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谁不正常

  朋友自驾去江西婺源,途经一条偏僻山路时,车后面“轰”的一声响,后窗玻璃全部掉下来了,正好砸在了他妻子身上,脖子上划出一道口子,鲜血直流。

  朋友知道被人追尾了,他停车查看,只见撞他车的是辆越野车,正在手忙脚乱地倒车。朋友觉得有些不妙,正想拦住它,谁料想越野车油门直轰,喇叭狂鸣,“呼”的一声从他身边驶过,逃之夭夭了。

  越野车全车是泥,号牌被涂污,又惊又吓之际,他连对方是辆什么牌子的车都没看清。

  正在此时,后面来了一辆桑塔纳,司机是个中年男,见有车子被撞,还有人受伤,停车问情况。一听对方逃逸了,便自告奋勇去追。

  朋友的车还能开,终于开到了一个村,找到了一家卫生所,帮妻子做了简单的包扎。旅游是无法继续了,他叫来了保险公司,勘验过后,保险员认为事故现场已破坏,不能全部理赔。

  大约过了一周,朋友接到一个电话,那人自称是当天的桑塔纳司机,他已经追到了那辆越野车,而且用手机拍了照,可以把这些资料交给他。他又说为了找到他的电话,还求助过杭州的交警。

  朋友本想告诉他可以通过邮箱把资料传给他,但对方说,刚好明天就要来杭州,资料可以当面呈交。

  朋友判断对方这样做,是为了要“辛苦费”。第二天,那人再次打通朋友的电话,说已到杭州,希望他马上过来取那些照片。

  朋友再次判断对方肯定会索取报酬。为以防万一,朋友还叫上了一位身强力壮的同事随行,赶到约定的地点,果然见一辆桑塔纳打着双跳灯停在那。车边站着一个中年男,他正在吸烟。见了他们,中年男“呵呵”笑了,说:“我都等了快一个小时了。”说完,他拉开车门,取出一张光盘,交到了朋友手中。

  朋友等待他提要求,只见那中年男坐回车子,发动了车子,说:“我这是路过杭州,得马上去南京。再见了。”

  司机启动车子,走了。留下朋友和那同事站在那目瞪口呆,半晌才反应过来,连声“谢谢”也没说。朋友回拨他的电话,想说些感谢的话。对方说他正在高速上,接电话不方便。

  有了那些照片,保险公司多赔了他2万多元钱。朋友后来一直想让对方告诉他地址,想寄条烟感谢他,但对方就是不肯说。

  朋友觉得很愧疚,经常说起这件事。他说,这是个功利的社会,我们做每一件事,都在掂量一下“好处”在哪里,当一个人不为“好处”奔波时,就会觉得他很不正常。事实上,不正常的恰恰是我们自己。陆勇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