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里的爱与恨

  作家蔡珠儿在散文《香蕉之死》中说了一则触动人心的故事。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是希腊朋友瓦西勒斯告诉她的。

  以前在希腊,香蕉是异国风味的昂贵水果,只有克里特岛产一点,大部分香蕉都要从很远的非洲运来,等辗转运抵他所住的小城,蕉皮早已乌黑淤伤,价格却毫不疲软。有一天,他父亲发薪水,买了一串香蕉回来。香蕉很快就被分得只剩下最后一根,他和妹妹追着抢,甚至不惜大打出手,他扯着妹妹的头发喊“小偷”,妹妹也狠狠地踢他,大叫“强盗”。父亲闻声赶来,勃然大怒,赏了“小偷”和“强盗”各一巴掌,然后把那根香蕉狠狠踩烂。

  读到这儿,我被蔡珠儿鲜活的文字逗笑了,但是,笑意还在唇边荡漾,泪光已悄然闪出。

  我想起了好友阿舒。阿舒在家排行第三,上有两个姐姐、下有两个弟弟,一家七口在贫穷的泥沼里挣扎。阿舒的父亲是建筑工人,母亲是家庭主妇。他们一家租住了一个房间,却常常交不出房租。房东的目光像秤砣,把阿舒一家人的心压得沉甸甸的。

  六岁的阿舒,常常挨饿,瘦得像根柳条。妈妈告诉她,如果太饿了,就去喝水,胃囊灌饱了水,便不会疼痛了。

  那天,当饥饿的感觉再度化成刀子一寸一寸地凌迟着她的胃囊时,她溜进了厨房。厨房里氤氲着一股甜香的气息,她抬头仰望,在壁橱的把手上,高高地挂着一串饱满的香蕉。她贪婪地看着,连眸子也沁出了唾液。就在这时,房东走了进来,冷冷地瞅了她一眼,当着她的面,摘下一根香蕉,剥开皮,一口一口地吃了起来。少不更事的阿舒,呆呆地站着、傻傻地看着。饿坏了的她,奢望一个善意的施舍。房东慢条斯理地吃完后,将香蕉皮朝她抛去,空荡荡的香蕉皮,带着一丝残存的香气,落在她赤裸裸的脚背上,柔软而又冰凉。房东俯首看她,荡在眸子里的笑意,轻蔑又刻薄。她说:“你去,叫你妈交房租。房租交了,我便赏你一根香蕉。”说着,房东又刻意摘下了一根香蕉,从窗口丢了出去,恶狠狠地说:“告诉你妈,如果过几天还交不了房租,你们一家便像这根香蕉一样,滚出屋子,到街头去睡。”

  阿舒早熟,这件让她备受侮辱的事,成了她日后拼死奋斗的动力。

  日后当上了会计师的她,每当回忆起这桩让她受伤的往事时,都含着泪水:“房东把房间连同自己的舒适和隐私一起租出去,图的不就是房租吗?我们常常拖欠房租,肯定也影响了他们的生计。错在我们,她给我们白眼和冷脸,也怪不得她,但是,她在厨房里恣意而冷酷地践踏一个无辜小孩的自尊,就是一种精神的虐待。”

  如今,阿舒在自家后园里栽种了好几株香蕉树。她努力地浇水、除虫、施肥,树则卖力地结出丰美肥硕的香蕉。她大串小串地捎着、提着,送给张三、李四、甲乙丙丁。香蕉柔润香甜,大家交口赞誉,她笑嘻嘻地说道:“分享,就是福啊!”

  当年,那一根飞出窗外的香蕉,并没有在磕磕碰碰的艰苦岁月里转化为一支伤人的暗箭或一把捅人的匕首,反之,经过时间的沉淀与生活的历练,化成了一颗温柔的爱心。愚者与智者的区别,就在于此。 尤 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