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多少够用

  这年头,以认识有钱人为荣。我小时候一块儿放猪的伙伴成了房地产大老板,一座座楼盘矗在那儿,谁也不会怀疑他是亿万富翁,可是他用的电脑比我的差了三代,我说,起码你摆那儿不雅观吧?他自嘲道,节约闹革命嘛。当年一块儿在井下推车的搭档成了煤老板,人民币水一样从地下冒,压都压不住,可他那身行头——我都想从自己身上扒下件来给他穿上。他笑道,这穷山沟里,穿啥都一样。还有一个多年的老朋友,某歌星的前夫,此歌星被称为女歌手中的“大姐大”,这朋友中国富豪榜上有名,可到网上一看,他们分手还是因为经济上不能满足歌星的需求。还有一朋友,上市公司老板,现在说话是三年前了吧?“抽逃资金”,父女双双进去了,我认识其女儿时她才13岁,现在也不过30岁吧?这么年轻进那地方,叫人心疼。

  这些富翁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的钱从来不够用的,每天都在辛辛苦苦地拼命挣钱,你看他们那焦虑的眼神儿,就知道他们一年365天都过得紧紧巴巴。钱多少能够用?

  终于,在哈尔滨我遇到了一位声称钱够用的人,这是我的山东老乡。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自然无话不谈。他说他的钱已经够用的了。看我奇怪的样子,他用笔在一张纸上把收入、开销,一笔一笔算给我看,我不得不心服口服,他的钱够用的了。这个钱够用的人,是个修鞋匠。

  “钱够用”的老乡专门在校园里给大学生们修鞋,由于手艺高超价格低廉,有口皆碑,那所大学为了方便学生,出钱在校园里给他建了一个修鞋铺。那年该校在松花江北岸建新学区,又在新学区给他建了一个修鞋铺。这样钱倒是更够用的了,时间却紧张起来,他只能江南江北地跑,这边修几天,那边修几天。他说,别看报纸上常报道现在的大学生挥霍无度,其实,还是穷家子弟多。他指着刚修好的一双皮鞋说,你看,那个孩子在我旁边磨蹭了老半天,直等到别人都走了他才把报纸打开给我看,问我,师傅,五毛钱,能不能修?我一看,鞋底都磨穿了,我能说什么?我说能修,能修。你看吧,五毛钱,成本都不够。

  这位“钱够用”的师傅修鞋时,口里不是哼着歌曲儿就是吹着口哨,满脸春光,仿佛他不是在干活儿,而是在玩一种非常喜爱的游戏。钱够用的,生活自然就充满了幸福啊。

  为了证明他确实是钱够用的,他又说出了一件让人难以置信的事情,他说很多大学生向他借过钱。他说,不多,也就是十块八块的。

  我一愣,继而一想,明白了,并不是所有的穷学生都喜欢接受捐赠的,谁没年轻过?抛头露面上电视上报纸,将来怎么做人?宁肯偷偷地向一个修鞋匠借钱也不愿向学校声明贫穷,更不愿向有钱的同学借钱。显然,一个修鞋匠到什么时候也绝不会看不起他,尽管他借给了他钱。我看到了阳光明媚校园生活的另一面,只有他这样的人,才能告诉我。

  既然是老乡,我走进了他的家,一家三口租住在十多平方米棚子里。家里没有一件木器家具,全部是纸箱。他不解地反问我:这有什么不好的吗?孙少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