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博览
令lS胆颤的库尔德女子自卫军
2017-11-17 15:25:51

3016330_zhuhq_yz_1510827501338_b.jpg

战争,本该让女人走开,但事实很残酷,最近网上流传的“拒绝沦为性奴,一万个姑娘拿起了枪,干掉了世界上最恐怖的男人们”的视频,其真实性、现场感,让人们看到了库尔德女子自卫军(YPJ)这支百战之师,是怎样严惩世界上最残暴的“伊斯兰国”(lS)暴徒的,令观者无不感到震撼。

  张长宁 (扬子晚报特约专稿)

  亲临一线的见闻

  2015年4月中旬的一天上午,我以旅行者的身份,从伊朗德黑兰转机飞抵土耳其首都安卡拉。那时,土耳其在与叙利亚的分界线上正重兵驻守,严阵以待,防止lS虎狼之群乘机突入……

  当身临与战事最近的国度时,才发现“伊斯兰国”邪恶势力已成气候,我西亚之行的当年8月,lS对占领的伊拉克北部、连接叙利亚拉卡州的辛贾尔镇展开了大屠杀。匪徒们对该镇居民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疯狂血洗,不仅穷凶恶极掳财,还掳去无数妇女作为随军性奴“押寨”供乐。这帮极端主义匪徒们的暴行,迫使当地4万多讲库尔德语的雅兹迪人逃离家园,四处流浪……

  在lS所有的控制区内,所谓“圣战”分子对非己邪教门派的居民,用刀架在脖子上令其改教;对少数族裔的库尔德人等,用枪指着逼其丢下财产背井离家;对战俘则不是斩首示众,便是集体活埋;对当地富商、政府官员,凡能勒索钱财者统统绑票索金。这帮世界上最残暴的恐怖分子,对无辜妇女更是丧尽天良,一旦被其所虏,便当作战利品随意发泄兽性,稍有不从遂虐杀之。那些无力反抗的被掳妇女,其下场最终也会被当作性奴插上“标签”放到市场公开拍卖。

  科巴尼这个叙利亚北部边境上的战略重镇,2014年前这里只有少数自我武装的库尔德民兵据险把守,面对lS一发而不可收的势头,此镇的库尔德人已指望不上正节节退守的叙利亚政府军了。后撤吧?身后边境那边,土耳其的军队正虎视眈眈,何况在土耳其的库尔德人已达1500万,其聚集区已基本自治,令土耳其主流社会成天忧心忡忡。

  此时此刻,在科巴尼地区信仰伊斯兰教逊尼派的库尔德人,他们真是到了“前有追兵,后无退路”的生死存亡危急关头了。横竖都是死,那就不如选择战死!不问男女老少,他们全民皆兵,能扛枪的进阵地,年老的埋地雷,年幼的聚在一起填子弹匣。不愿沦为lS性奴的库尔德妇女们,她们早已成批成批接受过“绝对男人”的狼性训练。令lS闻风丧胆的有三支女子兵团,而库尔德女子自卫军在科巴尼一战成名!

  也正是我到土耳其的前一个月,即2015年3月中旬,历时一年的“科巴尼之役”刚刚结束,库尔德民间武装万人投入家乡保卫战,其中三分之一的抵抗力量来自YPJ娘子军。真正令lS闻风丧胆的则是YPJ的女机枪手、火箭筒手和狙击手们,lS刚发起冲锋,迎面便立刻冒出一排又一排的机枪手,在密集的子弹扫射之下如同狂风扫落叶。而女火箭筒手由于熟悉地形,战法巧妙,lS的炮兵在哪儿设炮阵地哪儿便是他们的坟场,火箭筒专对恐怖分子的炮队打突击。YPJ女狙击手神出鬼没,lS分子刚蹲下来方便,后脑就挨了一颗子弹,有的才开罐头,嘴里先吃了一颗子弹……lS指挥官是YPJ的主打目标,逼得他们吃喝拉撒只能躲在掩体里埋头解决,一露头就可能遭到来自三个方向的冷弹贯穿……lS死不甘心,召来更多的匪徒拟开展大会战,运来大量的火箭筒、狙击步枪和弹药,储藏在大型弹药库里居然被“连锅端”。 lS来到这个“桃花盛开的地方”,再也邪乎不起来了,只得丢下数以千计的“圣战者”的尸体——撤!可还是落下了30多人,这些倒霉蛋落在了娘子军的手里,可以想象他们在“红唇女兵”的枪口下,是怎样狼狈命丧科巴尼的……

  被女人唤醒的抵抗信心

  “科巴尼之役”,虽是库尔德人几乎孤军奋战而悲壮险胜,但其唤起了人们战胜邪恶势力的信心,对于往后彻底粉碎lS,消灭极端主义恐怖分子,各种力量在国际舆论的巨大压力下形成共识一致对敌,使近期对lS在叙利亚的老巢拉卡被彻底捣毁,代尔祖尔政府军苦守4年的孤城被成功解围,阿勒坡困兽犹斗的雇佣军被聚歼等,几路“联军”的合力打击对lS起到了决定成败的作用。连续两年来,在对lS的一次次围剿战役中,人们都能一次次看到英勇善战的库尔德娘子军战斗的身影……

  成立于2012年的库尔德女子自卫军,这支万人志愿的女战神们几乎参加了打击lS的所有大型战斗,而且逢战必冲杀在前,功勋卓著,其英勇顽强的作战风格令敌人闻风丧胆。因为lS成员都迷信“死于女人之手必下地狱”之咒,对娘子军打不过就逃,逃不过就自杀。

