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贮饲料全产业链正是发力时

  青贮作为草食家畜粗饲料的重要来源,对促进畜牧业的科学发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战略意义。我国自2015年实施“粮改饲”政策以来,青贮产业发展进程加快,但不可否认,青贮饲料供需缺口仍然很大,未来青贮产业该如何发展?400多名业内代表在第二届青贮及牧草保存学术交流暨产业展览展示会上讨论了这一问题。

  青贮饲料的需求在增加

  当前,随着市场对肉产品及奶制品的品质和数量的需求急剧增长,由此带来了对饲料原料,尤其是高品质的粗饲料需求显著增加。

  “反刍动物日粮中粗饲料为必不可少的部分。”中国农科院饲料所研究员刁其玉表示,粗饲料为反刍动物提供大部分能量供应,并对维持瘤胃健康具有重要作用。

  据了解,常见的粗饲料主要有干草和青贮饲料。何为青贮?青贮是指以青绿植物、农副产品、食品残渣及其他植物性材料为原料,在密闭的青贮设施中,经过以乳酸菌为主的微生物发酵后,调制成可长期利用产品的加工贮藏过程。

  而在常见的青贮中,按照青贮原料分,玉米青贮以全株玉米青贮较为常见,苜蓿青贮以半干青贮饲喂效果好;按照加工方式分,以窖贮青贮及袋贮青贮较为常见。

  2015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支持青贮玉米种植和苜蓿等饲草料种植”,同年启动“粮改饲”试点,重点是调减籽粒玉米产量、增加青贮玉米种植面积。

  根据农业部数据显示,从2015年开始,青贮玉米种植面积和总产量逐年增加。其中,2016年青贮玉米种植面积约1000万亩,总产量接近4000万吨。

  目前,各地也在积极发展以青贮玉米为代表的青贮产业,但就全国而言,一面是青贮玉米种植面积和总产量逐年增加,一面是供需缺口仍然很大。“粗略估计,2017年仅我国南方地区青贮玉米供需缺口为5200多万吨。”四川省草业科学院院长白史且研究员介绍。

  在国家牧草产业技术体系岗位科学家、中国农业大学教授玉柱看来,目前青贮在奶牛生产中占据主要作用,但是在肉牛、羊等动物生产中尚不到1/3。

  全产业链条正逐步形成

  在很多人看来,青贮饲料制作简单,但事实上,调制优质青贮饲料需要具备多种条件,如良好的青贮原料、适宜的水分含量、厌氧环境等。

  以青贮原料为例,在青贮的过程中,为保证乳酸菌的大量繁殖,形成足够的乳酸,青贮原料的含糖量必须满足发酵的最低要求,即含糖量不低于原料鲜重的1%~1.5%。

  而青贮原料也有很多种,当前我国正处在农业结构调整的关键时期,发展青贮专用玉米成为建立现代饲草料产业体系、推动草食畜牧业发展的重要抓手和突破点。

  据介绍,目前青贮生产工艺总体而言有两类,一是田间收获、切碎、抛送的一体化收获加工贮藏工艺,二是田间收获、运输、切碎的分段收获加工贮藏工艺。

  “在集约化程度高、地势平坦区域,以一体化收获加工为主,在集约化程度低、山地或者不连片区域,则以分段收获加工为主。”玉柱说。

  随着青贮产业的快速发展,饲草机械化进程也在加快。数据显示,从2011年到2015年,我国饲草料收获机械拥有量逐年上升,2015年已达到25.62台(套)。

  据介绍,我国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大量推广秸秆黄贮,80年代开始推广示范全株玉米青贮。目前已经形成饲草青贮种子企业、收获加工机械服务合作社、青贮生产企业、青贮消费企业、养殖粪污处理企业等循环产业链。

  市场扩容依旧有空间

  根据《中国食物与营养发展纲要(2014—2020年)》提出的要求和《全国牛羊肉生产发展规划(2013-2020年)》的发展目标,畜群规模还有增容的空间,而且粗放生产向集约化生产经营的转变,均需要优质青贮饲料的物质支撑。

  2016年,我国121个“粮改饲”试点县落实粮改饲种植面积678万亩。据统计,在改种的饲草中,全株青贮玉米占613万亩,高粱、苜蓿、燕麦等其他优质饲草料64.9万亩,全株青贮玉米已成为粮改饲的主流作物。

  但目前青贮玉米仍有诸多问题需要解决,如专用青贮品种、销路等。在国外,青贮玉米是指专用青贮玉米和粮饲兼用玉米,两种玉米相差不大。而我国分专用青贮玉米、粮饲兼用玉米、饲草玉米,差别比较大。

  有专家解释,饲草玉米应属于秸秆,严格意义上不是青贮玉米品种。而我国专用青贮玉米因为植株高大,生物质产量比粮饲兼用和通用的普通玉米高,但淀粉含量和干物质含量却不如普通玉米。

  此外,在全株玉米青贮过程中市场利益分配不均衡,往往种植户利益无法保障、承担风险较大。对此,玉柱表示,政府管理部门应主动承担协调、组织、服务、监督等职能,以实现相关各方利益共享。

  农业部副部长于康震强调,“粮改饲”要因地制宜,合理确定作物种植品种,各地要充分考虑资源条件,尊重种养双方的意愿,合理选择适宜品种,实现多元化发展。确保饲草销得出、卖得掉、效益好。秦志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