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在苏州,寻觅旧时的悠悠夏梦

  盛夏,知了“吱吱”的叫声弥漫在整个天空,仿佛将人们带回童年的那条小巷。在一个酷热的周末,我乘坐火车来到了苏州,在傍晚的平江路古街,竟让我觉得与家乡的老街有几分相仿。苏州,对我来说不算是一座特别熟悉的城市,没想到走近她才发现竟如此的亲切。在这个现代化与古老传统相交融的城市,两天的游玩,让我感受到道不尽的夏日滋味。

  苏州博物馆里觅清凉

  短途旅行,我一向不喜欢做攻略,在火车上搜索了苏州有名的景点,发现拙政园、狮子林、苏州博物馆等几处都相距不远,于是便定了那附近的酒店,下火车后便直接打车前往。随着车子离目的地越来越近,越来越多的仿古建筑出现在了我眼前,老房屋也渐渐多了起来。尽管艳阳高照,路上的行人和车辆却都不少,若是将这车水马龙变成过去的人力三轮车,一定会有一种穿越时空的感觉。

  在地图上看,苏州博物馆与拙政园相邻而建,而走到它面前,我却差点没有认出这座以传统粉墙黛瓦为元素的现代建筑。苏州博物馆由著名华人建筑师贝聿铭设计,这位祖籍苏州的老人将江南水乡的柔情和素雅融合在整栋建筑中,以几何效果使建筑造型与环境自然融合,最大限度地把自然光线引入室内,仅外观就让人觉得神秘莫测。

  走进馆内,展品大多精巧别致,从新石器时代遗址的劳动生产工具,到近代瓷器工艺品和书画绢帛,江南的清新风雅似乎从一开始就蕴于百姓的生活中。

  尽管天气炎热,但博物馆严格遵循了对参观人数的限制,以保证参观体验。游客可以静静地在每一件展品前仔细端详,也可以在馆内绿荫下的凉亭中小坐片刻。在这样的环境中,心也不觉地静了下来。

  老街徜徉,走进老苏州的日常

  晚饭后约7点多,石板路上的余温还没有散去多少,博物馆门前路上的游人却渐渐多了起来。我随着人流缓缓前行,看着一路上琳琅满目的各色小店,充满着夏日探奇的乐趣。

  水陆并行,河街相邻,老房子沿河而居,不时有游船载着一船游客划过水面。江南的老城大抵如此,今天,夏日夜晚的热情却“召唤”出格外多的游客。人群中不时出现几位身着旗袍或汉服的女子,与老街相映成趣。

  走着走着,一处铭牌出现在我眼前——平江路。从街旁的文字介绍可知,它全长1606米,坐落于闹市之中,北接拙政园,南眺双塔,又与观前街仅一巷之隔。在南宋时期,平江路就是苏州东半城的主干道。如今,小路却快承载不下慕名而来的游客了。

  曾经,河两岸的老房都是当地人的住宅,在没有空调电扇的年代,沿河乘凉,冰镇蔬果,甚至下河游泳,都是老苏州夏季最凉爽的乐事。如今,很多房屋都变成了店铺,经过门口时都能感受到丝丝凉意,也以此吸引不少游客走进店内。店铺中有水乡风情的旗袍定制、古风服饰,也有小清新的文艺书店,但生意最好的要数各色冷饮和奶茶咖啡店了。无论是坐在咖啡店里品一杯冰饮,还是坐在书店内品读一本佳作,都是夏夜里的平江路最常见的情景。

  平江路景区由几条几纵老街相交而成,虽然一些老苏州已经搬走,但仍有人居住在离店铺较远的老宅里,晚上牵着狗出门遛弯就是他们的日常习惯。虽然游客来来往往,只要老街不变,老苏州们就世代享受着他们不变的岁月。

  品一口香甜的姑苏味道

  提起苏州的美食,自然会想起松鼠鳜鱼、碧螺虾仁等招牌菜,然而夏季炎热,很多人食欲不佳,更是希望品尝些特色小吃,以解烦闷。说来也巧,来苏州的第一顿,我在无意中品尝到了一种历史久远的苏州传统特色面——两面黄。

  在苏州博物馆路口对面的西北街往里走50米,有一家老字号面馆“裕兴记”,两面黄正是出自他家。店的面积并不大,简单摆放着几组桌椅,墙上“二面黄面中王”的牌匾格外醒目。两面黄俗称“面中皇帝”,因为制作过程繁琐,曾在苏州失传了三十多年,而这家店的老板出身苏式面点世家,正是他使这一美食得以复原。

  端上来的两面黄,看上去像油炸过的馓子,盘成一个金黄色的圈,上面浇着虾仁、肉丝等浇头。吃两面黄也是有讲究的,先将面饼“翻个身”,将浇头压在面条下面,让汤汁慢慢浸透上来,才能吃出“外面脆里面嫩”的最佳状态。如果顺序反了,会觉得上面的面条太硬而底下的又太烂。

  苏州城的美食藏在各个大街小巷中,太监弄就是观前街附近一条著名的美食街,这里饭馆林立,各家商铺门前都贴满诱人的菜单,让人目不暇接。很多售卖各种小吃糕点的沿街商铺夹杂其间,精致的糕点整齐排列,配上夏日特产水蜜桃等时令水果,让人忍不住想尝尝鲜。都说姑苏小吃名堂多,味道香甜软酥糯……虽然很多美食让我这个外地游客叫不上名字,但看上去就像一块块精美的艺术品,让人不禁流连忘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