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博览
他是民族英雄还是战争罪犯
2018-03-09 15:36:09

在二战后被认定为德国法西斯的帮凶、被宣判为战犯并处以极刑的罗马尼亚亲德政府领导人扬·安东内斯库,日前,被布加勒斯特地方法院宣布恢复名誉。

  此事件,引起了世界舆论的关注,扬·安东内斯库到底是一个亲纳粹的独裁者还是一个蒙冤者?布加勒斯特地方法院又为何要为他和当时政府的22位部长宣布恢复名誉?

  晶晶 (扬子晚报特约专稿)

  对一段历史的审判

  为扬·安东内斯库平反的决议,是布加勒斯特地方法院在2006年12月25日作出的,不过,直到3月初人们才得知了这一消息。

  根据法院方面透露,身为教授的罗马尼亚公民索林,在此之前向法院提出了为他的父亲,以及扬·安东内斯库及其政府阁员恢复名誉的申请。索林的父亲是扬·安东内斯库政府的重要成员,在二战结束后,被罗马尼亚新政府宣判为战犯,并与扬·安东内斯库等人一起被枪毙了。索林教授认为,当时法院的决议是不公正的。

  布加勒斯特地方法院在判决书中,为扬·安东内斯库及其政府阁员,在二战初期追随法西斯德国进攻苏联的罪行做了平反。按照法院的观点,扬·安东内斯库领导罗马尼亚军队,在1941年春天,从苏联的威胁中解放了罗马尼亚。法院对此解释说,1939年签订的苏德互不侵犯条约中的秘密议定书,显示苏联企图侵略罗马尼亚领土,当时,扬·安东内斯库选择联合德国显然受此影响。布加勒斯特地方法院指出,1946年,罗马尼亚人民法院显然并不知道这一秘密议定书的存在。

  今天的不少罗马尼亚人认为,苏联军队当时进入罗马尼亚领土是不合法的,在有些方面违背了国际法的准则。不过,提起诉讼的索林教授,连二战时期罗马尼亚政府和法西斯德国侵略苏联的事实都不承认。

  罗马尼亚宪法的起草者伊尔戈万,把布加勒斯特地方法院的决议,说成是“对历史而言很重要的决议”。罗马尼亚法律委员会主席安东也指出,每当出现新证据的时候,就应该考虑重新修改历史。

  出人意料的“反转”

  2006年圣诞节,也正是苏联解体16周年纪念日,布加勒斯特地方法院宣布,为罗马尼亚前首相扬·安东内斯库恢复名誉。

  扬·安东内斯库,1882年生于皮特什蒂一个军人家庭,他也子承父业,进入了军事学校并以最优秀的成绩毕业,成为了一名指挥官。一战中,30出头的扬·安东内斯库作为一名中级军官威名远扬,得到了王室的重用。战后,扬·安东内斯库接连出任了罗马尼亚驻法国和驻英国的武官,并赢得了两国的高度重视。回国后,扬·安东内斯库凭借出色的个人能力继续官运亨通,晋升为上将、破格提任总参谋长,并最终于1938年升任了陆军大臣。在二战中,扬·安东内斯库率领罗马尼亚,加入了轴心国集团,在苏德战场上与德军并肩作战不遗余力,最终,于1946年被定罪。

  在漫长的岁月里,扬·安东内斯库一直以德国法西斯的帮凶,以及罗马尼亚独裁者的身份出现在世人眼中,战后,扬·安东内斯库被宣判为战犯并处以极刑。而60年后,布加勒斯特地方法院却认为,基于一些新的证据,对此应当重新评判。最主要的新证据在于:1939年,苏德签订了互不侵犯条约,其中的秘密议定书显示出,苏联企图侵略罗马尼亚领土——这一证据在1946年,对扬·安东内斯库定罪的时候,显然还没有被挖掘出来,事实上,苏联也确实那么做了,罗马尼亚的比萨拉比亚和北布科维纳两个省,被割让给了苏联。法院认为,扬·安东内斯库倒向德国显然受此影响,其领导的罗马尼亚军队,在1941年春天从苏联的威胁中解放了罗马尼亚。

