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日炎炎,去杭州西湖寻一方夏日荫凉

  7月夏日,仿佛整个世界都被置于一方火炉之中,如果你不想终日与空调为伴,杭州西湖确是一个绝佳的避暑之地。夏日的西湖有其独特的魅力,垂柳依依,荷叶田田,荷香郁郁,碧浪潋滟,画舫随波悠悠,尤其是夕阳西下,暑意渐消,更有心旷神怡之感。

  曲院风荷

  深入绿盖红妆中

  说起西湖,不得不提西湖十景,而这其中,唯有“曲院风荷”这一景独在夏日才得一见。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这是曲院一年里最美的时节,红莲、粉莲、白莲……荷花溢满池,清风伴荷香,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曲院风荷在苏堤北端的西侧,距离岳王庙不远,哪怕是西湖旅游的高峰期,游人也不会太多,这里犹如一个隐于闹市的小世界,别有洞天。鲜有人知的是,“曲院”原是南宋朝廷开设的酿酒作坊,濒临当时的西湖湖岸,近岸湖面养殖荷花,每逢夏日,和风徐来,荷香与酒香四处飘逸,令人不饮亦醉。南宋诗人有诗赞道:“避暑人归自冷泉,埠头云锦晚凉天。爱渠香阵随人远,行过高桥方买船。”后来,曲院逐渐衰芜直至湮废。康熙南巡杭州,题写西湖十景景名时,就把这个久废的旧景移至苏堤的跨虹桥畔,亲书“曲院风荷”四字,立碑建亭。

  当下,曲院风荷最引人注目的仍是夏日的荷花,大小荷花池中栽培了上百个品种的荷花。漫步风荷景区,辽阔的水面上架设着造型各异的小桥,古香古色的水榭亭台伫立岸边,红莲白莲、重台莲、洒金莲、并蒂莲等名种荷花交相辉映,莲叶田田,菡萏妖娆。走在造型各异的小桥上,人从桥上过,如在荷中行。

  站在湖岸边,可遥望见伸延到“花港观鱼”的苏堤,脚下的石板路直通向苏堤的东浦桥,这应该是南宋时初筑赵公堤的那段古堤,路旁有大小鹅卵石和大块青石护坡固堤,堤上林木遮天,碧草覆地。走入小如一叶扁舟的波香亭,深入绿盖红妆之中,染着荷香的“波心水”伸手可掬,大有“花为四壁舟为家”的情境。

  幽幽西湖景 碧水夕阳红

  大自然中最风情万种的,莫过于夕阳。迈阿密海滩的斜阳是情人拥吻的最佳背景;披着晚霞的斑马、猎豹和角马驰骋非洲草原,生机勃勃;从柬埔寨巴肯山爬下,消逝的落日就像跌入森林中的吴哥古王朝。而西湖的夕阳,与这些场景齐名,同样美不胜收。

  沿着西湖边的南山路一路走去,穿过葱郁的树林,便能看到雷峰塔高高的金顶。昔日早有人这样赞美雷峰夕照一景:“孤塔岿然独存,砖皆赤色,藤萝牵引,苍翠可爱,日光西照,亭台金碧,与山光倒映,如金镜初开,火珠将附。虽赤城枉霞不是过也。”今日,观赏雷峰夕照,在效法古人之余,更观得另一番景色。

  盛夏,连日的高温纯净了空气,荡涤了尘埃,也为西湖落日打下了完美的底妆。站在长桥边,看雷峰塔闪出金光,塔身好似用金子镀上了一般,熠熠生辉。晚霞涂抹在远处的山峰上,山也变成了金黄色的了。面前的湖水,也泛着金黄的色彩,每条船的后面都拖着一条长长的金带。

  都说暮鼓晨钟,傍晚时分,西湖南岸南屏山净慈寺的佛钟敲响,钟声振荡传到山上的岩石、洞穴,随之形成悠扬的共鸣,仿佛半个杭州城都能听到。站在雷峰塔五层的外观平座上,西湖美景尽收眼底。极目四眺,三面湖山一面城的美景尽收眼底。东面,是繁华都市,高楼耸立、车水马龙;东南,吴山天风,城隍阁建在山顶,独览一江美景;南面,南屏净寺,晚钟悠然;西北两面,更有碧波荡漾,长长的苏堤,玲珑的湖心岛,在西沉的落日中更添一份平静。

  西湖夜景

  似有璀璨月华倾泻湖中

  夜幕降临,晚上七点档的西湖音乐喷泉秀摇曳着妙曼的舞姿,拉开夜景的序幕。这一刻,城市褪去了白天的喧嚣,静谧的夜色与灵动的水秀相得益彰。伫立断桥,白光加持的保俶塔夺人眼目。一丝荷风吹荡,心旷神怡,这个充满诗意的夜晚,聚集而来的有单独的背包客、恩爱的年轻恋人、奔跑的运动者,也有融洽的一家老小,此时皆畅怀开聊,喜形于色。

  杭城倚湖而兴,因湖而名,以湖为魂。西湖的水悠悠荡漾,游览西湖,最妙莫过泛舟湖上。夜游西湖,自然会有些许惊喜,从湖滨公园的西湖游船码头出发,驻足码头之上,便可见西北边不远处璀璨的宝石山和相依在其脚下的断桥,两者浑然天成,妙不可言。再细看盘踞在山上的景观灯彩,宛如一条巨龙,活灵活现。行经白堤,绚丽的火树银花透过游船窗户映入眼帘,熙熙攘攘的人群穿梭在堤岸之上和柳荫之隙。

  漂泊于一方小舟,将自己置身于美丽的湖光山色之间。清风徐徐,湖水淙淙,举头观叹之时,一夕凝眸天地宽,船只经过苏堤之后,不经意间已带你进入一个梦境。清幽的小瀛洲、四季轮换的秀丽灯彩,凝秀于美景之间。远处的城隍阁丰姿绰约,九曜山上群星璀璨,迷离的夜色,景随船移,空灵深远的意境,流连忘返。

  7月,是曲院风荷一年里最美的时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