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
凌晨3点,医生收到来自四川的短信:我们过得很好,你们现在也好吗?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8-05-13 07:59:27

1.jpg

2.jpg

专家与获救的孩子们2018年2月在成都聚会合影。医院供图

“汶川地震虽然已经十年,我代表璐璐全家向关心我们和帮助过我们的人说声谢谢……”东大附属中大医院副院长、重症医学专家邱海波教授的手机上,这条短信的送达时间是5月12日凌晨3点24分,屏幕那头的人深夜无眠。

邱海波很了解发信人的近况,这是一场持续了十年的远程随访。7位专家和7位当年因地震而截肢的孩子从没断过联系。 通讯员 程守勤 实习生 苏湛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杨彦

凌晨三点的短信>>

“我们过得很好,你们现在也好吗?”

“我们过得很好,你们现在也好吗?”朴实的语句其实很让邱海波欣慰,“过得很好”简单四个字,对发短信的人来说太不容易了。

发送短信的是璐璐(化名),十年前,她还是都江堰一所中学的学生,汶川大地震把这个普通的姑娘拉到了生死一线间。

邱海波当时是国家卫生部危急重症伤员救治联合专家组的副组长,在灾区一呆就是两个半月。璐璐当时的状况邱海波依然记得很清楚。“她右腿已经明确保不住了,要保命,截肢的位置还不断往上移,最后几乎截到了大腿根部,彻底失去了右腿。”邱海波告诉记者,璐璐的右手臂有非常严重的挤压伤,他们想尽了办法,拼尽了全力,但没有发生奇迹,璐璐最终保住了性命,但失去了右臂和右腿。

一个姑娘,只有半边腿,半边手,打击该有多大?生活的艰难也可想而知。在救灾结束返回南京后,邱海波和璐璐一直保持联系,坚强的璐璐装了义肢生活能自理了,还上了大学,心态也很阳光。一个月前,大学毕业的璐璐说想来江苏找工作,第一时间把想法告诉了邱海波。“我们接她来,再送她回去,全程陪着。面试了十几家企业,还没有确定的回音。希望这个社会能给她更多的包容吧。”

来自远方的关心>>

“怪叔叔”买了几十只口红帮衬生意

救援结束,缘分才开始。7位因为地震重伤而截肢的孩子和7位来自华西医院、北京协和医院、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等医院的顶尖重症医学科专家,就这样有了十年之约。每年春节前,邱海波都会飞去四川,参加这样一场特殊的聚会,从来没有间断。

“有人觉得我们医生比较‘冷’,我们也是人,心里对这些孩子会有说不出来的感觉,会牵挂他们过得好不好。我们见与不见,都是家人。”邱海波说。

“秀秀(化名)在地震中失去了一条腿,但她比普通孩子还要上进。”邱海波向记者介绍这些孩子。秀秀和他联系很多,现在已经是一名法学专业研二的学生,“遇到困难了还会打电话给我们聊聊天,她的每一次进步我都觉得骄傲。”

“丹丹(化名)结婚了,当妈妈了。她因为地震没了一只手臂。2015年她结婚的时候,我还去绵竹参加了婚礼。这群孩子谁结婚,我们只要没其他重要事情,肯定会去。”

“这是成成(化名),你看他两只裤管都空空的,但脸上一直有笑容。”

……

邱海波说,这7个孩子都是当时伤情最重的。现在看到他们长大成人,有的读大学,有的参加工作,有的还创业当起老板。“有的孩子开淘宝店卖唇膏和口红,我还偷偷买过几十只,送给科室的女同事们。”

邱海波还告诉记者,前段时间有个孩子跟他说,第一次梦见地震,但没有梦见死亡,梦里不再是可怕的场景。“我当时听了特别开心,这个苦难说不定真正开始翻篇了。”

十年后的欣慰>>

两地重症医学都有新发展

地震后,震区的整个医疗体系几乎全部被摧毁。今年,邱海波去了四川绵竹,这是灾后江苏对口支援的城市。邱海波告诉记者,震区不仅重建了医疗、防疫、健康体系,在硬件和软件水平上甚至有些地方超过了江苏。

“如今绵竹的医疗体系完全重建起来了,还形成了突发事件的救援体系、创伤体系、ICU的治疗体系。”邱海波说,四川人民在以后一定会有一个越来越好的医疗卫生环境。

同样的,在江苏南京,十年时间,重症医学也有了飞速的发展。邱海波说,很多危重患者都发生在偏远地区,这些年来一直倡导重症医学互联网医疗,信息和网络技术的发展,已经让专家在南京就能看到县、乡一级医院病人的情况,专家通过远程进行诊治。这种“重症医学+互联网”的模式让重症医学不再是在大医院和大城市,触角已延伸到了县、乡等医疗不发达的地区。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