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轻言“免费”

  刚到荷兰读硕士时,我去听一个关于公共卫生管理和交流的讲座,谈的是公共卫生署这类政府机构在对公众进行健康普及和宣传时的措辞问题。

  我印象很深的是关于“免费”这个词的内容。

  台上专门研究社会公共交流的教授不断强调,政府是绝不能使用“免费”这个词的。因为政府不是具有生产力的商业机构,它的每一分钱都来源于公民缴纳的税款。政府对公民的服务,已被民众提前交税了,谈何“免费”?

  而“提供”“给予”这类词,也是政府需要小心使用的。理由同上,政府是通过与企业或是其他机构合作,才能调配产品和提供服务的,这不是政府自身提供和给予的,所以不能用这类词,而要用“组织”“调集”“规划”这类词语。

  举个例子。荷兰公共卫生部门在针对流行病免疫的“国家免疫接种计划”里,慎重地声明这次行动“不付费”。他们谨慎地避免了“免费”这个商业性词语。因为“国家免疫接种计划”本来就是用纳税人的钱来做的公共健康项目。大家都已经缴了税,而政府要说是“免费”那就太不恰当了。“不付费”就要好很多,表明除了已缴的税,不用再二次付费了。

  最初,我觉得好像这只是在“抠字眼”而已,后来我懂了,其实公权力和民众间的相互制衡和尊重关系,无非也就是由平时点点滴滴说话的措辞和行事的方式决定的。同时,人与人之间的礼仪和交往,不也就是在小处把握交流的分寸吗?

  反过来,涉及公众的责任与义务时,荷兰政府的用词和权责导向也是不容有疏漏的。

  比如,纳税是每个公民要有的观念和首要义务。政府不遗余力地在方方面面确认公民对此的认同感,用词更是力求准确。

  有一回我选车时,一辆轻型省油的小汽车引起了我的注意。车厂的销售员告诉我,由于该车的环保轻便性能,无须每月缴纳路税,这是购买该车的优点。我怕销售员糊弄我,事后致电荷兰车辆交通税务部门查实。

  电话接通了,我说明事情的原委,并把汽车的型号报上,询问是否可以不用缴纳路税。

  那边传来税务官员和善沉稳的声音:“魏女士,在荷兰每辆车的车主都要缴纳公路税,这是公民的义务……”

  听到这里,我心想,见鬼,果然被那个销售员骗了。这时,税务官员的声音继续稳稳地传来:“您刚才提到的这款车需要缴纳公路税,每月缴纳的公路税额为0。”魏蔻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