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眼看千年,探访诗韵北固

  我是在诗词里初识“北固山”这个地方的,那个时候还小,甚至还无法指出北固山所在地“镇江”在地图上的位置。印象中,北固山靠水,因为此处“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水面之上还有楼,因为“何处望神州,满眼风光北固楼”;楼里还有故事——当然,江山千古不变,只不过王湾时代可以悠然于绿水行舟,而在四百多年后的辛弃疾时代,此处却面临“金戈铁马”。悠悠岁月逝去,现在的北固山是否还留存往日痕迹?最近,我就来了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去认一认这位“旧相识”。

  巧遇“小山包”里的秋

  从南京出发去镇江十分方便,20分钟高铁即可到达,出了站再打车至北固山景区,路上也就四五首歌的时间。一入景区,便觉得来对了时候,游客不多,静谧不冷清,山色已披染金装。有意思的是,我非特意为寻秋景而去,恰恰是去了才撞见北固山的秋,因此格外惊喜。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在这里有了几近完美的诠释,北固山是真的不高,和那些名山大川相比,北固山就是个小山包,独特的历史典故与地理形势撑起了它的名气。北固山海拔只有55米,沿“东吴古道”上行,十分轻松。路上不时会遇见伸展胳膊和腿锻炼身体的当地人,游客装扮的我羡慕他们有此番健身好去处。

  沿路有多处歇脚的亭子,在半山腰上,一棵闪着金黄“鳞片”的银杏敞开枝丫,随着微凉的秋风,又悉悉索索地抖下一地让人欢喜的金黄。没有“身份证”,边上也没有介绍的小木牌,所以也不知这树在这守候了多久。

  再往上,便遇见第一处可算是正式的景点——多景楼。这是一栋两层建筑,回廊四通,面面皆景。据传,楼名取自唐朝宰相李德裕《临江亭》里“多景悬窗精”之句,听人说,此楼正是创建于唐代,走进细看,内部陈设也确实有唐代风采。

  登上多景楼凭栏远眺,向北,不见“滚滚长江东逝水”,没有往日惊涛拍岸的雄伟震撼,取而代之的,是眼前风平浪静的金山湖,不觉感叹大自然鬼斧神工,让耸立在大江边的北固山,变成了湖畔一景;向东,是被称为“浮玉”的焦山;向西,是有着美丽神话《白蛇传》的金山;再向南,镇江新城繁荣面貌一览无余。

  妙的是,下楼往回看,可见多景楼正南面匾额,上书“悠然见南山”,不必多言,便能心领神会。

  多景楼“悠然见南山”

  古甘露寺里往事多

  出了多景楼,穿过“南徐净域”的门洞,到达建在北固山之巅的古甘露寺。李德裕为镇江曾是东吴都城这一旧史建造了该寺,不仅如此,他还将三国时孙刘联姻的传说移上了山。如今,京剧《甘露寺》这一传统剧目已深入民间,访看刘备结婚的大殿,再联想孙尚香出嫁的往事,耐人寻味。

  卫公铁塔位于甘露寺的东侧,走近看,塔基莲座上铸着云水纹和龙戏珠纹,上枋束腰八角,每面都铸出佛像、菩萨、飞天、龙与兽。铁塔的每一层塔身,都有东西南北四个门,每个门额上又铸成七尊佛像并列。门旁两个弟子,头上各有一个飘飘欲飞的赤脚飞天。阑额之上又有九尊菩萨,东南面刻着“国界安宁”“法轮常转”两行北魏体字,记录着建造者对佛的敬仰。

  当地人说,一千多年前,这塔为石塔,李德裕将11粒佛祖舍利埋藏于此,后被毁;北宋改铸为铁塔,为九级;现仅残存莲座及一、二级,三、四级为明代之物。怎么回事?原来,在这一千多年里,这塔经历无数厄难。明万历十一年海啸,铁塔倾塌,只遗存最下三层,甘露寺僧人将残存三级加以修复,恢复至七级,然而劫难还没有结束,同治七年的一个风雨雷电的夜晚,铁塔最上面两层突然折断;光绪十二年,在雷电轰击下,雷坠铁塔上四层。解放后,卫公铁塔只剩下塔座及一、二两层,残破不全,且已倾斜。直到1960年由省拨下专款修理,才将残存甘露寺内的两层放置到塔上,并安装了避雷设备妥善保护。

  如今站在塔下,耳边似乎还能听到低沉的梵音弥漫在天地之间。古人曾有诗赞:“长江好似砚池波,提起金焦当墨磨,铁塔一枝堪作笔,青天够写几行多。”

  登北固亭访古抒怀

  穿过甘露寺,向西,那一座石柱方亭就是祭江亭,古称北固亭。相传三国时孙刘联姻后,夫人孙氏随刘备去荆州,又被孙权骗归强行留住江东。孙刘联盟破裂,彝陵大战,刘备兵败,夫人孙氏听到讹传刘备病死在白帝城,悲痛欲绝,便登上此亭,设奠望西遥祭后投江自尽,故此亭名为“祭江亭”。

  从故事中跳脱出来看,此亭始建于明末崇祯年间,石柱上刻有槛联两副:“客心洗流水,荡胸生层云”“此身不觉出飞鸟,垂手还堪钓巨鳌”。亭外有围墙、廊路,内设石桌、石凳。亭下石壁悬江,登亭放目,四周的水色山光尽收眼底。不知当年辛弃疾登亭览看长江,除了借古讽今,可曾从这景中获得一点纯粹的安慰?

  逛了两个多小时后下山,一出景区大门就开启“觅食”环节。当然,在镇江一定要尝尝家喻户晓的“锅盖面”。“面锅里面煮锅盖,先烫浇头再烫筷”是对锅盖面特色的高度概括;“水要多火要大,望风吃面”是其直观的形象——大锅下面,锅里漂着小锅盖煮面,四周透气,面条筋道,加之“浇头”鲜嫩,味道更佳,待食的面客排队吃面,不久,一碗滚烫鲜美的面条端到面前,店里面坐满,外头蹲着、站着,迎着风、呼啦呼啦地吃着……面锅里咋还漂锅盖?管他呢,好吃就行!