一些寒意。盲人曹晟康手执盲杖,摸着栏杆,缓缓走下飞机舷梯。

  在圆满完成从北京到西安的徒步旅行后,他又一次出发了,开始他寻访“一带一路”的第二段旅程。

  “今年的梦想一定要在今年完成!”

  曹晟康计划在春节前完成西安到新疆喀什4700余公里的旅程。全程以徒步为主,遇到特殊情况再搭车。

  原定的线路是从西安到喀什,但因为已经入秋,基于对新疆天气、路况的细致分析后,曹晟康决定逆行,从喀什到西安。

  他多么渴望有人能够在这段旅途中,为他讲述远方的平原、深谷、山川及河流的景色。遗憾的是,他未能找到同行的志愿者。

  过去的5年,曹晟康走过全球6大洲34个国家,并在2016年成功登顶“非洲屋脊”乞力马扎罗山。在战胜了一个又一个的“不可能”后,他的新目标是:用两年的时间寻访“一带一路”沿线,用心去感受一路的风景。

  出发前,曹晟康在他的手机中安装了徒步旅行软件,并设定好路线。他选择的是“丝绸之路经济带”中西北方向的线路,从北京出发,经过西安、新疆喀什、阿富汗、哈萨克斯坦、匈牙利,最后到达魅力之都巴黎。

  北京到西安,是曹晟康的“一带一路”徒步的首段旅程,全程1100多公里,穿越河北、山西、陕西3省40多个市县。2017年8月27日,曹晟康抵达西安。这一路走了40天,手机App显示,他走了超过135万步。

  2017年5月,曹晟康在收听新闻时得知,北京正在举办“一带一路”高峰论坛,一个念头从他脑中闪过。“沿着线路,探寻古人走过的足迹,也是很有意义的经历。”这位把环游世界作为梦想的盲人踏上了征程。

  为了不让年迈的父母担心,曹晟康悄悄地出发了。“你图什么?又很危险!”半个月后,电话那头,曹晟康听到母亲担心又不解的质问。

  2017年7月19日上午,曹晟康和志愿者吴凡从河北省涿州市琉璃河检查站出发,一对盲杖,一副墨镜,一个大背包,是曹晟康的全部家当。

  出发前,曹晟康在微博中招募志愿者,但他无力支付同行者的费用,这让许多人打了“退堂鼓”。

  曾与曹晟康一起跑步和攀岩的吴凡,是北京外国语大学的一名学生。尽管两人只有几面之缘,但吴凡一直被曹晟康的励志故事所感动。“我想陪曹老师一起走这段旅程,保证他的安全,并帮助他实现梦想,对我自己来说也是一个磨练自己的机会。”吴凡说。

  曹晟康拿出全部积蓄,带上某盲人软件公司的赞助和朋友们的支援,与吴凡肩并肩出发了。

  出发3天后,曹晟康的脚上就磨出了很多大水泡。紧接着,他发现自己的大腿根也磨破了。“如果不挑破这些水泡,第二天就没法走路,挑破后,晚上又疼得睡不着。”曹晟康只能咬着牙,忍着痛,让吴凡给自己挑水泡。

  “我150斤的体重,加上30多斤重的背包,脚上水泡的伤口实在太疼了,为了减轻疼痛,我只能加快步伐,减少与石子接触的时间。”曹晟康说。疼痛难忍时,他就为自己加油鼓劲儿,每天保持行进25公里。

