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科技人员有尊严地富起来

 科技人员拥有了通过成果转化富起来的机会。

经过两次审议,8月29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表决通过了修改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的决定,修改后的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将从10月1日起实施。

2013年,我国技术合同交易额达到7469亿元,年增长率16%,科技成果转化对经济发展的支撑引领作用显现。但是,我国高校、科研院所科技成果真正实现转化与产业化的比率还比较低,科技投入和科技资源存在巨大浪费,究其原因,是相关法规政策和体制机制存在瓶颈。

“这是国家在推进科技体制改革中又推出的一项重磅政策,将为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实施奠定重要的制度基础。”科技部政策法规与监督司张杰军处长认为,与之前的法规制度相比,这次是以法律形式吸纳、固化了一些国家各部门和地方的成熟做法,充分借鉴了国际经验,意义重大,目标是形成市场经济体制下促进科技成果转化的制度安排。

正 名

确定科技成果处置权、收入分配权权属

“过去,责任是你的,权在上头,利益呢,说不清。现在,责权利都在成果完成单位。”北京理工大学副校长杨树兴评价,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修改的关键不是“释”利而是“明”利。

杨树兴说,虽然之前规定利益归国家,“实际上,国家也没收走。去了哪里,无从考究”。

在之前的制度规定下,审批程序的繁冗导致很多科技成果的转化遥遥无期。对完成人及单位来讲,名义上已获得职务科技成果授权,但实际上没有处置权,更没有收益分配权,科技成果转化陷入了一个不转化没有责任、转化就必须要承担国有资产保值增值,负有国有资产不能流失的责任。例如,在武汉光电国家实验室,一项曾拍出高达1000万元的职务发明专利从诞生到交易,需要跨过17道审批门槛。

修改后的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一大亮点是,国家设立的研究开发机构、高等院校对其持有的科技成果,可以自主决定转让、许可或者作价投资;转化科技成果所获得的收入全部留归本单位,在对完成、转化职务科技成果做出重要贡献的人员给予奖励和报酬后,主要用于科学技术研究开发与成果转化等相关工作。换句话说,国家设立的研究开发机构、高校对其持有的科技成果享有处置权,让成果转让收入的分配实现了名副其实。

明 利

奖励比例提至50% 明确股权和分红激励政策

由于之前单位对成果的持有没有明确说法,留给院所的钱经常用不好。

“单位忽视和侵害发明人的现象时有发生,”国家知识产权局副局长何志敏曾说,“发明人获奖励报酬等权利的实现完全靠单位‘自觉’。”

不被承认的“知本”往往“走为上计”,中国工程院原副院长干勇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把着利益不放,有些单位出现过项目一完成,个人就带走成果的情况,团队也跟着散了。”

即便有的单位对科研人员“知冷知热”,“技术转移一直存在,但他们内心是害怕的,担心因为侵占国家资产获罪。”干勇说。

由此带来的弊端显而易见。

我国每年的专利申请数量并不少,相比欧美国家,科研成果的基数很大,但产生了大量的“死专利”,“活专利”的转化率也不及欧美国家的20%。科研人员面向市场开展研发和转化成果的动力不足,核心问题是激励不到位。

修改后的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在奖励方面采取了“约定优先,法定保障”这种更符合市场经济规律的办法。同时,将奖励比例由不低于20%提高至50%,并明确国家设立的研究开发机构、高等院校规定或者与科技人员约定的奖励、报酬的方式和数额应当符合上述标准。

修改后的法律明确了股权和分红激励政策。国家鼓励研究开发机构、高等院校采取转让、许可或者作价投资等方式,向企业或者其他组织转移科技成果。

“假如我研究一个芯片,转化给企业就不再管了;如果被人超越了,这个公司可能就会倒闭。但如果我入股了,我会跟踪研究这个芯片,甚至可以超越国外的芯片,因为我有利益在其中。”山东农业大学校长温孚江已当了14年的校长,遇到的一个棘手问题就是科技成果转化。他认为,这样的规定,让科技成果转化更具生命力。

此外,由于科研院所与高校多属事业单位,因此奖励必须被纳入单位工资总额,并且作为单位工资总额基数来核定,这意味着把奖励发给转化成果的科研人员的同时,其他人的收入会受到影响。修改后的法律明确,国有企业、事业单位依照本法规定对完成、转化职务科技成果做出重要贡献的人员给予奖励和报酬的支出计入当年本单位工资总额,但不受当年本单位工资总额限制、不纳入本单位工资总额基数。

法律同时提出,国家设立的研究开发机构、高等院校应当建立符合科技成果转化工作特点的职称评定、岗位管理和考核评价制度。

亮“家底”

加强科技成果信息发布

“眼皮底下的‘宝贝’,我们遍寻不着,硬是到国外花了一笔‘冤枉钱’。”江苏擎天信息科技集团董事长辛颖梅曾向媒体讲述了一段令人扼腕的往事。

几年前,该公司瞄准国内环保产业发展趋势,决定开发温室气体排放监测软件,但在算法研究上遇到了困难,当时企业想和国内高校合作攻关。但无论从公开的网络中搜索,还是靠业内人脉打听,都找不到相关的技术成果和专家。没办法只能到国外购买,花了1000多万元。软件推出后不久,公司技术总监在一次学术交流会上作报告,提及这一技术,在场的一位大学教授站起来说,他三年前就研究出这个成果了!

像这样由于信息不对称造成的科技成果转化“灯下黑”现象,并不鲜见。

修改后的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一项重要制度安排是,规定国家建立、完善科技报告制度和科技成果信息系统,向社会公布科技项目实施情况以及科技成果和相关知识产权信息,提供科技成果信息查询、筛选等公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