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是一首小清新的诗

  云南,一个如同油画般美丽的地方,七彩是她的颜色,芬芳是她的风姿。四月,正是这里告别冬寒,打开一年新画卷的时候。云南古城的大街小巷中,鲜花娇艳,彩衣翩翩。在这个最美的季节,我踏上了飞往昆明的旅程。

  因为是自由行,一路上并没有特别着急赶路的紧迫感,飞机抵达昆明长水国际机场时,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我们预定了晚上10多钟去往大理的火车,因此昆明只作为中转停留。

  不得不说云南的旅游服务业确实做得不错,机场就有很多旅行社的驻点,如果没有提前安排,完全可以下了飞机再报个团,或者租辆车来个短途游。而我们选择乘坐机场大巴,只要一个小时左右,就能到达昆明市区。

  傍晚,高原上的风刮得很干脆。这座海拔1900米、三面依山、一面临水的城市,让我觉得身处一只风口袋中。这里的天黑得很晚,一路上还能欣赏到太阳渐落,霞光四起后,天空才慢慢地拉起了黑幕。

  在云南的第一顿,我们自然而然地选择了米线。一家简单的路边小店,内部装修简单却很温馨。米线加酥肉加焖肉,煮好后还可以自己添加各种调料,至于味道,却出奇的寡淡,也许是因为调料搭配不当,我无法领略到这种吃法的精髓。饭后,我们拖着行李前往火车站,想着“或许这辈子也就在昆明呆这几个小时吧”,加上时间还早,又不想错过这难得的机会,最后5公里的路程我们选择了步行。

  昆明的马路不是特别宽,小巷中也有很多砖瓦结构的老房子,建筑上曲折的砖缝,印刻出的沧桑与马路边新建的楼盘给人一种独特的感觉。虽然天黑得晚,但街边小店关门并不晚,加上遛狗的、跳广场舞的、跑步的市民,昆明的夜在夕阳西下时就开始了。

  一梦到大理

  卧铺火车一路摇摇晃晃,终于在凌晨4点多到达大理。虽然这个时间节点有些尴尬,但仍有一波游客同车而来,在淅淅沥沥的雨中等待天明。高原的雨似乎来得快去得快,在大理,我们以租车自驾的形式游玩,早上8点在火车站旁取车时,阳光已经在层叠的云层后闪烁,很快天就完全放晴了。

  顺着洱海一路向西,苍山在云海的笼罩下犹如一幅丹青水墨,怎么转也绕不开它的身影。第一站我们选择了崇圣寺三塔景区。其实,我们本没有规划具体游玩景点,只是忽然看到“玉洱银苍”间三座白色的塔,挺拔秀丽,才不由得被吸引了前往。

  崇圣寺是大理历史上规模最为宏大的古刹,三塔由一大二小三阁组成。其中大塔又名千寻塔,通高69.13米,底方9.9米,共16级,为大理地区典型的密檐式空心四方形砖塔。南北小塔均为十级,高42.17米,为八角形密檐式空心砖塔。三座塔鼎足而立,千寻塔居中,二小塔南北拱卫,雄伟壮观。从公元824年崇圣寺初建直至今日的一千多年,三塔经历风雨剥蚀和多次强烈地震,依然巍然屹立,而人们今天看到的崇圣寺却实为几年前重建。

  顺着人群拾级而上,可以看到虔诚的信徒步踩莲花,喃喃而来。站在景区最高处,眼前是更开阔的洱海,背面是高大巍峨的苍山,十九座山峰似巨大的屏障,接天蔽日,把人们带入了历史的长河,须臾之间,便追溯了千年,而人类的渺小真是“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让人不禁产生“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的感慨。

  如今崇圣寺三塔已经是大理的标志和象征,屹立在此的仿佛也是一种虽经风雨侵蚀也不改初心的信念。

  “风花雪月”情

  洱海西岸是大理的老城区,分布着大理古城、苍山、喜洲白族民居等景点,传说中的“上关风,下关花,苍山雪,洱海月”的大理四绝“风花雪月”景观也显示出当地人对这片土地浓浓的爱意。

  而作为一个长期在汉族地区生活的外乡人,这里的很多东西都是新鲜的。有没见过的水果,有没见过的饰品,更有没见过的建筑。

  车行洱海,时不时能看到当地身着鲜艳服装的少数民族妇女。大理是白族自治州,白族服饰也以白色为主,并能配以其他色彩布料加工出鲜艳的外装,“风花雪月”的景致大致也能囊括其间。而白族的每栋建筑,都离不开精美的雕刻和绘画装饰,每户房子都有一个洁白的照壁,上面通常是“清白世家”“琴鹤家声”“百忍家声”等四个黑色大字。当地人告诉我,原来这每一个词语都代表了一个姓氏,一个故事和一种传承。

  如今很多人迷恋小清新,徜徉在大理古城的老街上,我被一种异域风情所感动,同样也体会到了一种来自传统的小清新,它流淌在当地人的心间,也感染着来这里的每一位游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