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生之年,来这里触摸历史的沧桑

  “阳山问碑” 留下几多谜团

  说起阳山碑材,不得不提起一段历史。阳山碑材又名孝陵碑材,是明成祖朱棣为颂扬其父朱元璋功德而凿的。在朱棣在位期间,原计划开凿“冰道”,利用地势高低优势将碑材滑运至明孝陵,后由于其体积太巨大以及一些历史原因,在凿好后未能运走。600多年后的今天,“靖难之变”的弃物——孝陵碑材,依然静卧在南京东郊汤山镇阳山的山谷里,散发着幽古的气息,只是已被当作“天下第一碑”围进了“大明文化村阳山碑材景区”,成为化腐朽为神奇、变废物为宝藏的颇具明代文化气息的人文景点,供人们游览。

  明成祖朱棣为何选址在此凿制碑材?原来,阳山在古代名为雁门山,这一带的地貌属沉积岩结构,其原始状态就像一摞一摞的云片糕,经过地壳长期的挤压与摩擦,逐渐分崩离析,支离破碎,唯独阳山因为处于一个盆状倾斜的中心位置,四周的压力奔涌到此而相互抵消,岩层反而得以保存完好,再加上其他一些得天独厚的因素,才诞生了如此巨大而完整的石材以供开凿。

  据说,袁枚笔下的这座“洪武大石”,还于2007年被《吉尼斯世界纪录大全》认定为“世界最大碑材”。

  阳山碑材景区正门是一座飞檐翘角式的山门,檐下悬挂蓝底金边的“阳山碑材”金字匾额,两边的门柱上为黑底金字的“碑中无字留予后人论是非,石中有痕已为前朝记功过”的楹联。走进山门,迎面矗立着一尊坐南朝北的碑石,上书“阳山问碑”。因为阳山碑材给后人留下了太多疑问,任人们去猜测,故有着“问碑”之说。

  震撼之余仍是震撼

  沿着景区山道拾级而上,终于见到这沉睡了600余年的阳山碑材。碑材之大,让每一个身处景区的游客都为之震撼。碑材分碑座、碑身、碑头三块,总重量达9677吨,分别散落在阳山西麓,一眼看去,每一块都似庞然大物般静静地矗立着。

  碑座位于古采石场的山坳中,三面脱离山体、一面与山体相连,高8.6米、长约23米、重达6198吨。碑头和碑身位于碑座上前方的山坡上,碑头四面脱离山体,高约6米,宽约12米,厚约4.6米,重达862吨,其上已有准备雕刻龙头、龙爪、龙尾而留出的14个凸出石面的石芽;碑身则最长,五面脱离山体、一端与山体相连,长达25米,宽9.8米,厚约4米,重达2617吨。若将碑座、碑身、碑头三部分按碑式垒起,总高度达40米,总重9677吨,确实举世罕见,令人叹为观止。

  让人更加难以置信的是,25米长的碑身不仅五面脱离山体,且其中的一面与山体已经分离成约一米宽的“一线天”,阳光从碑身顶部照射下来,真是一道奇观。另外,巨大的碑身底部已经大部被凿成悬空,下部原本起支撑作用的石材也与碑身分离。面对当年无数工匠用锤子、铁钎一锤一钎开凿打磨出来的巨大碑材,人们除了有“问碑”的疑问外,还有的就是被古代劳动人民的勤劳与智慧所震撼。

  据说,当年,朱棣下令征集全国数万工匠,前往六朝时期就已开凿的阳山古采石场。为赶工期,工人们被要求风雨无阻、日夜施工,并每人每天向监工交验钢凿凿下的石渣三斗三升。一年多的辛劳开凿,因累死、病死、摔死以及完不成任务被处死的工匠多达三千余人,尸体则被随意埋在附近的坟墓群中,阳山碑材附近的“坟头村”由此得名。

  仿佛穿越回了明朝

  离碑材不远,便是景区仿建的大明文化村。村中的建筑采用了明代风格,以石材、木头为主,豪放粗犷、古朴自然。漫步文化村,铁匠铺、石匠铺、镖局、当铺、酒坊、药房、豆腐坊、南北杂货店、赌坊、戏台、茶楼等鳞次栉比。更有趣的是,身着明代服饰的工匠、妇女、兵丁穿梭往来,原来,这里的工作人员根据不同角色穿着明代各类服装,再现当年数万工人打造碑材的劳作场景和吃、住、娱乐的生活场景,置身文化村,仿佛真的穿越到了明代的某一刹那。

  如果来得巧,兴许还能赶上景区的特色表演,如传统的杂耍、鞭技、踩高跷、劫镖车、赐御婚、祭碑仪式等,十分精彩。

  另外,景区内每天滚动上演的《石匠之殇》舞台情景剧以及水上飞狮表演,更是让游人拍手称奇。这些表演不仅较为完整地向游人展示了一幅幅生动的明代世俗文化图卷,更向人们呈现了明代石匠们开凿碑材时的悲惨遭遇,发人深思。

  “碑如长剑青天倚,十万骆驼拉不起。”这是清代文学家袁枚在《小仓山房诗文集》之“洪武大石碑歌”中的著名诗句,也是对南京阳山碑材的真实写照。前些年看小说《明朝那些事》,我就对明朝历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想去阳山碑材看看,但一直未能如愿。接连多日的阴雨天气,到了周末天空终于放晴,难得一见的蓝天白云让人心情大好,遂驱车前往南京东郊的阳山碑材明文化村景点,一睹碑材的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