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
古人和我们赏花大不同!文艺范儿满格!
来源:新华网 2018-03-04 14:39:54

  赏花,自古以来就是春天里的一大美事,可你知道吗?古人赏花和我们可是大有区别,不仅追求多形式、多层次的美的享受,更追求心灵上的感受。比如曲赏、酒赏、香赏、琴赏、茗赏等形式,还会观花之“色”、闻花之“香”、品花之“姿”、赏花之“韵”……不禁感叹,赏花,还是古人会玩,这文艺范儿简直满格啊!

图片

  清代马逸作品《国色天香图》,图中牡丹盛开,旁边还有兰花一丛。

  古人赏花花样多

  曲赏:赏花咏歌,为唐代所好。以新编的曲子与脱俗的诗词对花吟咏,使视觉与听觉都尽情享受,相得益彰。

  【酒赏】赏花饮酒源自唐代,一面饮醇香美酒,一面赏花尽兴。想象一下,边赏花边小酌,是不是有点天人合一、物我两忘的神会效果?

  【香赏】插花燃香源自五代韩熙载,他认为“对花焚香,有风味相和其妙不可言者:木犀宜龙胆、酴麋(蔷薇的一种)宜沉木、兰宜四绝,含笑宜麝,詹匐宜檀”,是为“五宜”。

  【琴赏】琴是古代文人四艺之首,用以怡情养性。对花抚琴要琴与花配。文人花可配以七弦、阮咸等乐器,宫廷花则管弦交响,这清风美韵,请闭上眼睛自行体会!

  【茗赏】观花品茗在宋代已流行。宋代将“插花、点茶、焚香、挂画”合称生活四艺。古书上常见插花品茗的画面,只是到了明代更加巧妙结合而已。

图片

  清代邹一桂作品《桃花图》,图中桃树繁花压枝,竞相吐艳。

  古人赏花四大招

  古人赏花首先是看花之色。明代袁宏道在《瓶史·品第》中称:“故知色之绝者,蛾眉未免俯首,物之尤者,出乎其类。”什么样的花色最为绝美?古人以一个“艳”字做了概括。在春天,花之艳是红色,“万紫千红总是春”,乱花迷的就是你的眼!

  古人闻花看重“香”,所谓的“国色天香”,缺一不可。春有梅香,夏有荷香,秋有桂香,冬有瑞香……花之香至极品,古人则称为“天香”,如唐代中书舍人李正封的名句:“天香夜染衣,国色朝酣酒”,写的是牡丹花香;唐诗人宋之问诗句:“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写的是桂花香。

  赏花除了色与香,还要看花之风姿,用清代画家松年的观点来说,叫“花以形势为第一”。花姿与花色一样,可以“养眼”。美的花姿可以弥补晚开的遗憾,明代陈道复《题秋海棠》诗句即称:“翠叶纷披花满枝,风前袅袅学低垂。墙根昨日开无数,谁说秋来少艳姿。”

  另外,古人认为,“不清花韵,难入高雅之境”。花韵可以“养心”“怡神”。虽看不见,摸不着,但能感觉到。常见花卉之韵,古人都有说法:梅标清骨,桃有羞靥,李谢浓妆,杏娇疏雨,菊傲严霜,兰挺幽芳;水仙冰肌玉骨,牡丹国色天香,丹桂飘香月窟,百合如意安康……这一套套的形容,是不是妙不可言?

图片

  宋代郑思肖《墨兰图》(局部)

  讲时令古人赏花选“良辰”

  在清代屠本畯编的《瓶史月表》中,所列各月花事更详细。如眼下的春光初俏之时的“花盟主:牡丹、滇茶、兰花、碧桃;花客卿:川鹃、梨花、木香、紫荆;花使令:木笔、蔷薇、谢豹、丁香、七姊妹、郁李、长春。”

  除了花期,赏花还要选择“良辰”,有良辰才有“美景”。同一种花卉在不同的时间段欣赏,所得感受完全不同。另外,赏花的地点也要选好,胜地不一定有胜景。如看桃花,清人李渔便认为不应去名园:“惟乡村和篱落之间,牧童樵叟所居之地,能富有之。”李渔建议:“欲看桃花者,必策蹇郊行,听其所至。”虽然带着点小矫情,但是意境确实非常醉人啊!

图片

  明代周淑禧作品《茶花幽禽图》(局部),图中花枝倒挂,弯曲有致,以姿胜出。

  古人赏花吃什么?

  我们出去春游往往带上便当美食,那么古人赏花出游吃什么?想象一下这样的场景:文人雅士们吃冷餐或者带着锅碗瓢盆自己做,是不是有点太low了?可以说,“贫穷”限制了你的想象力,古人出游赏花可是带“私厨”的!

  清代沈复写过一本书叫《浮生六记》,里头记载,当时苏城有想赏花的文人,想出了一个完美的点子来解决远游饮食问题:他们请一个卖馄饨的一起春游。

  据说,那时挑着担子卖馄饨的小贩都是现煮现卖。于是大概情景是这样的:文人们一边赏花吟诗,小贩们一边支锅点火准备做饭。虽然画风略显违和,但这种办法,既成全了文人雅士们赏花的乐趣,小贩的馄饨也卖出去了,想来也算两全其美。

  总之,不管怎么赏花、去哪儿赏花,“看”固然是目的之一,但其中也寄托了人们美好的心愿。借花言事、咏花抒怀,多少与之有关的诗句美文流传至今,仍然令人回味无穷。

  来源:新华网      编辑:江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