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质做好了,种粮照样能增收

  最低收购价首次全面下调

  国家发改委政策研究室发布的主要内容是:2017年国家继续在稻谷主产区实行最低收购价政策。综合考虑粮食生产成本、市场供求、国内外市场价格和产业发展等各方面因素,2017年生产的早籼稻(三等,下同)、中晚籼稻和粳稻最低收购价格分别为每公斤2.6元、2.72元和3元。据了解,江苏没有早籼稻,以粳稻为主,有少量中晚籼稻。去年中晚籼稻的最低收购价为每50公斤138元,粳稻为155元,今年的最低收购价每公斤分别比去年低0.04元和0.1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稻谷最低收购价下调,是2004年国家实行稻谷最低收购价以来的首次全面下调。从2008年开始,国家连续7次上调了稻谷的最低收购价,2015年未做调整,2016年仅是早籼稻下调,中晚籼稻和粳稻最低价保持不变。

  “价格下调是预料中的事。”宜兴市芳庄国家粮食储备库主任曹光春表示,几年前就有最低收购价要下调的传闻,因为那时候国际国内粮价倒挂已经比较严重,粮食库存已经难以消化,但国家为了保护种粮农民的积极性,保证粮食安全,一直没有下调最低收购价,但是,由于国际稻米价格处于历史低位,国产大米与进口大米的价格差距越拉越大,目前国内籼米价格比进口籼米高出50%左右,国内的小麦价格也远远高于进口小麦。在这种趋势下,粮食去库存变得越来越难,仓容紧张问题一直得不到缓解,长远来说对粮食生产不是好事。“我个人觉得,这次最低收购价下调是很谨慎的,下调的幅度很小,不会对粮食生产产生影响。”曹光春说,最低收购价的初衷是为了防止粮食价格暴涨暴跌,起到稳定市场的作用,谨慎下调最低收购价,最直接的结果是有利于粮食去库存,对市场价格影响不大。实际上,近年来最低收购价收购的粮食占比越来越小,大部分还是由市场主体收购的。去年秋粮开始收购时,宜兴本地的开秤价每公斤只有2.8元左右,后来涨到3.1元,这都是市场无形之手在起作用。

  下调不影响大户积极性

  盱眙县旧铺镇旧铺村种粮大户刘万宏还没听说稻谷最低收购价下调的消息,他觉得,毕竟下调的幅度很小,因此不会影响他的种粮积极性。这位流转了1500多亩土地的农民一直种植晚籼稻,他说,实际上,这些年他收获的稻子都是卖到加工厂的,每公斤2.6元,比最低收购价稍微低一点,但水分和杂质要求比较宽松,实际上的价格比最低收购价好。“我们这里的种粮大户基本上都把稻子卖到加工厂的。”他说,只要加工厂有钱可赚,稻谷的收购价就不会被压低。

  溧阳市社渚镇种粮大户孙翔表示,只要最低收购价这根“杠杠”放在那里,粮食价格是不会有大的波动的,说不准对于农民来说还是好事,因为可以让更多的农民选择种植一些优质品种,而优质品种可以卖出好价钱,农民照样可以增收。这位年轻的种粮大户以自己的经历证明了这一点:他家流转了4000多亩土地种粮,早几年根本不问什么品种,基本上是种子公司卖什么种子,他家就种什么品种,但这两年不同了,他选择了南粳系列的稻种,稻子收获后卖给宜兴鲸塘的一家加工厂,每公斤售价3.2—3.3元,比国家最低收购价高出0.1—0.2元。

  倒逼农民选种优质品种

  海安县米业协会会长刘昌明也认为,最低收购价下调,可以倒逼农民选种优质品种。“道理很简单,在水分和杂质都达到要求前提下,最低价收购的稻子是不问品种的,”他说,但到市场收购主体那里,价格差别比较大。比如目前海安大米加工企业收购普通品种的稻子,每公斤只有2.92—3元,而南粳9108和南粳5055,每公斤3.2—3.3元,比普通品种平均高出0.3元,也比去年国家最低收购价高出0.1—0.2元。实际上,这两年优质稻谷能卖优价已经逐渐为农民所了解,去年海安县种植的稻谷优质品种达到40%,而前年只有20%。估计今年最低收购价下调后,农民对优质品种的选择会更加自觉。“只要最低收购价摆在那里,就像秤上有了定盘星,不用担心价格会波动。”

  省粮食局一位专家认为,微幅下调最低收购价,可以缓解粮食去库存压力,符合新形势下国家粮食安全战略的总体要求。目前国内粮食出现结构性、阶段性过剩,微幅下调收购价格,与中央“一号文件”关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精神完全一致,既能保持粮食种植面积稳定,又能引导农民调整结构。如果种粮朝着绿色和优质的方向转变,农民的收入不仅不会降,还能增加。朱新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