  从战犯到英雄,扬·安东内斯库的剧情反转太快,巨大的争议也随之而来。

  抢回失地的“民族英雄”

  二战欧洲东线战争爆发后,苏德进行了人类历史上空前规模的大厮杀,中东欧几乎所有无辜的小国都被迫卷入了这场浩劫。罗马尼亚在苏德战争前,处于德国占领区和苏联之间,从地缘角度和历史因素来考虑,没有可能置身事外。此时的苏联,已经成为了一只对罗马尼亚虎视眈眈的老虎,意图占领这个国家,恢复苏联因战争所受创的损失,这一意图很快变为了现实,罗马尼亚虽极力保持中立,但三分之一的领土很快割让给了苏联、匈牙利和保加利亚,苏联红军屯兵边界,谋划进一步控制罗马尼亚。扬·安东内斯库在无奈之下,向与自己有渊源的英、法两国求助,但此时法国已经投降,英国正遭受轰炸,无心也无力对罗马尼亚援助,只有德国,希特勒已经控制了中欧,为了从罗马尼亚获取石油,表现出愿意帮助罗马尼亚的意愿,扬·安东内斯库仿佛已经没有了别的选择了,最终带领罗马尼亚加入了轴心国。

  很快,扬·安东内斯库与纳粹德国签定了罗德经济10年合作协定,根据此协定,罗方必须按照主要经济产品销往德国的方向,来改建本国的交通线,聘请德国专家来管理本国各个经济部门,并降低本国货币对德国马克的比价。1940年10月,扬·安东内斯库同意德军进驻罗马尼亚,次年,在希特勒的支持下,扬·安东内斯库清洗了极端暴力团伙铁卫团,掌握了军政大权。他依照德国和意大利的独裁体制,宣布罗马尼亚为“军团国家”,废除宪法,取缔政党,在国内建立了法西斯独裁统治。

  1941年1月14日,他获悉纳粹德国准备发动对苏联的战争后,3次前往德国,向希特勒请求罗马尼亚军队参战的问题,扬·安东内斯库的意图很简单:拿回原本属于自己国家的土地。他不但保证本国军队将站在德国方面对苏军作战,而且允诺,承担德军通过罗马尼亚领土前往苏联前线的所有费用。1941年6月22日,罗军同纳粹德军一道,对苏联发起了进攻,30多个师近百万人攻入了苏联境内,7月27日,罗马尼亚以战死10486名士兵的代价,收复比萨拉比亚和北布科维纳。即便此时的罗马尼亚军事经济已基本被德国所控制,沦为了纳粹德国的附庸,但因为“夺回失地”这一伟绩,扬·安东内斯库被晋升为元帅,得到了除罗马尼亚共产党之外的全民的一致支持。

  膨胀的野心与堕落的帮凶

  失地夺回之后,罗马尼亚国内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反战声音,很多人认为,罗马尼亚应该“到此为止”。但这并不被德国允许,被 “伟绩”冲昏头脑的扬·安东内斯库也并没有停下脚步,他继续带领军队,和德国并肩作战,于10月16日占领了敖德萨,在此战中,罗军战死2.7万,负伤8.9万,还有1.4万失踪。作为回报,德国给予罗马尼亚包括敖德萨在内的,从比萨拉比亚到德涅斯特河地区的控制权。尝到更大甜头的扬·安东内斯库,再次否决了国内要求结束战争的声音,不顾苏联的最后通牒,接受其宣战,并于年底,向英国和美国宣战。

