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特色小镇不能“硬做”

  如何定位、建设农业特色小镇?5月24日,在2017年海峡两岸(苏台)农业特色小镇科技交流研讨会主题报告会上,上海交通大学创新设计中心主任、旅游与景观研究所所长周武忠教授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在建设农业特色小镇的过程中,要多多保留其乡村性,要充分利用其原有资源,不能“硬做”。

  特色关键在于“地格”

  特色小镇,其关键当然是在特色上面。周武忠认为,这种建设就需要长期的积累,要充分发掘当地的历史文脉和地脉,专业来讲,就像人有品格,它也有自己的“地格”。因此,周武忠并不赞成一些地方给特色小镇建设立下一些条条框框,必须要投50个亿或者必须要有多大面积、是高级别景区,这些条框根本无法真正促使特色小镇的形成。

  2011年,为了解决城市建设“千城一面”的情况,周武忠曾发起了一个主题为“绿色与艺术提升城市品质”的国际会议,38个国家的专家深感兴趣,自费远道而来。“千城一面是一个共性问题,现今的特色小镇也很可能出现‘千镇一面’的问题。”周武忠认为,既然是特色小镇,就不要给其过多限定,而是要根据当地的自然环境、自然的地域条件,科学地、客观地确定它的建设范围。

  做尊重自然的环境设计

  作为自然一分子的人类,周武忠认为,应当热爱自然、呵护家园,“从事环境设计,应该尊重自然、尊重文化,其实质就是尊重人类自己。”

  在谈到特色小镇旅游发展时,周武忠认为,粗放管理的植物可以起到“点睛之笔”的效果。“精细管理的植物自身成本就大,加上后期人工打理,整体成本更大,稍没注意,还不得活,损失较大;但是粗放管理的植物就简单多了,自身成本低,即使后期不怎么打理,它也很好活,并且更贴近自然的主题。”

  周武忠认为,乡村旅游区别于其他旅游形式的最重要的特点,就是其浓厚的乡土气息和泥巴文化,这也是乡村旅游发展的核心主题所在,“乡村旅游根植于乡村,发源于农业,因此保持乡村性具有重要的意义。想要保持乡村性,关键在于乡村需要小规模经营、本地人所有、社区参与、文化与环境可持续。”

  一种理念:新乡村主义

  “乡村中日落而息、日出而作的生产生活是多少城市人所梦寐以求的。从生命的原真开始到生态的原真,生活的原真,天然去雕饰,世世代代,祖祖辈辈,这是人类初始的状态也是人类未来发展的必然状态。”周武忠认为,特色小镇的建设不能脱离乡村性,即无论是农业生产、农村生活还是乡村旅游,都应该尽量保持适合乡村实际的、原汁原味的风貌。“乡村就是农民进行农业生产和生活的地方,乡村就应该有乡村的样子,而不是追求统一的欧式建筑、工业化的生活方式或者其他的完全脱离农村实际的所谓的现代化风格。”

  周武忠在1994年江阴市的乡村景观改造和自然生态修复实验中,提出“新乡村主义”景观设计观,即在界于城市和乡村之间体现区域经济发展和基础设施城市化、环境景观乡村化的规划理念。在这里,新乡村主义是一个关于乡村建设和解决三农问题的系统的概念,就是从城市和乡村两方面的角度来谋划新农村建设、生态农业和乡村旅游业的发展,通过构建现代农业体系和打造现代乡村旅游产品来实现农村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和谐统一。

  周武忠认为,在新乡村主义观念指导下,农村的新兴发展模式应该是一个三生和谐的发展模式,即生产、生态和生活三者的共同和谐模式。具体而言,为了实现一个生产的和谐,应该大力倡导现代的高效农业,高效不单单表现在农业产品稳定丰产,还表现在农业生产方式多元化且互为促进互为补充。

  而要实现生态和谐,生态节能应该是新农村建设的突出特点之一。内部的能量循环的生态主要指的是生态节能的循环农业模式。所谓循环农业,就是把循环经济理念应用于农业生产,提高农业可持续发展能力,实现生态保护与农业发展良性循环的经济模式。长期以来,由于我国农业生产方式比较粗放,未能有效利用土地、化肥、农药和水等生产要素,造成了严重的资源浪费和生态破坏。应树立生态、清洁和可循环的理念,大力推进农业生产的清洁化、资源化和循环化。因此,应大力宣传发展循环农业的意义、途径,教育和引导农民节地、节水、节能、节肥。

  周武忠表示,关于生活和谐,实则是体现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在人的和谐方面的要求。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最终要求是从根本上提高农民的生活质量。新乡村主义认为,要真正缩小城乡差距,就必须使衡量和评价农村发展现状、农民生活水平的评价指标体系与城市居民生活环境的评价指标体系一视同仁,这是使农民的生活环境得到真正改善的重要前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