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
扬子晚报记者追忆百岁贝聿铭:从苏州走向世界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9-05-17 10:17:27

 图片

大师贝聿铭

图片

贝建中(左)、贝礼中(中)和贝聿铭(右)。网络图片

   享誉世界的华人建筑大师贝聿铭当地时间5月16日逝世,享年102岁。他的儿子贝建中于当地时间周四告诉《纽约时报》,他的父亲在夜间去世。

  被誉为“现代建筑的最后大师”的贝聿铭,从17岁离开中国远渡重洋,美国成为他的事业起点,但他在《筑梦天下》说:“对我来说,中国印记从未完全消失。现在我在美国住了七八十年,仍然觉得自己是中国人。不是很怪吗?我给了自己新的外表,但内心的一切早就存在了。”

  对于家乡,他说:“我一直知道我从哪里来。贝家在苏州已经六百年了,我与苏州是有感情的。”

  2年前,首届江苏发展大会前夕,正值贝老百岁寿诞之际,扬子晚报记者专程赴纽约,专访了贝聿铭的次子贝建中。2年后,第二届江苏发展大会又将启幕,贝老却驾鹤西去,只留下无数作品,撒落人间。

  从对贝建中的采访中,我们能够清晰地感知,一代大师的“中国魂”。

图片

本报记者石小磊与贝建中在纽约贝氏建筑设计事务所合影

贝建中眼中的父亲

Q=记者 

P=贝建中

Q:你成为建筑设计师,是受父亲的影响?

P:我进入哈佛大学后,专业选择了物理和数学。后来我决定要改变,因为我同时还喜爱建筑,所以就改了专业方向。当我告诉他,我要学习建筑的时候,他说“Well,alright”,但他从没把我推往那个方向。

Q:北京香山饭店是你父亲在中国的第一个项目,这个作品似乎没有引起传统和现代建筑的讨论?

P:我们从1978年开始这个项目,那时候中国建筑仍然处于旧方式中。所以对我父亲来说,这是个大挑战,因为他不仅想建一栋房子,更想展示给中国建筑家,建造一座既现代又中国的建筑是有可能的,所以这得是一栋有“中国根”的房子。事实上他的每个建筑他都会从所处的地点寻找灵感。

Q:苏州的园林对他启发大吗?

P:当然,我认为就算是香山饭店也受到了苏州园林的启发,关于怎么把中国根融入现代建筑中。 

Q:“中国根”会出现在你的设计中吗?

P:我得说,我和父亲并不具有相同的背景,我出生在美国,并且在这里接受了全部教育,我只能说很少一点中文,所以我是一个美国建筑师。但,就像我的父亲,不论在哪工作,我都会努力在建筑的所在地寻找灵感。

Q:你父亲对你们严格吗?

P:我可以说这是真的,我们都几乎是被母亲而不是父亲养大的,因为他总在非常忙碌地工作,母亲照顾我们并负责我们的教育。

Q:他的工作带给他一些压力,比如说卢浮宫的项目,他会怎么处理?

P:我不知道,哈哈,他并不把工作带回家,他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感情。不过我母亲对于他的事业给予了很大帮助。

他在1981年开始了那个项目,那时密特朗被选举为总统,但他谁都没告诉,他秘密去了巴黎,并在卢浮宫里行走来理解这座博物馆,关于怎么解决建筑上的问题来让卢浮宫更现代。

 

百岁贝聿铭:从苏州走向世界  原载于《扬子晚报2017年4月24日A7版》

扬子晚报记者 石小磊

    5月20日,首届江苏发展大会将在南京召开。海内外各领域江苏人将赶到南京“赴约”,为建设“强富美高”新江苏汇智聚力。本报今起推出《约在江苏,共筑梦想——走访海内外江苏人》连续报道,回望他们与故土的牵绊,畅想美好未来。

    2017年4月26日,享誉世界的苏州籍建筑设计大师贝聿铭先生将迎来百岁寿诞。在国外,别人问他是哪里人,贝聿铭总说自己是苏州人。百岁高龄的他,无法亲临“520”江苏发展大会现场,次子贝建中将代表父亲和贝氏家族赴这场与家乡的约会。4月11日,新华报业全媒体记者专程赴纽约拜访了贝氏建筑事务所负责人贝建中先生。   新华报业全媒体记者 石小磊

