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户惜售小麦有风险

  48岁的仇桂保是盐城市大丰区新丰镇粮食经纪人,从事粮食买卖已18年。今年他在农户手中收购了近3000吨小麦,收购价为每500克1.18—1.2元,大致与国家最低收购价持平。到7月9日止,他已出售1000多吨麦子给外省的加工企业,每吨赚到30元辛苦费,还留了1000多吨在家里。他家有一座建筑面积近2000平方米的仓库,足够堆放这批粮食。

  打算什么时候卖掉这些粮食呢?“准备再等几个月,10月到12月再卖不晚。到那时候希望价格涨上去一点啊。”仇桂保说,目前小麦的市场价是每500克1.2—1.22元,估计到了10月能达1.25—1.28元,“反正我是用自有资金收购的,不存在银行利息问题,就留着这些麦子。要是秋天价格涨了,就能多赚很多。”

  仓容没用完 大户和经纪人都在“囤粮”

  在大丰,像仇桂保这样惜售小麦的不是个案。大丰区新团国家粮食储备库主任单文峰说,粮库今年有可用仓容1万吨,到7月9日为止才用了6000多吨;往年卖粮的车队排成长龙,往往要等上20多个小时才能卖掉粮食,今年没有出现这种情况。他还介绍说,当地有一位姓沈的经纪人,收了18000吨麦子,除了最近拉了100多吨卖到粮库外,多数粮食还留在手里没卖。本地手里有四五千吨麦子的经纪人,更是多达十来名。除了经纪人,还有一批种粮大户把麦子留在家里。大户和经纪人之所以惜售小麦,是因为看好后期行情。因为今年初春时小麦价格飙升,远高于去年夏收时的价格。大户们希望这样的价格行情再次出现。

  除了大丰区,很多地方的经纪人和大户在“囤粮”。海安县海安镇粮食经纪人江阴志今年收了200吨麦子,他没有把麦子卖到粮站,而是卖给一位姓任的大经纪人。“任老板已经收了一万多吨麦子,都放在仓库里,他准备价格高一点时再出售。”江阴志说,今年小麦价格很好,经纪人很难收到粮食,他是挨家挨户、从只种了几亩地的散户那里收到200吨小麦的,大户都是自己拉到粮站卖的。“不过,据我所知,直到现在还有不少大户留了很多小麦,等着价格上涨时再出售。”

  灌云县四队镇的茆廷春是当地有名的粮食经纪人,往年他要收购1万吨左右的小麦,今年只收到5000吨。他说,种粮大户们惜售,粮食都留在他们自己手上、等价格上涨呢。泗洪县太平镇太平村粮食经纪人高健留了近200吨小麦在家,他估计后期麦价会上涨,“只要每斤涨四五分钱,就能多赚两万来元,我就想等等看。”

  国际粮价上涨 农民期待国内后市向好

  那么,农民看好小麦后市,有没有依据呢?据了解,今年春,国内优质小麦每500克价格高达1.4元,远远高于国家最低收购价。6月起,全球小麦价格上涨,美国红麦期货价格比5月上涨了30%以上,芝加哥交易所的冬麦期货价格也上涨了约16%,这与小麦主要生产、出口国美国和加拿大的严重干旱有关。其实,不只是小麦,最近两个月来,国际大米价格也大涨近30%。

  “经纪人和大户惜售粮食,是一件好事,说明农民的市场意识在日渐提高。”大丰区龙堤粮库主任李兴中说,近年来,大户和经纪人通过网络和微信群能及时了解国际国内粮食价格行情,很多经纪人配备了烘干设备和仓储设备,有能力长期保管粮食。再者,农民惜售粮食,使粮食始终处于流通环节,缓解了国有粮库仓容不足的矛盾。“也许再过几个月,小麦每500克真能涨到1.3元左右。”不过他又认为,今年春节后国内小麦价格陡然上涨,与去年夏收全国各大主产区的歉收有关,而今年主产区普遍丰收,尽管国际粮价上涨了,但国内供应是充足的,考虑到粮食保管成本、融资成本,长期捂着不卖,会出现一定的风险。“从最近一个月的走势来看,小麦的市场价格始终在最低收购价上下浮动,变化极小,并没有出现上涨迹象。”

  价格变化不大 谨防得不偿失

  也有经纪人选择及时出售麦子。盐都区郭猛镇粮食经纪人万勇安7月7日把所收的5000吨麦子卖给了浙江的一家粮食企业,每吨赚了20元。“麦子放了一个月,本来还想再等等看的,但价格一直没什么变化,就决定卖了。”他说,他的收购量大,多数收购资金是银行贷款,如果麦子再放三四个月,即使每500克上涨四五分钱,也被利息抵消掉了。此外,他担心的是,最低收购价收购是有时间限制的,到9月30日截止,到时候国有粮库不收了,就只剩下面粉厂等加工企业收购,那么价格就可能往下掉,就得不偿失了。

  位于兴化市周庄镇的文宝粮食合作社负责人李文宝说,合作社除了自种327亩粮食外,还收购了6000吨小麦,目前绝大部分已卖到广东和福建的面粉厂,只留了300来吨,看看市场行情再出手。他分析说,这几天,位于靖江的南方小麦市场对小麦价格每吨调低40元,国有粮库的仓容基本满了,未来几个月小麦价格较大幅度上涨的可能性应该不大。朱新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