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验瑞典真人图书馆

  前些日子,我到瑞典出差。一天,途经皇家理工学院图书馆的时候,无意中看见门口立着一块大牌子,上面写着:“每个周末对外租借‘真人图书’。”

  我好奇地走了进去。这才知道,原来“真人图书”其实就是活生生的真人,租借“真人图书”就是通过和这些真人面对面的聊天,了解到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人的基本情况。

  在我登记的时候,工作人员告诉我,“真人图书馆”最早的活动源于丹麦五位年轻人创立的“停止暴力组织”。通过把不同人生经历的人邀请到一起,用面对面的沟通方式完成“图书”的阅读,分享“每个人的经历本身就是一本书”这样一个理念。

  翻开书单,没想到内容还真丰富:有脱衣舞女郎、厌食症患者、跨性别装扮者、艾滋病毒携带者,还有裸体主义者、素食主义者和靠翻捡垃圾过活的“垃圾淘客”等共21人。工作人员说,考虑到安全问题,“书本”不外借,只能在场内阅读,但不限制每次阅读的人数。每次阅读时间为30-45分钟,可以问他们一些感兴趣的信息和经验,比如真人图书的年龄、性取向和文化背景。

  我选择了一名叫约翰的“垃圾淘客”,因为上面介绍说他是一名在读大学生。我原以为约翰是因为生活所迫才去做“垃圾淘客”的,没想到他说自己家庭很富裕,根本就不缺吃穿。他是用“你丢我捡”的方式证明那些企业丢掉的大多是仍有价值的物资。

  约翰每天都在天快黑的时候出去,他主要选择一些相对友善的店家或不受注意的角落里的垃圾箱。经常不一会儿,他就可以找到一天的食物和各种衣服、鞋子甚至包包。

  “你不觉得你这样的行为像小偷吗?”我单刀直入地问他,因为我知道,在瑞典,法律规定运走前的垃圾仍是私人财产。

  “我认为这不是偷,虽然有些人和警察这么想。”约翰说,他也和一些店家发生过吵闹,还被警察逮过几次,甚至还有路人以为他在抢劫,但他一直坚持这么做,因为他认为垃圾箱里根本就不应该出现有用的物资,是国家“大量制造、大量买卖,以保持货物快速更新”的经济发展逻辑造成现在的状况。

  我还想继续和约翰深入地探讨一些问题,但借阅时间到了,我只好按照规定立即把他归还回去。我内心本来对“垃圾淘客”存在的一些偏见正在慢慢消失,同时也让我觉得应该慢慢调整看问题的角度。

  “真人图书”通过讲述自己的生命故事,和借阅者面对面交流,传播知识,分享经验,不仅让更多的人了解“他”以及“他”代表的社会群体,也给了“读者”一次了解不一样人生的机会,丰富了人生阅历,增长了见闻,更深地了解社会。孔祥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