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产品质量安全这条路依旧很长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拿出大白菜现场“推销”的全国人大代表谭志娟火了。来自黑龙江的谭志娟从事基层农技推广工作38年,一直关注食品安全问题,她此次举动的目的是向大家说明她们种出来的蔬菜是安全放心的。

  不止谭志娟一个人,食品安全是全社会关注的焦点,而食品安全源头在农产品,基础在农业。当前,农业产业的任务不仅是保障农产品数量的增长,更要看重农产品的质量和安全。目前社会上也已涌现出很多模式,如社区支持农业(CSA)、订单农业、生态农业等,为保证农产品质量安全提供了新路径、新武器。

  政府:频发“史上最严”之音

  在中国农科院农业质量标准与检测技术研究所研究员李祥洲看来,进入21世纪以来,人们的注意力从吃得饱转向吃得好、吃得安全,政府有关农业生产管理的政策措施也逐渐向质量安全倾斜,着手解决农产品质量安全问题。

  2001年,农业部启动实施旨在提高农产品质量和保证农产品消费安全的“无公害食品行动计划”。事实证明效果是明显的。近年来,我国农产品监测合格率一直稳定在96%以上,农产品质量安全水平也稳定向好。

  “但由于我国农产品生产加工链条长,生产经营主体庞大分散,质量安全隐患层出不穷,违法手段花样翻新,小概率问题引发的突发事件时有发生,给利益相关方造成了严重的困扰和损失。”李祥洲说。

  一直以来,我国在确保从田间到餐桌的安全方面主要有两部法律作为支撑依据,即《农产品质量安全法》和《食品安全法》,后者已于2015年10月1日正式实施。新《食品安全法》自出台后,就被社会冠以“史上最严”的称号。

  以果蔬等禁施剧毒、高毒农药为例,新《食品安全法》对违法使用剧毒、高毒农药的行为,增加了由公安机关予以拘留处罚的规定。

  《农产品质量安全法》实施已有11年,却还未修订。今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江西省政协副主席刘晓庄和全国人大代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昌吉州玛纳斯亿鑫果品专业合作社理事长杨琴等人都提出要尽快修订该法。

  “目前我国农产品质量安全问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与现行《农产品质量安全法》存在一些漏洞有关。”杨琴表示。

  现实:从农户到消费者的鸿沟

  事实上,农产品质量安全已上升到国家战略,目前我国已建立一系列制度,出台了很多法律法规,但农产品质量安全形势依然严峻,正如农业部部长韩长赋在两会上讲到的“总体向好,但问题不少”。

  究其原因,问题并不是出现在一个环节上,与农产品生产经营方式、产地环境、农业投入品、消费引导、公众科学素养等关系密切。

  以农业投入品为例,在李祥洲看来,在今后一个相当长的时期,农产品生产过程中不使用化肥、农药是不可能的,“农业现代化程度越高,化肥农药的使用量越大。”

  实际上,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能做到农产品中没有农药残留,农兽渔药残留已成为农产品的全球共性问题。“食用含有农药残留的农产品是否安全取决于农药的残留量、毒性和摄入量,我国参照国际标准制定了农产品中农药残留限量标准,残留低于限量标准。”李祥洲说。

  提到化肥、农药,就会想到农户。有研究显示,农户对农药及其残留的认知很大程度上受到推广机构以及先前养成的耕作习惯的影响。

  “只要当地政府指导、服务到位,都没有问题。”谭志娟深有感触。她表示,这就需要加强农村信息化建设、基层社会服务体系建设以及加大农户技能培训等。

  还有一个环节不容忽视,就是消费者的导向作用。在李祥洲看来,国家应该深入开展各类宣传科普活动及培训教育,普及农产品质量安全法律法规及科学知识,培养和提高公众的农产品质量安全意识、科学认知及消费水平。

  民间:积极探索解决之道

  近年来,随着社会对农产品质量安全问题的日益关注,一些如社区支持农业(CSA)、订单农业、生态农业等“民间方法”正尝试解决农产品质量安全问题。

  以订单农业为例,订单农业是农民按照与企业或者中介组织签订的订单合同来安排组织农产品生产的一种农业生产经营模式,订单合同往往规定高质量对应高价格。

  但问题是,订单合同的约束力不够。如订单合同不规范,有的合同对农产品的质量、数量、规格、品种以及检验标准的规定不清晰,就会为合同纠纷埋下隐患。

  此外,由于我国的农民文化素质普遍不高,生产规模也较小,目前农民缺少获得有效信息的渠道。而市场交易的信息不对称,使得实力薄弱的农民不能成为市场的主体,无法真正进入市场。

  同为保障农产品质量安全的CSA模式也进行了有益的探索。国际社会生态农业联盟副主席、分享收获(北京)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创始人石嫣介绍,CSA本身强调生产者和消费者直接建立信任关系,减少中间环节,让消费者了解生产者,同时双方共担农业生产中的风险,共享健康生产给双方带来的收益。

  但小农场基本上以生产生鲜初级农产品为主,这类产品的特点就是产量受到外部因素影响较大,如天气、病虫害、管理等,一旦产销匹配度不高,则损耗非常大。“目前CSA农场面临的是生产、会员招募和会员管理三方面的困境。”石嫣说。

  毋庸置疑,解决农产品质量安全问题不可能一蹴而就。“由于历史和现实原因,我国农产品质量安全问题具有长期性和复杂性,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解决,需要科学规划、稳步推进。”李祥洲说。秦志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