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
感动!花季少女“割皮救父”,小小年纪扛起养家重任
来源:中新社微信公众号 2018-05-04 20:28:58

  2012年5月,刚过完18岁生日不久的山西省临汾市蒲县一村庄的花季少女王慧,很快就要迎来人生的第一次高考。当时,既紧张又充满期待的她,已经拿到播音主持合格证,只要文化课高考分数线达标,她就可以去自己喜欢的学校、读自己喜欢的专业。

  然而,就在王慧离实现自己的梦想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梦碎了。
图片
刘小红 摄

一个五口之家,原以为会一直幸福下去

  这一切都源于她家的一场意外爆炸。

  其实,王慧全家虽都在农村生活,但家庭经济条件还是非常不错的。王惠父母买了一辆大卡车跑运输,夫妻两人勤劳肯吃苦,因此收入比较可观;为了改善生活,他父亲在早些年就购买了一辆轿车代步,只要有闲暇时间,王慧父亲就带着全家兜风玩乐,日子过得很是惬意。

  王慧父母由于跑长途运输,经常不在家,因此她和弟弟妹妹从小就在市里寄宿学校上学。王慧傲娇地回忆说,上高中那会,自己每个月的生活费是400块,“我们班生活费能达到400块人寥寥无几。”

  然而,天意弄人。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快乐无忧一直生活下去的王慧,却在18岁那年,受尽苦楚。

一场意外爆炸,花季少女“割皮救父”

  2012年5月底,王慧的父母在家中因不慎引爆汽油导致爆炸,二人同时被烧伤,王慧父亲达到特重度烧伤,面积近90%,王慧母亲虽只有30%,但脸上烧伤尤为严重。

  事情发生两天后,在校感冒想回家休养几天的王慧一进家门,就被眼前被炸得七零八碎、到处漆黑一片的家吓懵了。打听过后,王慧匆匆赶往当地医院,看到几乎被烧焦的父母,她既害怕又心疼。她说:“第一眼看到爸爸,根本认不出来。”

  由于王慧父亲烧伤严重,进医院实施抢救时,医院就下发了病危通知单,在这份沉甸甸的单子上,年仅18岁的王慧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那刻的她,太害怕失去这个疼爱自己的父亲。幸运的是,王慧的父亲挺过了这一关。

  2012年高考首日,是王慧父亲入院后的第一次手术,医院再次下发病危通知单。此时的王慧,毫不犹豫放弃高考,在手术室外守候着父亲。幸运之神再次降临,王慧父亲再次战胜死神,活了过来。

  谈及自己与父亲第一次手术后的对话,王慧哽咽了,她说:“因为伤的太重,我爸爸已经没有痛感了,所以他一直以为自己伤的并不重,当我问他疼不疼的时候,他说不疼。”听到父亲这样说,王慧第一次悄悄躲起来痛哭。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治疗一直在持续,王慧一直留在医院照顾双亲,医疗花费也越来越多。王慧说,烧伤后最重要、最费钱的治疗就是植皮,父母的治疗不仅花光家里积蓄,就连把家里唯一值钱的大卡车变卖后所得的钱也花的所剩无几。

  到了9月,王慧母亲的伤势已有所好转,而其父亲由于烧伤面积过大,右腿出现水肿,产生并发症深静脉血栓。当地医院面对此患者已经束手无策,建议转院治疗。

  在此情况下,王慧母亲出院,住进了王慧舅舅家;而年仅18岁的王慧,带着仅有的5、6万块钱,独自一人带着父亲奔赴太原治疗,几经周折住进了太原解放军264医院。王慧平静地回忆着第一次见父亲主治医生的情景:“当时医生很惊讶,觉得怎么就我一个小姑娘带着我爸爸来医院治疗。”

  王慧父亲再次住院后,医生告诉王慧,她父亲虽然经历了5次植皮手术,但身上仍有15%的伤口没有愈合,还需要植皮,但其自身的皮肤已经无法满足植皮需求,只能通过花钱买,或者是亲属植皮,才能救治病人。

  考虑到经济不宽裕,且母亲看病还需要花钱的情况下,王慧跟医生提议,把自己头部的皮肤植给父亲。尽管医生再三告诉王慧,植皮过程不仅疼痛难忍,且割皮后的头部有可能再也长不出头发了。尽管如此,王慧依然坚持自己的想法,“只要能让父亲好起来,自己做什么都是值得的,”王慧说。
图片
刘小红 摄

  医院最终确定方案,取王慧头上易生长部位的2%的皮肤,植给她父亲,王慧父亲的手术再次成功。此间,让人最为动容的是,王慧的这个决定,没跟任何人商量,直到他父亲看到光头的女儿才知道,自己的心肝宝贝居然割自己的皮救自己。

  到了年底,王慧父亲出院了。接下来就是双亲漫长的康复期。此时,家中拮据,父母也还都需要照顾,弟弟妹妹还在上学,王慧突然间就成了家中的顶梁柱。

18岁打工挣钱,成为家中唯一的劳动力

  为了维持家里开支,王慧每天早上7点起床给父母准备早饭,饭后到家门口的一家餐馆当服务员,中午抽空回家给父母准备好午饭后,再回去上班,晚上要陪着父母做几个小时的康健。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2013年下半年。

  随着王慧“割皮救父”的故事被众人周知后,一家公益栏目找到了王慧,并为她家筹集了一笔救助款。这笔钱对于王慧全家,无疑就是雪中送炭。伴随着这笔钱的到来,以及双亲生活可以自理后,王慧重回校园了。只是,由于经济原因,王慧选择了一所职高。

  2014年,王慧终于参加了高考,只是,她最终选择了护理专业。只是王慧的大学时光,没有“青春洋溢”,只有学习与打工;大学期间的周末和寒暑假,王慧几乎都是在发传单、当导游、当开业主持人等兼职中度过。

  目前,已经大学毕业的王慧在北京一家口腔医院上班,她的弟弟也已经开始工作,而王慧父母经过几年休养康健,身体状况一年比一年好了。王慧笑着说:“父母在村里开荒了20亩地,靠种玉米挣点钱,父亲不能下地干活,却能做简单的饭了,就是还不能自己穿衣服。”

  谈到家庭现状,王慧很开心,相比于过往,现在的生活让她很满足。只是说话不紧不慢的王慧,处处散发着这个年纪本不该有的成熟与稳重。如今,已经长发及肩的王慧,温婉可人,她的脸上总是挂着微笑,努力走向她向往的生活。

  王慧的一句话让我久久回味。她说,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但是社会各界给了我很多褒奖和荣誉,我没有把这些荣誉当成包袱,我更多的把它们当成是一种鞭策和鼓励,让自己可以做的更好。
图片
刘小红 摄

  聊天许久,我在一波又一波的感动中沉思,如若易位而处,是否每个人能在自己的18岁,拥有这样的勇气和果敢?

来源:中新社微信公众号  编辑:乔金玲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