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博览环球博览
当年中印边境我自卫反击战的启示
2017-07-28 09:51:37

1962年的深秋,中国与印度在边界地区爆发了武装冲突。中国人在内外交困的形势下,仅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把印度人赶回了老家,取得了一场 “高原闪电战”的完胜。

  发生在1962年的中印边界之战,是一场在自然条件极为恶劣的“世界屋脊”上进行的有限反击战。解放军速打速撤后,中国政府为争取同印度恢复关系,又在几十年间,对此仗采取低调处理,公开媒体上极少谈及,这种看似的“不透明”也容易引发社会上诸多“谜”一样的猜测和不实的传说。多年来,坊间和网站常流行着不少所谓的“纪实”实为胡编的情节,一些不了解当年实情的点评者又抱怨中国在获胜后不该撤军。笔者在二十多年前便询问过当年总参的领导和参战部队的负责人,这些当事者都感慨,在那么困难的条件下把仗打到那个程度已是最大的胜利了!毛主席要求乘胜即撤也是高明的一着棋。中印边界的争端在当年已不可能解决,能通过一仗争取到几十年边境的安定,这就是保卫我国和平建设环境的一个重大的历史贡献。

  “禁区”用兵,全靠翻身农奴

  现代战争在某种意义上说就是打后勤,在西藏和中印边界打仗最愁的恰恰是后勤。当年我同进藏的第18军和西藏军区老一辈领导在谈到1962年的反击战时,他们曾提到指挥东段反击的西藏军区司令员张国华中将的一句话──“要是没有翻身农奴的支援,真不敢打这一仗”!

  当时中国西部铁路终端的西宁距离前线却有2600公里以上,在西藏只有三个砂土跑道的简易机场。印度的综合国力包括军力不如中国,在中印边界地带却占有天时、地利的优势。

  印度总理尼赫鲁正是看到了中国在西南边境方向的这一战略软肋,在上世纪50年代末敢于支持西藏叛乱,并在1959年秋天挑起边界的武装冲突。当时毛泽东明确告诉印度政府,中国的战略重点是在东部防备美国,不想在西部树敌于印度。同年11月,毛泽东在杭州会议上决定向印度提议建立“武装隔离带”,双方的军人都从边境实际控制线后撤20公里以避免冲突,当印度拒绝后又由中方单方面的实行。

  1960年周恩来总理第四次访问印度时,向尼赫鲁提出可在边界的东西两段以互谅互让的方式划界。可是进入1962年夏秋之际,印度却公开显示出了“东段我已占了是我的,西段我过去没占,现在也要占”的立场,并向西段即新疆的阿克赛钦入侵设点。毛泽东就此认为,不打不行了,打就打嘛,你整了我们三年嘛。

  毛泽东在战前分析尼赫鲁敢搞我们,最大的原因,就是认为我们不敢打他。这里所说的“不敢”,除了国际的原因和中国的经济困难外,便是中国军队没有能向边界大量运兵运物这个本钱。当时印军依靠机场近一线飞机多的强项,用直升机和固定翼飞机向前沿空运空投了4万吨的物资。

  印度方面却没有估计到,中国军民在运输上有着巨大的创造力和奋斗精神。中国方面实施边界反击,靠的是在人口稀少的藏南动员了3万多的民工,包括许多妇女和少年,他们牵着牦牛或肩背手提,配合军队将6万吨的作战物资运到了前线,解放军的3万多参战部队才能在西方人视为“用兵禁地”的世界海拔最高的战场上成功地打了一个多月的反击战。

  迂回穿插成打败印军的关键

  1962年9月间毛泽东确定了对印军反击的决心,西藏、新疆两个军区也报告完成了准备,军委还调了第21、第54军充当预备队,问题只剩下何时打和怎么打了。此刻美苏两国在加勒比海出现了“导弹危机”,一时无暇关注印度,这为中国实施反击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有利时机,于是,10月20日,在东西两段的反击同时展开。

  对比中印两国军队的装备,此时是各有长短。印军的轻重武器多为二次大战中的英军装备,还有美国、加拿大、以色列的武器,这些“万国牌”装备导致了弹药供应和保障的困难。而中国的步兵武器为50年代进口的苏式装备或国内的仿制品,主要系“56式”,标准统一,还有便携的火箭筒无后坐力炮及轻便迫击炮,在此特殊的地形条件下使用性能远胜于印军。

  开战第一天的实战证明,印军参战的主力原为英联邦军队中的王牌,在北非阿拉曼会战中成功迂回过德军隆美尔部的后路,此时,还保留有四分之一的参加过二次大战的老兵。他们技术熟练,射击较准确,却都年过四十了,只求养家糊口而不明作战目的,爬山越野体力也感不济。解放军藏字419部队(后给予番号、是第52师)对其正面工事进攻时,打成“啃骨头”的硬仗,付出了600多人的伤亡代价才突破了敌人阵地。此时,一个营通过人称“猴子也通不过”的无道路地段迂回到印军第7旅的后方,马上引发了印度军队的惊慌混乱而导致了崩溃。首战证明,中国军队对付这种作战积极性甚差偏重依赖工事固守之敌,最有效的战术便是穿插迂回。