  在土耳其,无论是在采访中还是在街头报亭张贴画上,都能感受到当地人对库尔德聚集区的人态度有所改变,尤其是对其女兵普遍怀有敬意,不仅仅她们英勇作战保护了边境安全,更是对其对lS成员“以暴制暴”的做法大加赞赏。我在多次的采访时听说,只要lS分子被YPJ的女兵逮住,无论轻伤还是重残,一律将之像捆蚂蚱似的拴成一排,然后挨个用子弹点名,“礼送”这些恶魔排队下地狱。

  在土耳其这个伊斯兰教逊尼派信仰的人数占90%以上的国度里,所见到的女性不穿阿拉伯传统的黑色长袍,不裹头巾,且举止不受束缚的,会认为她们是库尔德女人!尤其是库尔德的战神们更是我行我素,只要不打仗,T恤、牛仔裤,甚至时髦假发,总之什么能展现女性美的,能浪则浪绝不收收藏藏。

记者从世界各地蜂拥而至

  让全世界瞩目的叙土边境重镇科巴尼战役的胜利,不仅是库尔德以无数族人的鲜血和生命保住了这一块世代生息的聚集地,而且这个过去名不见经传的小镇也从此名震天下,无数记者从世界各地蜂拥而至,他们的镜头不约而同对准的是这支库尔德娘子军。

  据国际商业时报记者报道,库尔德女战士蓓金·塞亚伊,因科巴尼守城的战事吃紧,被紧急派往其东部前线参加作战。蓓金虽已是大龄末婚女,但她并未考虑结婚生子问题。她告诉记者,她之所以义无反顾地加入与lS作战的部队,就是为了保护同胞。她发誓,“为了保护库尔德人民,她愿意与一切邪恶势力进行战斗。”为了预防不测,她留给自己一颗子弹。

  对科巴尼的争夺,战争的双方都在这个巨大的“搅肉机”里不停地填进战斗人员。lS在2014年刚开赴进来便被杀了个人仰马翻,lS“所向披靡”的神话在此瞬间被打破,其军事指挥官气成了疯子,最多一次急征来万名雇佣军和杀人狂,迫使超过数以万计的当地居民望风而逃。幸亏各个库尔德聚集区赶来了大批女子自卫军及时补充战场,以至最终扭转战局,逼使绝望之敌丢下数千lS武装分子的尸体而彻底退兵。

  在科巴尼保卫战中,年仅26岁的狙击手玛莎曾在4个月里不仅一个人击毙了lS武装分子220名,牺牲前还带出了一群女狙击手。她们把整个城市的各个街道路口、楼前屋后当作神出鬼没的杀敌战场。据报道,琼安·帕拉尼曾是哥本哈根的一名大学生,她以狙击手特有的机智顽强和骁勇善战,独自一人射杀了lS武装分子逾百名。为此,恐怖组织对她闻风丧胆,称之“死亡之女”。甚至以百万美元出价悬赏捉拿她,不管死活都行。

  她们承担了超常的责任

  24岁的沙米妮·奥马尔是一位母亲,她有一个4岁的女儿,还怀有4个月的身孕。她告诉记者:“如果我被征召去前线,我会去的,这是我的责任,无论我是不是要生孩子。”她是隶属于“库尔德自由斗士第二营”的战士。在这个令lS胆寒的队伍里,拥有550多名女兵。

  英国BBC的记者曾这样描述库尔德娘子军:一身戎装,肩扛AK47冲锋枪,看起来与其他士兵没有什么区别。但收进帽子里的长发,和脸上稍许的妆容,才让人恍然大悟,这是女兵!”不过,她们一旦投入战场,不仅脸上会抹满深色的伪装油彩,甚至连名字都必须换成男人的。据闻,作为上校军衔的女指挥官,奈英达随时可能成为IS的狙杀目标。为了她的安全,士兵们在与她通讯时,都用男性名字称呼她为“穆罕默德先生”。

  据统计,库尔德女子自卫队的平均年龄只有20多岁,从职业上来看,不仅有高等学府的大学生,有知名报社的记者,还有登上过时尚杂志的超模。据报道,18岁的女战士齐兰·奥尔凯什告诉记者:“从我参加库尔德女子自卫军那一刻起,我才感到实现了与男性的平等。”

  18岁的女战士萨莉娅齐兰,在接受一家媒体采访时说,她在2014年读到一篇有关lS武装分子将自己的女性同胞斩首的报道之后,就愤然加入了库尔德女子自卫军。

  22岁的女战士罗扎·阿斯瓦特,在与IS武装分子的战斗中受伤,伤未痊愈的她告诉记者:“同伴把我从战场上拖了出来,送往西库尔德斯坦治疗,现在我想尽快重返前线。”

  当然,这支杀敌劲旅里也有可亲可爱的小家碧玉,女战士鲁肯·谢尔哈特,25岁,2014年加入库尔德女子自卫军。她面对记者毫不掩饰内心深处的情感:“我已婚,有两个孩子。丈夫总是凌辱我,不让我迈出家门半步。加入库尔德女子自卫军之前,我考虑了很长时间,毕竟这意味着要与亲爱的孩子们离别。”

  有一个美国记者在前线采访的纪实:清晨,第一次战地采访的美国《六十分钟》记者,突然听到200来米开外传来两声巨大的爆炸声。而他身旁的一位女战士泰戈·衫却早已习以为常,她幽默地说,“这是妇女保护部队和lS在互道早安呢。”记者问:“你们不害怕吗?”泰戈的眉毛一挑,笃定地回答:“不,该害怕的是他们。因为lS的恐怖分子深信,被女人杀死会去地狱的。”听听,她们是多么自信,多么的豪爽,虽然她们都清楚一旦被俘就会遭斩首,但是仍然义无反顾地战斗在最前线。这场不可预估的战争已经打了5年,与IS恐怖分子搏命的战斗还会持续多久?恐怕她们根本都不会去想!

主编:孙小伟   编辑:杨子梦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