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共担,共解实体融资难

  政策性担保机构介入,与开发区、银行签署“政银保”合作协议,为中小创新创业企业解决融资难题——去年开始,类似的合作频频出现在我省苏州、无锡等多个地区。延长“政银企”合作链,这种四方风险分担机制,能否成为破解实体经济融资难题的新方式?

  “政银企”合作出现缺口

  长期以来,“政银企”合作是地方政府、园区、开发区等解决企业融资难题的主要方式,其中,政府往往采用财政信用背书或风险补偿资金的形式,调动银行的积极性,然而,在当前经济形势下,频繁暴露的风险影响银行的积极性。大批科技型企业入驻各类园区,由于缺少银行认可的抵押物,因此陷入融资难题。

  芯启源(南京)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2015年落户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目前正处于扩大规模阶段。公司副总经理侯树海介绍,很多双创类企业有好项目、技术,但缺少启动资金,这笔钱很难从银行获得,“提供抵押物”成为企业融资的一大障碍。南京新港高新园区副主任张海燕介绍,高新区内科技型企业较为集中,从金融支持体系的角度来说,银行现有产品不能满足科技型双创企业的融资需求。

  省信用担保公司董事长金维民认为,“政银企”合作效果并不理想,园区、开发区、乡镇和各类孵化器财政实力不强,在银行面前的议价能力很弱。“银行的每一步操作都要合规,从上到下有一系列的规章制度,如果没有抵押物,那就需担保机构,而且还要看机构实力,否则想放贷也放不出去。”他说。

  多家银行涌入苏南小镇

  宜兴太华镇2011年起主打生态旅游和生态农业。为此,该镇关闭59家化工企业,所有污水排放企业全部实施统一管理,并修建自来水厂。“做旅游、做农业需要有大量的基础设施配套,2011年至2014年,这部分资金投入主要靠市政府投入,但2014年底之后,市级补贴结束,而项目已经招来,发展提速,镇政府每年需要支出的各项资金不低于1亿元,而财政收入仅有五六千万元。”太华镇镇长江峰说,缺口只能用融资来填补。而事实上,2015年前,太华镇只有两家银行。“乡镇规模小、融资抵押物少,没有担保,银行又对镇级平台融资有限制,所以融资渠道很少。”

  作为首家进入太华镇的股份制银行,兴业银行与太华镇的第一次合作就因缺少抵押担保而流产。“当初看好旅游发展前景,想到的突破口就是对农业合作社进行支持,但这些合作社也没有符合银行要求的抵押、担保。”兴业银行宜兴支行副行长狄松说,当得知南京分行与省再担保公司合作推出新产品后,自己就赶紧来到太华镇,先后与8家农业合作社谈合作,每家贷款500万元。他直言,如果没有省级再担保机构的介入,银行想做也难以做到。

  随着省级担保机构与兴业银行在太华镇开展业务,太华镇又迎来了南京银行、华夏银行、恒丰银行等金融机构。

  政策性担保分担市场化风险

  今年4月,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与江苏省信用担保有限责任公司、中行、建行、江苏银行、南京银行以及浦发银行等签署“政银保”合作协议,首期战略合作规模为5亿元,为开发区内高科技中小创新创业企业解决融资难题。根据协议,园区、担保、合作银行约定以6:3:1的比例分担风险,首期战略合作规模暂定为5亿元。其中,园区建立政府性专项风险补偿基金。“担保机构的介入分走30%的风险,减轻园区政府和银行的负担。”金维民说。

  从更为宽泛的意义来说,政府财政信用的背书、房地产抵押等都属于隐形担保。市场具有调节资源配置的作用,当隐形担保无法满足新的融资需求时,担保机构、尤其是政策性担保机构作用就自然凸显。“从银行角度来看,担保、再担保是一座桥梁,及时填补了政府、银行与企业之间的空缺。”狄松深有感触。

  江苏再担保集团董事长张乐夫认为,建立“政银保”合作模式,首先要提高担保机构的抗风险能力。省再担保集团在全省构建再担保体系,吸纳市场上六成、约103家担保机构进入体系,以“风险补偿”的模式给予支持。在此基础上推出的“资源共享、风险共担、利益共惠”的“政银保”合作产品,受到7个设区市、8家银行的欢迎,推出12个分险类小微产品,部分地方政府还建立了风险池。更关键的是,许多银行在利率下浮、风险分担、保证金减免等方面给出优惠,表示出极大的积极性。辛 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