  出发后第5天,一场瓢泼大雨突然而至,曹晟康被雨水淋得浑身打冷颤,鞋子里灌满了雨水,受伤的脚更疼了。

  “吴凡,加油,我估摸着快到落脚点了。” 曹晟康鼓励着身边的志愿者。

  在河北省石家庄市井陉县,曹晟康和吴凡沿着盘山公路在太行山脉间穿行,此时已是他们出发后的第12天。

  狭窄的盘山公路,留给两人行进的空间非常小。左边是呼啸而过的大卡车,右侧是近一米深的排水沟。原本计划并排走的俩人,改为吴凡在前面走,为曹晟康排除障碍物。

  骄阳似火,干涩的空气中,不绝于耳的鸣笛声在两个人的耳旁响起。忽然,吴凡听到曹晟康“哎哟”一声,回头发现曹晟康摔倒在排水沟里,他却像没事儿似的说:“盲杖拄空了,重心不稳,收都收不回来!” 吴凡急忙跑过去抓曹晟康的胳膊,想拉他起来,“谢谢,我自己能爬起来!”爬起来后,曹晟康强忍着膝盖扭伤的剧痛,撑着盲杖继续前行。细心的吴凡从他那故作镇定的脸上捕捉到一丝沮丧。

  走过了盘山公路,两人行走在通往阳泉市区的一条公路上,路边尘土飞扬,每次有大卡车经过时,卷起的烟尘在空中弥漫,灰尘和沙砾落满他们的衣服和头发,只能屏住呼吸,继续前行。

  每日的行进中,与烈日、风雨、伤痛、尘土相伴的,还有饥饿。有时,一路没有餐馆,等到发现路边有餐馆时,已是下午3点。

  第16天,离开山西省晋中市寿阳县城,他们深入到一片丘陵地带。黄褐色的土丘连绵不绝,形态各异,路上鲜有车辆经过,带给他们一份久违的宁静。曹晟康听着吴凡的描述,似乎也感受到了周围的美景,激动地唱起了歌:“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大风从坡上刮过,不管是东南风……”唱到动情处,曹晟康还忍不住举起手中的盲杖朝天挥舞。

  在山西的太谷县,两人穿行于太谷老城之间,追寻晋商的足迹。曹晟康抚摸青砖黛瓦,用触觉感受着历史的纹理。在老宅的木柱、斑驳的石墙中,他似乎“窥”得了当年的雕梁画栋。在老城里的吆喝声中,他想象着从前车马喧嚣、商贾云集的画面。

  第30天,走在汾河大桥上,听着潺潺的河水声,曹晟康兴致勃发,对吴凡讲起了自己35岁时首次出国时的经历。

  2012年4月,他首次踏出国门,历时24天,只身穿越柬埔寨、泰国、越南和老挝。

  在越南的漂流船上,听着耳边传来的哗哗水声,曹晟康很想知道河水是什么样子。同船一个懂汉语的人告诉他,河水的颜色是清澈的。

  “清澈是什么样子的?”曹晟康问。“就像玻璃那种透明。”“玻璃的透明是怎样的?”

  没办法,那人只好抓起曹晟康的右手,放进河水里。“这就是透明!”

  曹晟康仔细地感受着,脑子里想象着各种画面,并用自己的方式理解了什么是透明:透明就是自己看不到的风景,透明就是每一个帮助他的人的那颗温暖的心。

  在老挝,他用仅会的几句英语问路,当地人告诉他往南走。他根本不知道南是哪个方位,试着往前走了几步,当地人“NO、NO”地拦住了,拉着他的导盲杖拐了几个弯放下,“Yes, Yes”。

  每次想要搭车时,曹晟康就站在路边,伸着大拇指,用蹩脚的英语喊着“Hitchhike,Free, No money(没钱,免费搭车)!”总会有车停下来把他送到目的地。

  两眼看不见,语言又不通,“双盲”的曹晟康在异国寸步难行。衣食住行只能靠打手势。

  “想找旅馆睡觉,就打呼噜,想吃饭就吧唧嘴。”这是他在旅行中总结出的最好用的交流方式。

  每逢过马路的时候,总会有好心人帮他一把,作为回报,他有时会在马路边帮别人揉揉腰背。

  “我看不见风景,但能感受到人心。这也是我不断行走、挑战自我的原因。”曹晟康说。

  曹晟康也曾有过一双明眸。8岁那年,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让他变成一名盲童,他日益自卑与消沉。14岁到18岁期间,他曾多次离家出走。在宁波,他睡过天桥,被人用刀抵住腰部抢劫。他还被人骗到东莞的建筑工地上打了几个月黑工,后来自己逃了出来。从19岁起,他开始从事盲人按摩。2011年,34岁的曹晟康从收音机里听到一个叫翟墨的人,独自驾着帆船完成了环球航行。这种传奇的人生令曹晟康心生向往。“这个世界还有许多美好,我凭借耳朵、知觉也一样能感受到”。