  11月中旬,解放军在东段投入了第54军第130师,击溃了瓦弄方向的印军第11旅,随即投入藏字419、第11师和第55师对印军最精锐的第4师展开了围歼。由于印军离不开仅有的一条公路,摆出“一字长蛇阵”,其特点是“铜头、锡尾、背紧、腹松”。根据刘伯承元帅“打头、切尾、击背、剖腹”的建议,张国华中将指挥的西藏军区前指,让部队分多路向印军的后方迂回。印军发现中国军队出现在背后时惊慌万状,虽做了一些抵抗,却很快分散逃窜,跑不动者便举手就俘。由于当地山高谷狭,解放军难以形成严密的合围,前来督战的印度第4军军长考尔中将和第4师师长等都率少数随从逃出,不过其全师作为战斗单位已消失。

  此时,经过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战争锻炼的解放军陆军,战斗力名副其实属于世界一流。特别是参战各部队在不久前刚经历过藏区的平叛作战,有在高原奔袭、翻山越岭和小分队作战的丰富经验,对高原的缺氧环境也已适应。

  相比之下,平时生活在低海拔区的印军,进入战区却难适应环境。2002年我曾同当年在前线任排长的印度辛格少将谈起了那一仗,他说,在行军中时常有士兵突然倒在路边,一摸居然已经断气了,大概都是死于高山病。印军另一个弱点是行动呆板,他们机械地按英军条令行动,遇到灵活机动的解放军穿插一时显得不知所措。根据参战部队的体会,印军的战斗力只相当于“国民党的中等部队”。

  在几乎没有道路的高原实施长途奔袭,又没有空投的条件,供应粮食弹药便是最大难题。第11师以两个团进行200公里的长距离迂回时,就靠上千熟悉地形的藏族民工背负物资保障。张国华向中央汇报时强调,作战中西藏人民表现很好,毛泽东便说,这是因为他们过去受压迫,现在得解放了。

  乘胜即收使我赢得主动

  1962年11月21日,解放军在中印边界东西两段的反击都已获胜,并逼近传统习惯线(并未进入印度的境内),这时中国政府发表声明宣布停火,并从12月起至翌年的3月,将部队撤回到1959年11月的实际控制线本侧20公里内。这一声明是毛泽东为首的中共中央在反击之前的既定方针。

  中印边界争端,是两个亚洲大国之间复杂的争端,有着历史和现实的诸多纠葛,绝非一方使用武力能解决的。中国一直主张以互谅互让的方式谈判解决,后因印方拒绝此建议并以武力破坏现状才被迫还击。在下决心反击时,毛泽东便在中央会议上说明,这一仗的目的,是让尼赫鲁认识到用武力解决边界问题是行不通的。

  从那场自卫反击战的战果看,中方无疑是胜利者。据解放军战场的统计,击毙印军约4800人(在复杂的地形条件下这一统计也不一定很准确),俘虏了3900人。中国军人共阵亡722人,负伤1697人,消耗了2.2万发炮弹和70万发枪弹。整个反击战的花费约为4亿元人民币,占同年国家57亿元的军费开支中的7%,并占同年国家财政314亿元的总支出中的1.3%。中国方面的损耗并不大,却使印度举国震动。

  由于当年国内对中印战况报道较少,有人便长期对撤军发出指责。这些抱怨者很大程度是不了解当时的国内外形势以及战区地理和后勤供应的难度,确属“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对印反击战时,解放军在青藏高原南麓、投入4个师3万多人的兵力,就几乎已达后勤保障能力的极限。当年任副总参谋长的杨成武上将曾对我感叹说:“在西藏养兵难啊!算费用在那里养一个兵等于内地养7个兵。”

  在当年内地的一辆运油车驶到边界,自己一辆车就要消耗近半车的油,长期维持前线作战是无法办到的。依靠藏民用牦牛或肩背运输,也只是短期和局部可行,在深入敌境或长期作战时也不能维持供应。何况那场反击战的战果是歼灭印军不足1万人,而此刻印度的总兵力为65万人,如战场进入其境内又会得到调动的便利条件,得到美国援助后很快可以动员相当大的兵力再实施反扑。抗美援朝战争中第四、第五次战役时志愿军因后勤供应困难陷入被动而不得不且战且撤,已经是这方面的教训了。在中印边界那种极为恶劣的战场上速打速撤,达到教训印军后凯旋,我国不仅能很好地显示和平的诚意,被一些外国舆论称为“潇洒之极”,在军事上也能居于主动地位。

  毛泽东在1963年春天的总结会议上估计,中印边界上打了一仗,可以争取到10年的边境安定。事实证明,战后几十年来,中印边界的局势一直是比较稳定的,这就达到了自卫反击作战的主要目的。至于中印边界问题的最终结局,按照毛泽东、邓小平以及后来的领导人的决策,都是争取在互谅互让的基础上谈判解决,解决不了也可以维持现状拖下去,以边境安宁来保障集中精力搞建设。

  西藏军区曾在当年以四句话来概括自卫反击战——打是为了和,不打不能和,打不赢也不能和,打过头了还影响和。多少年来,中国方面在边防、海防线上有限地使用武力,目的都是为了争取一个和平建设的环境。回顾中印边界自卫反击战的历史,恰恰能在这方面给国人以重要的启示。

  国防大学教授 少将 徐焰

 主编:孙小伟   编辑:杨子梦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