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
红色丰碑系列微纪录片|八十二壮士喋血刘老庄
来源:扬子晚报网 2019-07-21 08:50:04

  指导员李云鹏

  刘老庄八十二烈士陵园 杨恒国 朱信智 摄

  扫码看视频

  82人对1600多人,兵力悬殊,这是怎样的一场战斗?1943年,日军在淮海抗日根据地“扫荡”,新四军三师七旅十九团二营四连82位战士为掩护军民安全转移,与日军殊死血战,终因敌我力量悬殊,全部壮烈牺牲。这支英雄的连队后来被命名为“刘老庄连”,一个英雄的番号正式诞生。一场战斗全连牺牲,以一个村庄的名字来命名一个连队,这在我军历史上并不多见。

  “红色丰碑”寻访影视剧英雄原型全媒体行动走进淮安市淮阴区刘老庄这片热土,回溯八十二位烈士以鲜血和生命完成的壮举。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朱鼎兆 王亚楠 专题统筹 刘璞

  资料图片来源:刘老庄八十二烈士陵园、李爱云

  【影视剧】

  《刘老庄八十二壮士》由八一厂和电影频道联合出品,该片由杨虎执导,赵毅、刘鉴、白雨等人主演。影片由历史真实事件改编而成,重现了抗日战争时期,在江苏省淮安市淮阴区刘老庄乡,新四军八十二位英雄为保卫家园而英勇牺牲的故事。

  悲壮!血战刘老庄

  全连82人全部壮烈牺牲

  淮安新四军刘老庄连纪念园内,松柏环翠,八十二烈士纪念碑,远远望去,犹如两支架立的钢枪直刺蓝天,顶天立地。纪念碑高度19.43米,代表着1943年这里发生的那场著名的战斗。

  原淮阴县常务副县长周明成向记者讲述起四连英勇战斗的往事,他的父亲周文忠、伯父周文科70多年前收殓过烈士遗骸,对战斗的激烈印象深刻。

  1943年,日军和伪军在苏北淮海抗日根据地“扫荡”。新四军三师七旅十九团以连排为单位,分头活动,穿插在敌占区,寻机歼敌。3月18日子夜,十九团二营四连、六连经过两三天高强度的战斗、转移、奔袭,来到了刘老庄休整。然而,他们却遭遇到日军驻苏北的第十七师团。

  向刘老庄方向进犯的日军,有1600余人,还携带着100多门大小火炮。营首长带领六连,立即向东迂回,抢时间跳出包围圈。同时传令,要求四连迅速跟上转移。四连连长白思才、指导员李云鹏向首长请示:稍作阻击,掩护地方机关和跑反的群众,而后转移。

  白思才和李云鹏决定在庄南阻击日军。近20分钟伏击战后,四连撤到庄北的交通沟里——当地深挖的“交通沟”宽5尺,深4尺,纵横相连、庄庄相通。当日军从四面包抄过来,这时他们发现:前面没路了,交通沟“断头”了。

  这里成为了他们最后的战场。日伪军集中炮火对四连进行了毁灭性炮击,并以大队骑兵实施冲击。四连战士们连续打退日伪军5次进攻,苦战至黄昏,连长白思才传令:所有轻伤员除了随身携带的步枪与刺刀外,子弹全部集中起来供重机枪使用,其余轻机枪与步枪一律拆毁,就地掩埋。

  从拂晓到黄昏,这是一场惨烈得难以诉说的战斗:四连82位勇士则全部壮烈殉国,他们毙伤日伪军数百人。

  激烈的战斗结束后,李广涛、周文科、周文忠等人进入战区,看到战士牺牲的惨状泣不成声。据周文忠回忆,他在收殓烈士遗骸时,发现一名战士还有微弱的呼吸。这名战士身负重伤,血肉模糊,醒来后,还用微弱的声音呼喊着:杀!杀!杀!他断断续续地讲述了战斗的经过,因伤势过重,第二天去世。

  还有不少战士是跟敌人抱在一起牺牲的,有两位战士实在跟敌人分不开了,当地百姓不得不收葬了84具尸体。

  朱德在《八路军新四军的英雄主义》一文中对这场战斗高度赞扬,称其“是我军指战员英雄主义的最高表现!”战后,新四军三师七旅重新组建了四连,并命名该连为“刘老庄连”。

  为什么要打?

  日方史料还原战斗细节

  刘老庄的这场遭遇战,四连本可以不打。

  此前,新四军曾缴获日军的《一九四三年春季“扫荡”盐阜区二O号作战计划》,其实已经做好反“扫荡”准备。而且,四连也接到了上级转移的命令,让他们抢时间跳出日军包围圈。

  本可以撤退为何要打?江苏省新四军和华中抗日根据地研究会会员、青年抗战史学者胡卓然告诉记者,南六塘河和北六塘河之间的“夹滩”是一个天然的缓冲地带,任凭敌人从哪一边来,敌后军民都可以跨过另一条河,就能隔河对峙,凭着河堤阻击敌人。此前,日军没有及时封锁南六塘河畔的渡口,军民一举冲出包围圈,让日军扑了个空。这一次,日军妄图占领古寨一带渡口,从南侧完全封锁河岸。