  2013年,他游览印度,成功横跨美国10个州;2014年,他在澳洲工作并旅行了3个月,又在秋天用一个月完成欧洲之旅,游览了法国、比利时、卢森堡等国;2015年,他游览墨西哥、智利;2016年,他前往非洲,在向导的带领下成功登顶乞力马扎罗山。

  “我终于登顶了!”登上乞力马扎罗山山顶,曹晟康用手摸着山顶的标识木架,尽管看不到木架的颜色和形状,但他想能够丈量一下架子的高度也行。“够不着的时候就用那个盲杖。对于眼睛正常的人来说是看一看,而我完全是在脑海里勾画。”每次提起此事,曹晟康都会觉得意犹未尽。

  “敢于走出第一步,就会有第二步。”在不断自我挑战中,曹晟康内心的自卑和压抑已渐渐消失,环游世界的梦想也随着他的两根导盲杖在世界地图上慢慢点亮。

  一路上,他感动着路人,路人也鼓励着他。这次西行之路上,一位卖西瓜的河南大姐听说曹晟康是从北京徒步走过来的,用难以置信的表情注视着曹晟康。

  “我觉得你们真了不起,我有个17岁的孩子,真希望他能像你们这样坚强。”大姐想用她的西瓜车帮曹晟康和吴凡拉行李,曹晟康谢绝了。

  曹晟康说:“人生来不得半点掺假,你若帮我拉了行李,那我这徒步就没啥意思了。”

  旅途中,曹晟康还带着吴凡一起捡垃圾,向路人宣传环保理念。在他看来,不光要徒步旅行,还得力所能及地做些什么。

  尽管旅途艰辛,但曹晟康和吴凡不放过任何一个他们可捡的塑料垃圾。尤其在车多的路段,为保证安全,吴凡在捡垃圾的时候都要提前观察。北京到西安的旅途中,两人共捡了1000多个矿泉水瓶。

  沿途不乏质疑的声音:你们图个啥?环保组织给你们多少钱了?

  “一分钱都没给我,也没人要求我这样去做!”曹晟康总是笑呵呵地回应。

  在小饭馆吃早餐,一位食客好奇地问他们背着大包出来干什么的。在他们介绍了自己的经历后,这位食客说,“你们是有钱和时间没处花了,吃饱了撑的。”两人只能无奈地笑笑。

  曹晟康说:“其实不被理解才是最难走的一段路,但习惯了、想通了也就觉得没什么。每个人的角度不同,再说毕竟萍水相逢、了解不多。”

  “曹老师,你快看!今天的天好蓝啊,这里的山真是太壮观了!”每次眼前出现迷人的风景时,吴凡激动起来,就忘了曹晟康是盲人。曹晟康总笑着回应,“我看不见它们,就让它们看看我吧。”

  一路走来,呼啸开过的列车、从车窗递出的矿泉水、村庄里此起彼伏的狗吠、盲杖摩擦地面的沙沙声,还有吴凡“不要并排”“注意安全”的不断提醒声,都被曹晟康一一记下。

  2017年8月27日,抵达西安大雁塔南广场,曹晟康给了吴凡一个大大的拥抱。这一刻,40天的坚持终于有了交代。

  “我以行动证明了盲人旅行并非天方夜谭。”曹晟康的声音有些颤抖,“虽然看不见风景,但是我在路上,本身就是一道独特的风景”。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李燕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