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
雾锁海南,回南京机票涨到1万多! 航企究竟算不算“坐地起价?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8-02-23 08:15:13

图片

海口美兰机场。

21日,随着春运返程高峰大幕开启,旅游热门目的地三亚却遭遇了“海陆空”回家难的尴尬。

由于“雾锁”琼州海峡,上万辆过海车辆积压导致交通拥堵,而被返程一族寄予厚望的航班机票却一票难求,不仅价格飙升至万元以上,就连中转票也分分钟抢购一空。作为民航价格进一步放开后的第一个旅游黄金周,春运返程高峰却意外上演了一出“人在囧途”。

综合央视财经、央视新闻、北京日报、新京报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范晓林 马燕

三亚飞南京,票价过万还买不着

今年三亚“天价机票”事件有个重要背景是,海南连现大雾,琼州海峡能见度有时没达到通航条件,海口几大港口多次短暂停航,至少影响数万辆汽车出岛。虽然,目前海口轮渡恢复正常,正在加紧运输滞留车辆,但是机票仍旧供应紧张。

据央视财经记者了解,三亚至广州27日、28日有少量公务或头等舱,经济舱最早需要到3月2日。《北京日报》记者发现,过万元的票价与所剩无余的机票几乎成为各大航空公司官网的“标配”。

据国航官网21日信息显示,2月22日-25日,各舱位均无剩余机票,26日-28日,有少量头等舱余票,价格在1万元到1.4万元之间。无独有偶,东航官网也显示,2月22日-25日,除了24日有部分中转航班有余票,头等舱和直航经济舱均无票,且价格均超万元。

昨天,扬子晚报记者在携程网上查询得知,2月22日从三亚飞南京的航班票价为10367元,但网页显示:“你查询的机票已售完。”

海南的机票价格,到底上涨了多少?

据介绍,从整个海南出港情况来看,出港价格最低的是大年初一,无论是从三亚还是从海口出港,价格均不到千元。此后机票价格就一路走高。其中,初六(2月21日)这一天出港平均机票价格最高:从三亚出港的平均价格达到2700.18元,从海口出港的平均价格则达到1944.59元。

再加上初五开始海南岛受天气影响,气象条件不利于飞机起降,人们对返程的需求急剧增加,成为机票价格过万元的原因之一。据统计,与去年相比,从海口、三亚出港高峰期的机票平均价格分别增长了16%和14.9%,而且从海南出港航线“一票难求”,这种情况将持续到本周末。

境外中转,机票价格低一半

那么,春运返程高峰如何化解“人在囧途”的尴尬?去哪儿网机票数据显示,与其花上万元买票回京,不如从境外中转。“境外中转”的目的地,可以选择金边、暹粒、普吉岛、芭提雅等飞行时间在3小时以内的境外目的地,从海口或三亚出发机票含税价格都不贵。

2月23日,从新加坡樟宜机场直飞北京首都机场的票价含税最高5986元,而从印尼巴厘岛飞往北京,直飞票价含税最高8847元,最低4831元。

对此,不少网友感慨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从三亚飞回北京,基本可以飞全世界了!下次还是去东南亚岛国穷游吧!”

算不算“坐地起价”违不违规?

省消保委专家

如果航企串通操纵价格就违法

江苏省消保委投诉部主任张昊舒介绍,消费者从维护自身权益出发的角度,不妨了解一下2017年底到2018年初,中国民用航空局、国家发展改革委共同印发的两个文:《民用航空国内运输市场价格行为规则》(以下简称《规则》),以及《关于进一步推进民航国内航空旅客运输价格改革有关问题的通知》。

张昊舒介绍,《规则》和《通知》明确国内运价管理方式是根据客货类型、舱位类型的不同实行政府指导价与市场调节价相结合的方式,比如头等舱实行市场调节价,经济舱是政府指导价和市场调节价相结合。

《规则》还规定,每家航企每航季上调实行市场调节价的经济舱旅客无折扣公布运价的航线条数,原则上不得超过本企业上航季运营实行市场调节价航线总数的15%;上航季运营实行市场调节价航线总数的15%不足10条的,本航季最多可以调整10条航线运价。每条航线每航季无折扣公布运价上调幅度累计不得超过10%。

更重要的是,《规则》也明确了航企不得有以下六种价格违法行为:一是不执行政府指导价,超出规定幅度制定价格;二是相互串通,操纵市场价格,损害其他经营者或者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三是捏造、散布涨价信息,哄抬价格,扰乱市场秩序;四是虚构原价、虚假标价、虚假打折、采用误导性价格标示、隐瞒价格附加条件;五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实施价格垄断行为,损害其他经营者或者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六是法律法规禁止的其他价格违法行为。

他认为,如果调查后发现航企违反了《规则》和《通知》的规定,当受到处罚。如果调查后发现不违反,而是淡旺季的灵活定价,那么也有利于资源的合理配置,不应受到太多诟病。

律师

“不可抗力”使得旅客难维权

江苏玖润律师事务所饶奋斌律师认为,有网友认为航企涉嫌“垄断”,就他个人观点分析,未必是航空公司间的“价格合谋”,还可能是有条件增加供给却不增反减的“默契”。无论是着眼于春运热点航线的科学调控,还是民航常态化监管,都有必须结合现实运力因素等,防范本可避免的价格畸形。

饶律师认为,今年三亚“天价机票”事件有个重要背景是,海南连现大雾,海口几大港口多次短暂停航,至少影响数万辆汽车出岛。

也就是说,今年的机票并非正常的市场状况下的价格,而是某种特定条件下的“垄断定价”——在汽车等可选择出行方式减少的情况下,飞机成为市场垄断势力,这极易造成隐性价格垄断。饶律师称,在过往的司法实践中,航空公司因为飞行安全需要,一句“不可抗力”就可以对上述飞行交通行为“宽泛地享受解释权”,在这方面旅客维权比较难。

电商分析师

适当涨价可理解,但切忌“趁雾打劫”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生活服务电商主力分析师陈礼腾认为,对于市场波动造成的价格调整可以理解,对航空公司来说,根据供需、淡旺季等因素浮动定价没问题,陈礼腾认为,在热门时段的热点航线上,如果没有合理的解决方式,通过提高价格来筛选用户是比较有效的方法,但要切忌“趁雾打劫”。若利用信息不对称趁机收割,那跟之前的海鲜大排档天价宰客无异。这就需要企业方面加强自律,强化服务,必要时申请新增加班航班、紧急抽调运力,而有关部门也应发挥政府功能,启动应急处理机制,加强价格管制,引导游客分流,做好运力调控、优化等。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