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
辅助戒烟产品调查:客服含糊 戒烟群里满是广告
来源:法制日报 2018-05-15 11:20:09

图片

↑制图/李晓军

    上个月,在北京工作的周娟接到妈妈从河北老家打来的电话。透过手机,周娟能感受到妈妈的怒火——“你爸又抽烟了!”

    一句话,宣告父亲周文韬戒烟两年的成果一朝风吹雨打去。

    通过多年科普宣传,抽烟伤己害人早已成为社会共识,部分抽烟者也将戒烟提上了日程。为了能顺利戒烟,一些抽烟者往往会选择辅助戒烟产品,但品类多样、价格悬殊不小的辅助戒烟产品,真的能帮助戒烟吗?

    结合父亲的经验,周娟给出了否定答案。

    网店客服人员答非所问

    “明天我就不抽了。”在周娟看来,父亲的这句承诺几乎成了空头支票。

    周文韬有差不多30年的烟龄。随着年纪渐长,周文韬经常出现干咳症状,周娟认为这是长期抽烟造成的。

    终于,在两年前,周文韬决定戒烟。按照周娟的叙述,周文韬将家里所有的烟、打火机扔掉,买了许多硬糖、口香糖,想抽烟时就往嘴里放一颗糖。

    “他这次还真坚持了两年,这两年一根烟都没抽。”周娟说,“为此我还到处炫耀,说我爸爸很有毅力,30年的烟瘾也能断掉。可是,他现在又开始抽烟了,我们全家都很生气。”

    对于复吸这件事,周文韬拒绝与家人进行相关的讨论。“我就只能给他讲道理,说抽烟的种种害处,他都五十多岁了,戒烟对身体健康有好处。他听后表示明白、理解,并说明天就不抽了。”周娟无奈地说,结果,“明天我就不抽了”这句话成了口头禅。

    无可奈何的周娟决定寻求外界的力量,她首先想到了电商平台。“真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周娟说,以“戒烟”为关键词,她在某电商平台上搜索,共发现4800件辅助戒烟产品。在这些辅助戒烟产品中,一款价格为98元的电子烟套装月销量高达43909件,累计评价为519649条。这款电子烟的宣传语为“欧洲先进科技”“仿真电子烟/模拟真烟感觉”。

    不过,销量高并非意味着管用。周娟发现,在该商品的评价中,有不少买家对电子烟的质量与疗效有所质疑。在评价里,存在诸如“炸油、烫嘴、糊烟”“用一天就坏了”“感觉被坑了”等种种差评。

    后来,周娟还就这款电子烟的质量及疗效咨询了该店客服。客服说,电子烟可以起到辅助戒烟的作用,很多客户基本在一个月左右就有明显的效果。烟油是植物甘油提取的,不含对人体有害的焦油、一氧化碳等有害物质。

    “但是当我详细询问烟油成分及生产厂家时,客服就以‘亲,我们的产品性价比很高,而且销量也不错,相信选择我们家不会让您失望的’为借口开始搪塞。问了几遍都是这样。”对于这样的回复,周娟觉得购买这款产品并非是好的选择。

    戒烟群里捞钱套路满满

    经过一番搜索,周娟发现,电商平台上有不少无生产日期、无质量合格证、无生产厂家的“三无”辅助戒烟产品。尽管有的卖家展示了测试报告与认证证书,但由于图片模糊,证书编号难以识别,其真实性难以证实。

    周娟告诉记者,她发现很多电子烟都打着“戒烟产品”的旗号在售卖,但是抽电子烟就不属于抽烟吗?

    “我曾经问了卖电子烟的客服人员,是否‘真的能戒烟’?得到的大多数答案都是‘电子烟能辅助戒烟、健康替烟、轻松控烟,而且电子烟没有烟焦油、一氧化碳,不含任何化学物质’或者‘烟油是植物甘油提取的’。”周娟说,“只要问到烟油主要成分和生产厂家,就是上面两种内容翻来覆去来回说。”

    此后,通过网络搜索,周娟加入了一个戒烟QQ群。“加入后,我还有点心动,当时管理员正在向群成员推销各类电子烟主机、烟油、雾化器及配件,附有产品类型及价格。感觉还挺专业”。然而,在一番询问后,周娟仍旧没有得到烟油成分以及生产厂家等回应。

    周娟还加入过戒烟微信群。“在询问有什么好的辅助戒烟产品时,群主热情推销起代理的电子烟。不仅如此,群里还有人现身说法。”周娟说,在群主展示的电商店铺中,其宣传的某品牌电子烟分为399元、699元和1299元3种价位,“店铺宣称经过美国与欧盟的安全认证,不过也是除此之外就提供不了更多信息”。

    周娟告诉记者,她查询新闻了解到,有些地方的监管部门认为,这种打着“戒烟产品”旗号的电子烟,本质上仍是烟草制品。

    周娟说,加入此类戒烟群后,她发现原来的“套路”依旧存在。不过,幸亏有“前辈指点”。周娟所说的前辈,便是潜伏在某戒烟群的张炜(化名)。

    “我是半年前进群的,群里当时有40多人。一开始,大家也是简单地介绍产品,渐渐便有些不对劲了。每每有新人进群,群主就会牵头讨论,从‘戒烟开头难’的话题展开。这种讨论就是一个套路接一个套路,各种小号不断提问,但答案几乎都是复制粘贴其他人的内容。之所以说是小号,因为一天之内,群内人数上升至50多人。”张玮向记者透露说,“接下来便是小号一波躁动,开始植入广告。小号说用过的感受,大号一波套路。几乎一早起来便是100多条微信消息,还有不少胡说八道的,头一天刚说戒烟4天,第二天就改成说戒烟两个月了。”

    “此外,我还碰到过以收费为目的的戒烟心理辅导群,反正是花样百出。”张炜说,“后来,在没事的情况,我就会提醒进群的新人不要被骗。”(记者 赵丽 实习生 陈杭)

来源:法制日报  编辑:杨英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