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吃苦,就值得赞美吗

  看到一篇叫《苦难不值得迷恋》的文章,作者讲述父亲从小以“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来教育自己,以至于长大后的他,总觉得压抑难受才是正常的,追求舒服就有罪恶感。连一只刷牙杯也用了好多年,杯口已经磨得起毛,在他某一天刷牙的时候,被镜中自己酷似父亲的脸庞陡然惊到,由此反思对苦难的迷恋,发现这思想是一个天大的谬论。

  吃苦作为一种美德被代代传颂着。而吃苦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其实苦难本身并不值得赞美,值得赞美的是能够战胜苦难的能力,以及战胜苦难之后获得的幸福。

  我的一个朋友,从国外学习回来,生活观发生了很大改变。

  她改变自己家的格局,装了热水器,买了全自动洗衣机,甚至托人带了国外的洗碗机。她想,这样母亲再也不用在繁重的家务中委屈抱怨了,然而一个月后她回家,发现母亲仍然坚持用冷水洗洗涮涮,仍然一刻不停地拾拾掇掇,絮絮叨叨。她问母亲为什么不用她买的东西,母亲说,人活着就得吃苦,这点苦都不能吃,活着还有什么用?

  她对母亲发了脾气,她说,你白白吃的这些苦才是没有什么用!你累病了花的钱,还有这些年你们俩吵架摔的东西,都能买多少个洗碗机!你不做这些事情,省下的时间陪陪我和爸爸,关心一下我们的情感需求,我们都会比现在幸福多少倍!你整天说吃苦吃苦,你吃的都是无用苦,做的都是无用功!

  她说,她还有更狠的话没有说出来,那就是她看透母亲之所以这样自苦,是因为她跟不上父亲的脚步,又不肯去提升,她只是固执地用干活来填补那些尴尬,用吃苦来标榜自己的付出。

  原来这才是有些人甘愿吃苦的真相啊!因为他们不能创造更高层次的价值,所以只能用最低级的、近乎自虐的吃苦来占领道德的制高点。

  我想起心理学里一个关于受虐狂的小故事。讲一个患有奇怪遺传病的家族,每个人生下来都只有两根手指,他们祖祖辈辈在马戏团扮演小丑。可是突然有一人,竟奇迹般没有遗传两指病,这本是好事,然而他们世世代代都只会扮演小丑,这个正常的孩子没了特有的两指,没办法继承祖业,竟无路谋生,最后,他只好砍去了多余的八根手指。

  这个故事是说,受虐狂的心理就像小丑世家的演变,在一种病态中久了,渐渐适应了,一旦畸形病态消失了,他们没有适应常态的能力,只能返回病态中。

  反观很多人所谓的吃苦,其性质与此类似。记得鲁迅先生批判过国人的奴性。我们的社会里总是不乏想做奴隶而不得的人,和暂时做稳了奴隶沾沾自喜的人。

  我想,时下很多年轻人也依然难逃厄运吧。被人用“做人就要多吃苦”的道理催眠久了,也学会了自我洗脑。明明知道所做的一切都是情非所愿,明明看到所有的功劳苦劳都是替他人做嫁衣,也不敢去反思、去反抗,就像那个被诅咒的小丑,明明可以长出健全的翅膀追逐自由,却只能削足适履般讨好生存。为此放弃了最初的梦想,觉得被人牵着走的感觉,至少是在路上。邵 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