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
瓜贩见义勇为喝止盗窃被害 主犯一审被判死刑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8-07-19 10:15:00

图片

法院对6名被告人宣判 供图 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

  18日下午3点半,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备受关注的“瓜贩喝止小偷行窃被刺死案”进行了一审宣判。其中,用刀捅死瓜贩崔靖祥的被告人王卫书因犯故意杀人罪、盗窃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整个宣判过程只持续了不到20分钟的时间,走出法庭,崔靖祥的儿子崔全政有些恍惚,面对围上来的记者和路人,他有些不知所措,“我现在挺激动的,有点儿不知道该说什么,杀害我父亲的人得到了应有的判决,感觉这样的结果可以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了。”

  事件

  瓜贩见义勇为被刺死

  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瓜贩喝止小偷行窃被刺死案”的一审宣判是在审判大厅进行的,这也是整个廊坊市面积最大的法庭。崔靖祥的家人提前一个多小时便等在了法院门外,除了他们,参与一审宣判旁听的还有许多关心此案的廊坊市民。

  下午3点半,该案的6名被告人被带入法庭,坐在公诉人身边的崔靖祥的儿子崔全政,从被告人被带进法庭的那一刻起便一直盯着被告人之一的王卫书。2017年7月23日,王卫书因为被崔靖祥喝止盗窃不成用刀捅向了崔靖祥,导致崔靖祥不治身亡。

  除了王卫书,被带进法庭的还有另外五名被告人:张彦武、耿伟东、张来齐、孙国江和张彦清。事发当天,他们一起驾驶着一辆黑色轿车来到廊坊杨税务大集上进行盗窃,按照事先分工,张彦武负责寻找脖子上戴着项链的人并剪断项链偷走,张彦清负责开车接应,其他人则负责望风。

  而就在张彦武剪断一名女子脖子上的项链以后,瓜贩崔靖祥提醒了那名女子,这句提醒被王卫书听见,于是对崔靖祥进行了殴打,崔靖祥用随身带着的马扎反抗,王卫书的同伙这时又加入打斗,打斗过程中,王卫书用刀捅向了崔靖祥。

  据廊坊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鉴定,“崔靖祥系生前被他人以锐器刺破右锁骨下静脉及右肺致急性大失血死亡。”

  宣判

  主犯一审被判死刑

  审判长宣读的判决书还原了更多事发时的细节。

  廊坊市公安局安次分局提取的现场监控视频显示,当天“8时22分32秒,王卫书右手持刀踢踹崔靖祥,崔靖祥抡马扎反抗,王卫书用刀扎向崔靖祥身体右侧,紧随其后的张彦武随后上前将崔靖祥摔倒,张来齐右手持物向崔靖祥脸部连喷两下。”而据公安部门调查,张来齐喷向崔靖祥面部的是辣椒水。

  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盗窃罪,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王卫书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故意伤害罪、盗窃罪,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张彦武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故意伤害罪、盗窃罪,数罪并罚,分别判处被告人耿伟东、张来齐、孙国江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十年六个月和九年六个月;以盗窃罪和窝藏罪数罪并罚,判处被告人张彦清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

  解读

  一人故意杀人 多人故意伤害

  对于被告人王卫书死刑的一审判决,以及其他被告人的量刑标准,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刑事判决书中也做出了详细的评判说明。

  “经查,六被告人到集市上行窃,并无遇到反抗等情形如何处置的预谋。案发过程中,王卫书首先对见义勇为的被害人崔靖祥进行殴打,其他被告人亦进行殴打和围攻,虽然没有言语上的犯意联络,但每一名被告人均能意识到并非一人在孤立实施犯罪,且在行为上相互配合,属于共同犯罪。”

  “王卫书在围攻崔靖祥的过程中,突然持刀刺扎崔靖祥身体要害部位,且未采取任何补救措施,放任崔靖祥死亡结果的发生,其行为符合故意杀人犯罪构成,应认定为故意杀人罪。”

  对于其他犯罪嫌疑人的行为,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王卫书杀人行为超出张彦武、耿伟东、张来齐、孙国江四被告人共同犯罪故意,属于实行过限,四被告人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

  对于另一被告人张彦清,廊坊市中院认为,“张彦清驾车接应上王卫书等人后,明知道王卫书实施了持刀刺扎他人的行为,仍实施了驾车帮助逃匿,应当单独评价为窝藏罪。”

  对话

  崔靖祥之子:宣判后第一件事是去上坟

  瓜贩崔靖祥爱人的心脏不好,几个月前,还被查出患有抑郁症,18日的一审宣判,崔靖祥的儿子崔全政没有让母亲到庭审现场来。从法庭里刚一走出来,崔全政的妹妹就发了一条朋友圈,内容是凶手获得了应有的判决,崔靖祥的爱人从手机上看到了这条朋友圈,大哭一场。

  北青报:一审宣判开庭前这几天都做了什么?

  崔全政:我现在在工地上工作,这几天工地上不太忙,就一心等着一审宣判。父亲离开已经一年了,心态上渐渐适应了,所以昨天晚上睡得很好,并没有因为太紧张或者太激动而失眠。今天上午我去了趟医院,因为母亲今年被查出来患了抑郁症,所以我去医院给他开了点儿药,之后就过来了。

  北青报:一审判决是你期待的结果吗?

  崔全政:我之前一直都说,一定要严惩杀害我父亲的人,民事赔偿上其实并不是特别在意,现在可以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了。

  北青报:有没有想过,当时自己要是在现场,会拦着父亲不要喊那一句吗?

  崔全政:父亲走后,我无数次梦见他,也很多次去他的坟上看他,但是我们一家人都没有怪罪过父亲当时的行为,他就是这么一个喜欢打抱不平的人,我们都了解他。很多人都问我,要是以后我再遇到这样的情况,我会怎么做,我相信自己一定会和父亲做出同样的选择。

  北青报: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崔全政:今天一审宣判,我马上要去父亲的坟上告诉他这样的结果,父亲爱抽烟,我要在今天这个特殊的时候给他点上三支烟。现在和我一起生活的有奶奶、妈妈、妹妹、妻子和女儿,我是家里唯一的男人。我现在最想的就是好好工作,奶奶和妈妈身体都不好,女儿还小,我希望通过自己的双手多赚些钱,把他们都照顾好。(记者 杨帆 实习生 付垚)

来源:北京青年报   编辑:杨英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