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
司机运了一趟货手脚被烧伤 托运人父亲:不知是危化品
来源:成都商报  2018-08-31 13:07:08

      ■司机:整理运送的货品后双手受伤,后得知运的是危化品

      ■托运人父亲:不知货品是危化品氢氟酸;警方已介入调查

 

图片

↑蒋师傅被腐蚀的双手

      成都的蒋师傅开了两年货车,最近却遇到了烦心事。

      据蒋师傅描述,因运输过程中货物倒了,他整理货物后双手便开始发痒、脱皮,指尖发黑。14日凌晨,他去医院就医,伤情证明显示“双手、双足及全身多处酸烧伤”,做手术“花了3万多”,“过段时间还要进行第二次手术。”

      蒋师傅有一张手写的“运输合同”,上面货物名称只写着“试剂”,重量2.9吨。蒋师傅称,联系托运方王姓男子后,对方称不清楚“试剂”是什么,辗转联系到收货方后才得知,自己运送的是“氢氟酸”,属危险化学品——而他并没有运输资质。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多次联系托运方王姓男子,其手机始终关机。其父也称联系不上他,并称也不知运输的货品是氢氟酸。对于蒋师傅的伤,他心存疑惑,表示已聘请律师处理。目前,警方已介入调查。

      网上接单/司机:整理货物后,手痒、起泡脱皮、指甲变黑

      8月12日,蒋师傅通过网络对接上两单生意。“都是去遂宁的,一单去大英县,一单去射洪县。”当天下午,装上去大英县的货后,他又去新都区凌波西路272号5号仓库装上了去射洪县的货,“货在仓库里面,叉车弄出来装车的。”

      “从青白江上二绕的时候,我记得是6点半。”蒋师傅回忆,晚上8点半左右,他到了大英县。对方卸货后,“那晚我在大英县休息,第二天早上5点多又出发。”他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在大英县周边一段路况不好的区域行驶时,“听到后面有声音,停车后发现,货厢里倒了十几箱货物,有七八箱像是漏了。”他表示,自己将货物重新码好准备再出发。

      “感觉双手有点痒。”蒋师傅回忆,再启动车之前,自己还专门用水简单做了冲洗。驾车去射洪县的路上,他的手还是痒,慢慢地开始起水泡、脱皮,9点过到射洪时“指甲变黑了。”

      蒋师傅将收货方签收的字样拍照发给了托运方,并收到对方微信发来的500元运费。而在射洪,蒋师傅表示,收货方工人还给他芦荟胶擦手,“是要舒服点,但还是痛。”他坦言,当时没想到会更加严重。

      运了什么/ 全身多处酸烧伤 运输合同上货物名为“试剂”

      回到青白江后,8月14日凌晨2点,蒋师傅赶到医院治疗,“痛得睡不着。”医院的伤情证明显示,他入院时双手、双足及全身多处酸烧伤。医生问他是被什么酸灼伤,他不知道。蒋师傅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因为自己并不具备运输危险化学品的资质,接单时曾询问托运方送的是什么。“大英那单对方说是生理盐水,让我放心送;射洪县那单对方电话里说是试剂。”

      蒋师傅向记者展示了射洪那单的“运输合同”,记者注意到合同上写着“快驿物流常州运营中心运输合同”,托运人为王姓男子;货物名称一栏只填了“试剂”,重量2.9吨。

      蒋师傅的爱人向成都商报记者展示了事发后她与王姓男子的聊天记录。14日清晨6点,她询问货物到底是什么,王姓男子称“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货”。蒋师傅表示,直到早上9点,他们才辗转从收货方了解到货物是氢氟酸(氟化氢)。

      成都商报记者查询了解到,氟化氢在《危险化学品目录(2015版)》中,显示:“急性毒性——经口、经皮、吸入,皮肤腐蚀、刺激,严重眼损伤/眼刺激”。成都商报记者尝试通过“运输合同”上的电话联系收货方,但是多次拨打均无人接听。

      8月15日,蒋先生做了第一次手术。

      记者调查/托运人关机“消失” 其父称不知运的是氢氟酸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在病房内看到,蒋师傅的双手十指经过包扎,脚上也有多处经过清创处理。“已经花了3万多,过一段时间还要进行第二次手术。”蒋师傅表示,事发后,仓库方负责人和托运方王姓男子曾到医院看望。成都商报记者尝试拨打王姓男子的手机,始终处于关机状态。拨通运输合同上的座机后,对方称快驿物流常州运营部已没有使用该电话,目前是另一家物流公司在用;合同上其余两个成都运营部的手机号码,接电话的人均称已离职。

      “快驿物流?几年前就没在这里了。”在凌波西路272号院内一名物流工人说。成都商报记者辗转联系上安徽快驿物流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反复确认后他表示,快驿物流在成都的点“早就不用了”,“这事跟我们没关系。”他表示,王姓男子的父亲是他弟弟。

      在物流仓库,成都商报记者见到了涉事仓库负责人赵先生。他称,王姓男子是借用他的仓库中转,“当时用了我们的叉车。”货物是否曾在仓库内存放,他声称不清楚;是否知道王姓男子发往射洪县的货物是氢氟酸?他表示,没有过问。

      “我儿子手机关机,我们也在找他。”王姓男子的父亲告诉记者。事发后,他从安徽赶到成都。他表示,儿子和车均与“快驿物流”没关系,至于车辆具体所属或挂靠的公司,他不愿多说,只说是安徽的一家公司。那张运输合同,他猜测或是随手拿来填的。“货物是从江苏苏州装车,运到了成都。”是否知道运送的是氢氟酸?王姓男子的父亲称并不知道。他介绍,货物并非厂家直接交付托运,是从其他物流公司而来;他还表示,“我们也无危化品运输的资质。”

      新都警方介入 案件正在侦办

      托运人父亲对司机所述受伤原因存疑,已聘请律师处理

      对于蒋师傅的遭遇,王姓男子的父亲提出疑惑:装货是我们做的,卸货是收货方做的,怎么会伤到司机的手?同时,他猜测蒋师傅的伤,也许是由其车上可能装载的其他危化物品造成。“为什么情况发生时、货物交货时、支取运费时,蒋师傅都没有及时反映?”

      蒋师傅称,因为之后未能再联系上对方,他们在8月16日报警。他出示了8月28日警方出具的受案回执,上面写道:“你于2018年8月16日报称的王某等人以其他危险方式危害公共安全一案,我单位已受理。”成都商报记者从新都警方了解到,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王姓男子的父亲表示,他已经聘请律师处理儿子的事情,“希望通过证据说话。”

来源:成都商报  编辑:杨英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