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
“我爸还在家里等我”,男子暴雨中逆行的背影让无数人落
来源:封面新闻 2018-07-05 20:08:38

时间一到7月,四川的天气跟变脸一样,狂风暴雨成了最新的话题。

3日,雨,终于停了。

在邛崃回龙镇曹埂子小区里,李周强弯着腰,拿着个大扫帚,一遍一遍从屋里清淤,背影看起来并不十分高大。

但是过去的24个小时里,这个背影,却在网上感动了无数人——

7月2日,蒲江、邛崃一带遭遇特大暴雨,当地居民纷纷撤离后,李周强却在风雨中“逆行”回家:家中还有老父等着他。

水没过他的膝盖、没过他的腰、没过他的胸口……

他没有放缓脚步,没有犹豫,没有回头,一直走,“我爸还在家头等我。”

24小时后,李周强站在自家屋子一楼,重整家园的工作已经进行了一上午;楼上,84岁的老爷子躺在沙发上,刚刚吃完暴雨后的第一顿午饭。父子平安。

图片
李周强与父亲

背影

举着拖鞋
儿子暴雨中涉水近千米回家

李家是回龙镇本地土生土长的农家,有几分薄田,种了些柑橘。为了补贴家用,李周强平时也要打些零工赚钱。

最近他在镇上一家奶牛厂当保安,上两天休两天。7月2日上午下了夜班,他在厂里打了个盹儿,快中午时,迷迷糊糊起来回家。

雨已经下了一夜,走出厂门他就打了个哆嗦。顺手抄个草帽戴上,他急急忙忙往家里赶——路边水已经积起来了,84岁的老父亲半个月前得了脑梗瘫在床上,没人背可怎么上楼?

回家只有一两公里,水一点一点涨起来,刚走到邛彭路口,眼前的一幕让李周强焦心:平日的大道不见了,两边的麦田不见了,麦田旁的玉米杆子也不见了。

雨水、雷声,天地之间一片昏黄。前方没有路了,可是爹还在家里。

“你们能不能帮我去救下我爸爸?我爸爸就在前面!他瘫痪了,我要去把他弄上楼。”李周强向路边一辆越野车求助,可水势已经不允许车辆通过。

他只问了一遍,转头看了看天,头一低、把草帽往下压一压,转身就走。

图片
李周强暴雨中逆行的身影

水流很急,水位不断上涨。嫌趿着的拖鞋碍事,李周强脱下来拎在手上举得高高,光脚走进水中。

暴雨一直在下,道路早已看不清,旁边就是蒲江河,潮水一直在上涨。水越来越深,他越走越快。潮水没过他的小腿,没过膝盖,慢慢到腰,逐渐到胸口……

近千米距离,李周强没有回过一次头,只在茫茫的暴雨和潮水里,留下一个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的背影。

这个背影戴着草帽拎着拖鞋,高高举起、左右摇摆,速度不曾减慢,飞快地往前走。他要回家去。

牵挂

一个背影打动无数人
好消息:一家平安

在随后的24个小时里,这个背影打动了无数人。

他是谁?他平安么?他的父亲和家人也平安么?

许多人牵挂着这件事,为这一家人的命运担心。7月3日中午12点过,记者再次见到了这个背影。

在邛崃回龙镇曹埂子小区,潮水退去后留下一地厚厚的淤泥,李周强弯着腰拿个大扫帚,一遍一遍清理屋里和家门前的地面。此时,这个男人的背影看起来平平常常,不像印象中那样高大。

二楼客厅里,80岁的李周强妈妈端着一碗饭就着一碗腊肉,一口一口喂老伴儿吃。

图片
李周强母亲正在给老伴儿喂饭

半个月前,李周强父亲像平日一样出门溜达了一圈儿,喝了一下午的茶,回家后坐在平日坐着的竹椅上,突然就动不了了。随后送到医院检查,诊断为脑梗。一辈子不抽烟不喝酒,身体硬硬朗朗的老大爷,再也说不出话也翻不了身。为了方便照顾,从这天起他搬到了一楼房间里住。

说起头天中午的经历,老太太几乎快要哭出来:“我拉不动他(李周强父亲)啊,水看到来了,一直往上涨,我拉不动。”

细节

救了父亲的是邻居
“等我赶回来水都到下巴了
感谢隔壁王大姐”

回龙镇紧邻隔壁蒲江县寿安镇、7.2特大暴雨受灾最严重的地方之一。2日凌晨下了一夜的雨,上午8点多,水就慢慢从上游来了。

“(水)涨得飞快,我和妈妈两个人,拖不动爸爸上去。”李周强媳妇儿收拾着桌子,“我吓惨了,到隔壁找王大姐帮忙。王大姐身体壮,帮着我们把爸爸抱上了楼。”

这个时候的李周强还在回家的路上,在涉水而过的这近千米路上,水从脚下一直淹到了他的下巴。走到家门口时,这汉子差点哭出来:水几乎淹过了一楼,而父亲情况未卜。“还好有王大姐帮忙,太感谢了。要是等我到回来,我爸爸就救不到了。”

3日中午的曹埂子小区,太阳晒得皮肤发烫,家家户户都在收拾善后。和李家相隔5米,今年55岁的王殿君嗓门洪亮,忙活着冲地。对于2日的“壮举”,显得十分不放在心上。“哎呀我那时候也烦得很,忙着搬东西咧,他媳妇儿来找我帮忙我就去了噻。”旁边有其他老邻居们夸她仗义,她头一扭,“好大个事嘛。”

心愿

“我想带爸去大医院
不知道这病能不能治好”

李家拮据,在曹埂子小区里不是秘密。有邻居悄悄拦下记者,絮絮说上许久。

“以前他爹没病还好点,现在躺床上,家里更恼火。上次我们劝他,给老爸子弄点好的吃,他说‘哪儿有钱嘛’,哎。”

邻居们的印象里,李周强是个人缘好的老实人,家庭也和睦,对他涉水冒险回家的事情,村民们并不清楚,但也不意外,“他们两爷子感情多好。”

李周强自己也不觉得做了什么了不起的事。“那是我亲爹……要是你家,你能顾得上其他的?”他咧嘴一笑,一口白牙,说话急得像放炮仗,“那是我家人的嘛。”

图片
遭受暴雨后的李家

对于家里的困境,他只字不提。问他有什么心愿,他想了想,迟疑了一会儿开了口。

“我想带我爸去其他医院看看,给他治病。”月收入只有2000多块的李周强,在过去的半个月里,每隔一天就要支付200元的理疗费,“他那么大年纪了,能咋办嘛。只有治噻。”

许多事情不知道“能咋办”的他,仍在盘算着带父亲再去医院看看,可是他又担心,这病到底能不能治好。“钱花了能治好都好办,就怕钱花了,人也治不好。”他埋头拿扫帚扫着淤泥,不再说话了。

记者手记

朱自清的《背影》,写出一个让人鼻酸的父亲的形象。李周强,留给我一个印象深刻的儿子的背影。

他戴着草帽举着拖鞋,义无反顾丝毫不回头也不停留的身影,成为这场冰冷的暴雨里,一个温暖的注脚。

回想7月2日,暴雨中我偶遇他,追着他跑了半程追不上……看着水没过他的腰,我看着他“高大”的背影,觉得如果换成我,恐怕这水已经没过胸口了吧。

再次找到他,我发现,其实他并不比我高多少。

来源:封面新闻  编辑:乔金玲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