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偷书”故事

  为了让我专心学习,我家里所有的课外书都被收在了书房里。所以从小到大,我大部分的阅读都是偷偷完成的:有时是在写作业,有时是在练琴,更有在上厕所前往衣服里面塞本书的。父母也发现过不少次。可每次被质问时,我总能找点理由出来:不是学业太重,就是不愿意把玩电脑看电视的时间用在看书上。为此他们头疼了很久,因为他们最反对的就是三心二意。

  如此的“恶习”也是一步一步养成的。在五六年前的一个下午,我被成山的数学作业折磨得头昏脑涨。偶然想起还有一本《水浒传》才看到林冲上梁山,不由得心生歹念。从门缝里偷偷张望一眼,看见母亲正在厨房里上下忙活。天赐良机。我把拖鞋脱下,塞在桌底,光着脚溜进了书房。那本书就摆在书柜最显眼的位置。我把它藏在了外套的内袋,脚底抹油似的逃回了房间,手忙脚乱地把书包进被子里,最后一屁股坐在了上面。喘了三分钟粗气,确定房间外面没有任何动静之后,我才悄悄掏出书翻了起来。一股负罪感从心中升起,随即又被第一次得手的兴奋冲散。俗话说:自己做的饭菜吃起来最香。读着自己“偷”来的书,我竟也比平时满足不少,书里的文字也似乎显得更加生动有趣了。到了吃饭的时候,我就随手把书往床单下一搁,便溜之大吉。为了缓解内心的负罪感,我还安慰自己:读书人的事情,算不上是偷。

  有了开端,我的“盗窃计划”便一发不可收拾。一开始“作案”的时候我还战战兢兢,后来就神情自若。逐渐驾轻就熟的我还总结出不少经验,比如说在去书房拿书前要事先在那里放上些文具,这样以取东西为由进入就不容易被怀疑。就这样,书柜里的书越来越少,床单却变得越来越鼓。爸妈迟迟没有察觉,我便更加肆意妄为,不知不觉就这样看完了几十本书。除了偶尔因为作业赶工被老师批评之外,倒也风平浪静。

  我天真地以为这个计划万无一失,可谁知纸从来包不住火。有天晚上,我正翘着腿读《昆虫记》。正读到斗蟋蟀那段的精彩之处时,冷不丁有人推门而入,随机便是脸色铁青的母亲一阵怒吼。我像是个逃亡多年终于被抓归案的通缉犯一样,低下头诚惶诚恐地把“赃物”交公。不过母亲也并没有像平时犯了其他错一样一阵狂风骤雨,只是默默地把《昆虫记》还给我,又把床垫翻起,把我看完的书摞起来收走了。

  我逃过一劫,可想起此事还是觉得后怕。于是我渐渐减少了看电视的时间,加快了写作业的速度,再安心地去书房读书。读书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与其偷偷摸摸,不如光明磊落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