  而刘老庄正是日军占领渡口的必经之途。如果日军未遇抵抗通过这里,将会在半个多小时之后到达南六塘河岸边,把夹滩之间的敌后军民置于绝地。在这种紧急情况下,四连毅然决然担负起掩护群众转移的任务。

  这是一场敌我力量悬殊的战斗。侵华日军第十七师团第五十四联队是刘老庄战斗里的日军进攻部队,日方战史《步兵第五十四联队史》曾记载,日军部署的重火力有联队的野炮中队、机关枪中队和大队的步兵炮小队,仅步兵炮小队就向我军阵地发射63枚炮弹。日军还让名叫“申得瑞”的汉奸翻译出来喊话,说:“抵抗是没有意义的事”,“把武器扔出壕沟外的人将受到优待。”四连的回答是一排排飞出的子弹。

  最终,战士们以鲜血和生命换取了淮阴、沭阳敌后军民的安全转移。

  生前两封家书

  铁血男儿也有柔情一面

  “如家音回报,可惜我也不能等收了,我已离开此地转入本省淮阴了……待风息波静,凯然而归,全家团聚,以报此恩。”四连指导员李云鹏是江苏沛县人,牺牲时年仅23岁,也是八十二烈士中唯一留下家书的人。随部队转战至淮阴刘老庄时,他在写给父母的信中询问祖母的身体状况,也是在这封家书里,他告诉父母,他已将自己原先的名字“李亚光”改为“李云鹏”。

  父亲李梦祥回信告诉李云鹏,祖母已去世。李云鹏很快又回信一封,言语中满是对祖母的愧疚。

  直到李云鹏牺牲一年后,身在徐州沛县老家的李梦祥收到表兄弟孙一涛的信,方才得知儿子已牺牲在刘老庄。

  得知李云鹏与他的战友全部壮烈殉国,教了42年书的李梦祥做了一个决定:将二儿子改名李云昭,后面所生的子女名字中也都有“云”字,女儿名为李爱云,名字寓意要一辈子爱着哥哥李云鹏。

  李云鹏牺牲时,李爱云还没有出生。但她从小知道有个为国捐躯的英雄哥哥。父亲只要给他们念《征途纪实》中的“刘老庄战役”故事,就会指着房梁上的风筝告诉他们:“这个风筝是你们的哥哥李云鹏亲手扎的”。后来挂在房梁上的风筝烂了,李梦祥又将风筝线细心保存。

  指导员的妹妹

  在牺牲地为82位哥哥守灵一辈子

  1967年3月18日,是李云鹏与战友牺牲24年的日子,此时李爱云21岁,刚刚高中毕业,第一次跟着父亲来到刘老庄祭扫。她被眼前的情景震撼了:老百姓从四面八方赶来,手里拿着自己做的小白花。那时她才知道,哥哥牺牲后,邻近的群众扛来了门板,拖来了芦苇席,拿来了土布,含着热泪,把烈士残缺的遗骸细心放好。因为烈士们大多数来自北方,乡亲们就把他们朝北摆放,让他们的英灵能够早日回到家乡。

  看着年迈的父母出行不便,在第一次到刘老庄八十二烈士陵园祭扫完哥哥与他的战友后,李爱云萌生一个想法:到哥哥牺牲地插队。

  1969年,父亲将23岁的李爱云送到淮阴县刘老庄插队、落户。刚插队不久,南京军区政治部就发函给淮阴县征兵办,要特招她入伍,被她谢绝。第二年,组织又安排李爱云到复旦大学上学,她又一次拒绝,把机会让给了看守烈士陵园的工人子女。结婚前,徐州市政府来人要调她回市里上班,仍被其谢绝。

  这一来,就是一辈子。如今,除了祭扫哥哥们的陵墓,73岁的李爱云仍义务承担着为参观者宣讲刘老庄八十二烈士事迹的工作。李爱云说,在她心里,她早已把82位勇士都当成自己的哥哥,她这一辈子践行着自己当初的诺言:陪82位哥哥一辈子,为82位哥哥守灵一辈子。

  烈士不再无名

  9个月行程3万里确定9名烈士身份

  在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大会上,习近平主席称,刘老庄连与“狼牙山五壮士”、董存瑞、黄继光等一样,都是“用生命诠释了一往无前的英雄气概”。

  八十二烈士是淮安人民的骄傲,然而大部分烈士连姓名都没有留下。2011年,淮安军地启动“只为烈士不再无名”大型寻访活动。据参与寻访的淮安日报记者周洋介绍,寻访组历时9个月,行程3万里,走访烈士们曾经战斗过的地方,翻阅档案资料,寻找到40多位相似“八十二壮士”的线索。经党史专家认可,新确定9位烈士的姓名。此外,李云鹏、孙尊明、王步珠等烈士的事迹也得到了进一步丰富。

  周洋说,“只有让英雄的城市充实着英雄的记忆,城市的记忆才不会断裂。这不仅是对烈士、历史的一份责任,也是对淮安这座城市的一份责任。”

| 相关
| 微矩阵

扬子晚报网(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 版权声明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