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博览
机枪手海恩·塞弗罗传奇—— 踞守奥马哈海滩9小时射杀4000美军
2018-03-02 15:57:02

       二战期间,有一个神话般的机枪手传奇:一个德军士兵海恩·塞弗罗,在1944年6月6日盟军诺曼底登陆的那天,面对潮湧般的夺滩盟军士兵大举进攻,他利用奥马哈海滩高地上的WN62碉堡,9个小时中,他在打光了1.2万发机枪子弹以后,又用步枪打出了400发子弹,总计造成了愈4000美军的阵亡。此人被称为“奥马哈海滩神兽”。

  创造了MG42的杀人纪录

  这个被称为“奥马哈海滩神兽”的塞弗罗,20岁的他只是个MG42机枪的射手,而此武器被称为二战期间机关枪之王,理论射速为1200~1500发/分钟。1.2万发子弹,10分钟内便可全部泼向海滩上的目标。可是,塞弗罗却非常讲究实效地射击了9个小时,对登陆的美军进行点射或扫射。有报道称,美军开始抢滩登陆的有8000人,开打后的两个小时居然没一个人冲上海滩。因为MG42机枪威力实在是太大了,一旦被射出的7.92mm子弹招呼上身,那必定是皮肉洞开,不死也会是重伤。

  中国军事理论家、评论家张召忠曾评述说:“机枪一问世便成了魔鬼”,那是1893年至1894年,在非州的罗德西亚,一支50人的英军与5000多麦塔比利人交战,英国人面对人多势众的几十次冲锋,可以说来者不拒,依仗着握有首次实战应用的马克沁重机枪,虽区区4挺,却可以连续不断的扫射,瞬间夺走了3000条人命。

  史载,在1916年下半年的索姆河战役中,英国首次把坦克投入实战,参战的18辆“马克l型”巨柜式坦克,当天就占领了德军第三道防线的几个要点,却没有达成打开突破口的作战目标。为什么?据说德军部队由于装备了MG08马克沁重机枪,坦克虽然是铁疙瘩刀枪不入,但跟在其屁股后面冲锋的士兵则全是肉身,此战德军以机枪“割草机”在战场上大发神威,一天中就射杀了6万英军,创下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打死人数最多的一次战役。

  而MG42机枪威力巅峰发挥的则正是海恩·塞弗罗,诺曼底战役中,他冷静操控MG42机枪,创造了该机枪在射手丧心病狂的应用上的可憎纪录。

  一个没上过军校的毛头小子

  其实,海恩·塞弗罗并不是什么神兽,连军校门边都没踏过的他就是德国一名普通农民的儿子,诺曼底战役1944年6月开打时他才20岁。6月6日那天早晨6点多钟时,在WN62碉堡战斗岗位上,他还没来得及吃上盒饭,盟军声势浩大的登陆作战就开始了:海上数百艘战舰对岸上的德军工事同时开火、头顶上数百架战机俯冲轰炸,一时间山崩地裂似的巨大爆炸声、 响彻了整个奥马哈海滩。

  盟军战舰炮击了40分钟后,空军的轰炸也暂告一段落。于是海面上出现了不计其数的盟军登陆艇,很快盟军士兵们纷纷跳进齐腰深的海水里,配合着海浪拍岸的声涛,喊杀震天地涉水扑向海滩。德军海岸防御工事火炮和各种自动武器突然发威了,当盟军士兵在齐膝的海水中跋涉前进时,近岸海域的德军数不尽的明碉暗堡里MG42机枪几乎同时吐出火舌。

  于是就有了美国大片《拯救大兵瑞恩》的影片开头所显示的战争场面:海面上漂浮着数不尽的士兵尸体,海岸线所有障碍物后面尽是失散的残兵,撞大运而冲上海滩的勇士更惨,一览无余的空场上、只能成为下一个活靶子……

  他不敢向孩子再提往事

  据海恩·塞弗罗后来的回忆称,那天一名年轻的美国士兵、好不容易逃过了德军密集的火力网射击,并冲上了奥马哈海滩。可怜这个美国小伙子,被变异神兽海恩·塞弗罗一枪打中了前额。他说:“直到那时,我才意识到、我正在杀人。”后来、塞弗罗经常在噩梦里见到那名美国士兵,醒来之后、就会感到心痛和愧疚。多少年过去了,他始终不敢对自己的4个孩子讲述当年在诺曼底战场上的疯狂。

  “我不想呆在碉堡里射击”

  在奥马哈登陆作战两个小时过去了,美军士兵们被困在海边障碍物后面不敢露头,凶猛德军的MG42机枪子弹虽然打不着,但88毫米口径的近防炮威力不减,炮弹没完没了在身边不停爆炸。而这个时刻,德军大批机械摩托化部队正往诺曼底方向火速赶来,他们的战机、战舰不久也将赶来参战……

  就在此时,担任舰炮火力支援的美国海军开始冒险行动了!有17艘驱逐舰朝海滩方向驶来,冒着搁浅、触雷和被德军炮击的巨大风险,居然在距离海滩1公里处,最近在700多米处,对抢滩建登陆场的美军弟兄们予以火力支援。正是这些驱逐舰强大的火力压制,德军开始招架不住了。在滩头上的美军指挥官趁势带头发起冲锋,尤其是久经战阵的陆战第1师敢打敢拼,重新组织队伍前仆后继冲上海滩,并连续爆破炸开了当初隆美尔亲自指挥的海滩出口的“钢铁封门”。

  当夜幕在诺曼底降临时,美军终于在这场登陆作战关键的奥马哈、犹他海滩上杀开了血路,建立起了正面宽6.4公里、纵深2.4公里的登陆场,进入陆地的战斗人员达到3.5万人。当夜,美第5军在付出阵亡了2500余人的高昂代价后,军部在岸上开设了前进指挥所,军长罗杰少将向上面发出的第一封电报就一句话:“感谢上帝、为我们缔造了美国海军。”

  盟军的成功登陆,令德军的防御区域迅速瓦解,天黑之前、就有多个弹尽粮绝的德军堡垒挂出了白旗。

  据报道,海恩·塞弗罗在美国监狱里当了3年战俘后、被遣返回国。获得自由的他一直在受到良心的谴责,他无数次的试图与诺曼底战场上幸存的美国老兵取得联系,想当面致歉请求谅解。功夫不负有心人,最后他找到了戴维·西尔瓦,这是一个在奥马哈海滩上受伤3次的美国幸存老兵。当这两个当初战场上你死我活的对头在德国见面时,却像几十年未见的老弟兄一样,互相紧紧地拥抱了足足5分钟……

  2000年,海恩·塞弗罗撰写的一本名为《62哨所——回忆1944年6月6日的奥马哈海滩》的回忆录,对自己当初的所做所为进行了忏悔。2007年,83岁高龄的他在最后一次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我确实不是因为有杀人的欲望而杀人的,而只想活下去。我知道,(那时)他们只要有一个人活下来,那么他就会向我射击。我从不想卷入战争,也从不想呆在法国,更不想呆在碉堡里用机枪射击。”

  新华报业传媒集团记者 张长宁

  特约主持 孙小伟

 主编:孙小伟   编辑:杨子梦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