  1942年夏,罗马尼亚军队跟随德军一直挺进到伏尔加河流域,掩护斯大林格勒战役中的德军侧翼。随着寒冬的到来,苏军接连突破了罗马尼亚军队第三军团和第四军团的防线,迅速转入了反攻。损失近半的罗马尼亚军队又重新装备了19个师,继续为德国服务。1944年3月,苏联红军抵达了布鲁特河,罗马尼亚政府中有人开始求和,苏联的条件是,恢复1939年的国界,驱逐德军,允许苏军自由通行。扬·安东内斯库拒绝了这个条件,因为这样,等于承认1941年的对苏战争,不是收复领土而是蓄意侵略。1944年8月,苏军攻入了罗马尼亚,他们秘密会见了自战争以来,一直对扬·安东内斯库持反对意见的国王,8月23日,王室单方面采取行动,抓捕了扬·安东内斯库,国王米哈伊一世通过无线电广播向全国宣告,扬·安东内斯库的独裁统治已经结束,将由国家民主集团组成新一届的政府,同时宣布和德国断交,接受同盟国的停战条件。之后,扬·安东内斯库被移交给一周后进驻布加勒斯特的苏联军队。1946年5月17日,经布加勒斯特人民法庭的审判后,扬·安东内斯库以叛国罪、屠杀人民罪、被处以极刑。6月1日执行枪决。

  沉沦背后的反思

  从英雄到战犯,从领导人民收复失地,到成为法西斯的帮凶,扬·安东内斯库没有遏制住自己的野心,并且选择了一条极端错误的道路。从战犯到英雄,布加勒斯特地方法院为扬·安东内斯库的平反,也更加彰显了,人们对于过去那场战争的深层次的反思。

  苏联社会主义联邦制从20世纪30年代起,就落入有名无实和严重变形的尴尬境地,宪法中规定的加盟共和国的“主权”,和“自由分离权”被束之高阁。苏联政府把俄罗斯民族和俄罗斯联邦,置于一个极其特殊的地位,高高地凌驾于其他的民族之上。

  1939年11月苏联入侵芬兰。翌年3月签订的苏芬和约,将列宁格勒附近的苏联国境线,向北推移了150千米,苏联将获取的4.1万平方千米领土,并入了俄罗斯联邦卡累利阿自治共和国,1940年3月31日,又将卡累利阿自治共和国,升格为卡累利阿—芬兰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然后接收为第12个加盟共和国。

  1940年6月,苏联以立陶宛政府违反苏立互助公约,与爱沙尼亚、拉脱维亚组成反苏军事联盟为由,出兵占领了波罗的海沿岸3国。8月初,三国被迫加入苏联,苏联的加盟共和国由此从12个发展到了15个。

  1940年6月,苏联以国际形势要求用最快速度解决历史遗留的领土问题为由,出兵占领了罗马尼亚管辖的比萨拉比亚和北布科维纳。后将比萨拉比亚,并入1924年建立的摩尔达维亚自治共和国,从而建立摩尔达维亚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成为苏联的第16个加盟共和国。

  苏联的一系列动作,让罗马尼亚人意识到自己处于了危险的境地:苏联武装解决领土问题的矛头,早晚会指向罗马尼亚。因而这时,罗马尼亚希望自己得到德国的支持,好像芬兰那样,能够阻挡住苏联的进攻。每一个独立的民族国家,都希望维护自己的独立完整,但是,扬·安东内斯库,却走了一条错误的道路。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苏联何尝不是作茧自缚,历史没有假设,但是,假如希特勒没有争取到扬·安东内斯库,苏德战场是否还会出现如此惨烈的莫斯科与斯大林格勒战役?

  2008年,罗马尼亚最高法院推翻了对扬·安东内斯库平反的裁决,对于已经刻上了耻辱柱的罪行,历史并没有宽恕他,正如俄罗斯外交部前发言人卡梅宁·列昂尼德耶维奇所说的那样:罗马尼亚地方法院的决议,试图重新定义二战的结果,这是对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牺牲者的极大侮辱,并试图使人们忘记,这一人类历史上最严重的灾难。俄罗斯政府希望罗马尼亚高等法院对这一罪恶昭彰的决议作出反应。

  但是,在动荡的历史条件下,小国的无力与风雨飘摇,着实令人唏嘘。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