    “我一直知道我从哪里来。贝家在苏州已经六百年了,我与苏州是有感情的。”——贝聿铭

    从贝聿铭到“贝氏”建筑

    4月11日上午9点不到,记者来到位于纽约曼哈顿公园大道257号、贝氏建筑事务所所在的大楼,在电梯口正遇上前来上班的贝建中。他身材高瘦,五官立体,并不十分具备典型的东方特征,但一句“你们好”的普通话,发音地道。

    走父亲的路,事实上并不是年轻时贝建中的第一选择。但从小受父亲影响,最终还是让贝家兄弟不约而同选择了继承父亲的职业生涯:大哥贝定中是城市规划师,二哥贝建中和弟弟贝礼中则成了建筑设计师。

    1992年,贝聿铭从自己的建筑事务所退休后,贝建中和贝礼中兄弟创办了贝氏建筑事务所,父亲成了儿子公司的“顾问”。

    贝氏目前有差不多一半的业务都在中国,这也是格子间的工作台前,不少伏案工作的设计师都是黑头发黄皮肤的东方面孔的主要原因。有意思的是,设计师交流说的是英语,案前却张贴着毛笔字书写的中国诗词。

    在如今的建筑界,“贝氏”已然成为一个品牌,但老实说,这个品牌仍属于贝聿铭。贝礼中说,他把这种压力视为挑战,并努力去开创自己的风格。

    像很多中国家长一样,退休后的贝聿铭给予了儿子大力提携。他晚年不少作品,比如中国银行总部大楼、苏州博物馆、中国驻美大使馆、澳门科学馆,都让儿子担任了主要设计师。

    “我总说我是苏州人”

    身为苏州望族后代的贝聿铭,实际上并非生于苏州。“他在广州出生,在香港、上海都住过。我们的家庭是中国传统家庭,所以他经常会回苏州参加家庭团聚。”贝建中说。

    1935年,贝聿铭前往美国留学。他于1955年创立贝聿铭联合事务所,并在此后的半个世纪里,在世界各地创作了许多举世闻名的经典建筑。但无论身在何处,他始终不忘家乡,“他们问我是哪里人,我总说我是苏州人。”

    在苏州生活的时间加起来也不过3个月,为什么贝聿铭却认定自己是苏州人呢?贝建中认为,以狮子林为代表的苏州园林,对父亲的影响追随他的一生。

    当时的狮子林是贝家的私家园林,贝聿铭年少时最欢乐的时光就是在这里度过。光影在石头的缝隙和窟窿中肆意穿梭,假山中的山洞、石桥、池塘和瀑布,给年少的贝聿铭带来无穷的幻想。几十年后,他仍对那种叫作“种石”的技术赞叹不已:工人将太湖石凿出洞来,放入水中,潮起潮落,石头粗糙的棱角变得光滑,十年或二十年后,工人们才会搬走石头用来布置庭园。“从建筑最初的设计,经过施工最后竣工需要几年时间,这漫长的过程如同庭园中的造石。”

    根植于苏州的贝聿铭,近年来尤其怀念家乡,桃花坞年画、西花桥巷让他魂牵梦萦,鸡头米令他念念不忘,这种儿时的美味,在纽约吃不到。

    “最亲爱的小女儿”

    本世纪初,贝聿铭再次回到家乡苏州,接手了他晚年“最大的挑战”——苏州博物馆新馆的设计。

    眼下正在苏州美术馆举办的贝聿铭文献展上,展示了2004年贝聿铭就苏州博物馆新馆的设计写给吴良镛院士的信件。在信中,贝聿铭阐述了苏州博物馆新馆的设计理念:“我希望苏州博物馆新馆建筑能走一条真正的‘中、苏、新’之路,三者缺一不可。”

    落成后的苏州博物馆已然成为苏州地标建筑之一。对于贝聿铭来说,设计苏州博物馆是他人生中一段重要的旅程,得以重新认识自己的故乡。他将自己晚年这一力作视作“最亲爱的小女儿”。

    贝聿铭曾说:“我坚信时间、文化、地点是建筑设计的要素。”他始终关注他的建筑周边的环境,拒绝将自己局限于狭隘的建筑难题之中。贝建中深刻领会了父亲设计理念的精髓,并将其传承、发扬。这在他领衔设计的南京六朝博物馆中得到了充分展示。

    在设计六朝博物馆的过程中,贝建中多次来南京实地考察,寻找灵感。“我去了南京很多次,我很高兴这次设计让我更好地了解南京。”

    目前,贝氏建筑事务所正在进行的项目中有一个就位于水乡周庄。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人们在周庄又将见到一个贝氏经典之作。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