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
校园里的自然博物馆:复旦大学标本馆新馆落成
来源:中国日报 2018-05-19 07:40:19

图片

  在复旦大学邯郸校区绿荫深处的立人生物楼里,一座动植物标本馆刚刚经历了一次改造。在生命科学学院迁至江湾校区的日子里,它和安放其中的十多万件珍贵动植物标本一起,静静地守在原地。而和这个“寂静的动植物世界”一起留守的,是陪伴了它们30多年的老朋友唐仕敏和陆帆,复旦大学标本馆的创建者、守护者。

图片

  新馆落成:三年心血打造五个展馆陈列3000动物标本

  三年前,生命科学学院几十年积累储存的数千件动物标本,既“热闹”又有些拥挤。“随着标本的增多,原来的地方日显局促,许多标本后来只能放在橱柜外,”唐仕敏说。而现在,东西两个标本馆,共计1000多平方米,几乎所有的动物标本均已放进了宽敞明亮的玻璃柜中,植物标本也都妥帖放进新的橱柜。

  展馆里,各类动物标本活灵活现于一个个透明的橱窗之中,展览灯光明亮,室内均已装上空调,可调节温度,更好地保护了标本。动物标本馆中景观场景的制作更是一大亮点。“原先地方小,没有条件制作景观展示,现在好了,你看这只熊猫,就有生活中那种自由自在的样子……这只骆驼之前只能放在房间最拐角的地方,现在好了,放进了景观里,看上去就像在大沙漠里行走。”谈及馆中新增的这些景观设计,唐仕敏不无自豪地说:“就得这样,标本馆才有让人身临其境的感觉嘛!”

  为了更好地展现这些动物的情态,唐仕敏每次制作标本时都要做大量的准备工作。梢头那只神态灵动的猴子,便是他在上海动物园通过观察拍下照片,记录下了猴子的自然神态,在制作中力求达到其物种的原姿态。

  要把几千件标本完好、清晰地陈列出来,绝非易事,在新馆的建设过程中,唐仕敏也碰到了各种难题。如何将几十年间制作的标本一件件归纳整理清楚?父亲的笔记起到了巨大作用。

图片

  在唐仕敏的办公桌上,叠着厚厚几摞泛黄的资料,里面全是唐仕敏及其父亲的手记,一页页清晰记载着每一件标本的种类、采集时间、采集地点等信息。“工作几十年了,每一次采集都要做这样详细的记录,任何一项数据都不能缺,这都是日后科学研究的重要依据。”正是靠着这几大本密密麻麻的记录,才有了如今详实确凿的记录。

  多年来,唐仕敏已将原先的动物标本的记录信息重新整理罗列,新馆的落成不仅仅是空间的扩展,更是复旦大学标本馆跨越几十年的标本收集与保护工作的完整呈现。

  2015年,生命科学学院教授毛裕民捐赠款项,生命科学学院党委书记陈浩明亲自挂帅进行标本馆房间装修以及场馆陈列布置。历经近三年,动植物标本整修及整理,现已初见规模。哺乳类、鸟类、昆虫、植物,以及鱼类、两栖、爬行动物姿态标本,鱼类、两栖、爬行动物浸制标本六个部分组成了相较之前扩大一倍多的标本馆。

  哺乳、鸟类为其中最大的两个展厅,种类繁多、制作精美。两馆中存放着珍贵的大熊猫、白鳍豚、灵长类以及鹤、鹳、猛禽、鸡类等国家级一级保护鸟类标本,绝大部分标本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由唐仕敏的父亲从全国各地采集及上海动物园收集所制。而在鱼类、两栖动物姿态标本馆中,存放有扬子鳄、白鲟、中华鲟、斑鳖、鳄蜥等珍稀濒危动物。与此同时,之前仅为储存的植物与昆虫标本,也将陆续展出。

图片

  响应号召:植物标本跨越半个多世纪 整理入库八万余件

  与形神各异的动物标本不同,走廊另一头的植物标本馆里,十万多件植物标本在这里静静陈列,而1987年参加工作的陆帆,已经陪伴了它们整整31年。“这里的植物标本共有十万多份,其中八万份是正式标本,也就是经过专家鉴定的,精确到每一件植物标本的种、属。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陆帆自豪地说。

  种子植物,藻类、菌类、苔藓、蕨类……植物标本馆内几乎涵盖了所有的植物大类,其中不乏银杉、珙桐这些珍贵的植物标本。馆内还收藏有7000份欧洲植物标本,19世纪中期由法国人采集制成,在20世纪二三十年代带到上海,分散安置在当时的震旦大学、震旦博物馆等地,历经辗转,直至上世纪70年代,才落户复旦大学植物标本馆,成为研究欧洲植物极为宝贵的材料。

图片

  而陆帆记忆最深的,当属那几份来自珠穆朗玛峰下的西藏沙棘,这些特殊的标本采自海拔5100米的珠峰脚下。西藏沙棘具有极高的研究价值,分布区域广泛而分散、植株矮小,为了寻找它们,陆帆跟随张文驹教授及其团队跑遍了整个西藏及青海、云南。

  “我有一群非常优秀的同事,比如为了采集西藏沙棘样本七八年内去了西藏不下十次的张文驹教授,为了红景天样本七上高原的宋志平教授。还有我十分敬佩的钟扬教授,为种子奉献了自己的一生。”陆帆表示,研究者们的辛勤时常鼓舞自己不断向前,而其中最难忘的,便是来自钟扬的激励。“他是个非常有激情的人,而且知人善任,组织能力非常强,在他带领下工作是很难忘的经历。他在工作中的拼命和认真,在生活中的简朴,都深深感染着我们。”在标本馆中,珍藏着钟扬及其团队采集的一万多份标本。为了丰富植物标本馆藏量,钟扬曾带领团队在江西与华南一带进行了大量的标本采集工作,红豆杉、庐山小檗、鸡蛋花……这些标本极大丰富了标本馆的标本种类与数量。

图片

  翻开一本本泛黄的标本图册,陆帆对每一件标本都如数家珍,而这八万份植物标本,无一不经他的整理。2006年,为响应教育部号召,实现高校馆藏标本的数字化管理,在钟扬的带领下,陆帆开始了复旦大学植物标本馆的数字化入库工作。

  “当时流行的收录方法就是拿着标本一张一张录入信息,但钟扬老师和我都觉得这种方式会损坏原始标本。钟老师说:‘事情要做,标本也要保护。如果整理工作完成了却破坏了标本,那是对前人的不尊敬,也是不负责任。’后来我们就采用先拍照,再根据照片整理信息的方式,这对保护标本的意义是非常重大的。”这个负责任的选择使工作量变得更加巨大,八万件标本,每一件都要拍照、辨认信息、配上条形码,再进行图像处理与数字录入,还要校对,这项工作需要极大的耐心与恒心,十几人的团队一做,就是整整三年。

  截至2009年,复旦大学标本馆的八万件植物标本全部完成数字化入库,且原始标本无一损毁,完备的材料、详实的记录,使它们成为中国高校植物标本库的重要资料。

  (来源:中国日报上海分社)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